吕蒙蒙

不知道说什么好。。。要不先给大家拜个早年吧

[酒茨]酒吞童子和茨木团子

酒吞童子回寮的时候,发现大家都在看他。

  他刚结束一个委派任务,身上揣着少量的钱和一堆R级的妖气残片,一路上想着怎么委婉的告诉晴明一目连的妖气还是拿不到——有可能一直拿不到了——这个寮的主人运势一直低迷,迟早要面对这种残酷的现实的。

  而他还没来得及开口,三尾狐便抢先说道:酒吞童子,恭喜阿。

  有了三尾狐的带头,一旁跟着围观的大大小小也都跟着吵嚷着对他贺喜,其中甚至包括了长期和他不熟的雪女以及刚来一周不到的辉夜姬。

  晴明在喧嚣中从屋子里走出来,脸上挂着笑:“酒吞童子,想不想知道谁来了?”

 

  在周围突兀的安静里,酒吞童子被不太好的预感缠住,于是他斩钉截铁的说了:“不想”

  “不”字尚未脱口,晴明的围巾突然一动一动,接着一个毛茸茸的白团子从里面蹦出来,直直砸向酒吞童子的面门。

  “挚友!”

  周围突然欢声大作,酒吞隐约辨识出了山兔的大嗓门和镰鼬们的欢呼,不过有谁在起哄已经不重要了,他盯着手里软绵绵的一团,心情复杂。

  说好了这个寮里没有茨木的呢。

 

  

  这个寮的晴明,运气不算好也不算差,手下不缺大妖怪差遣也有像样的御魂,就是总有几个式神求不得,总有几个御魂找不到。

  这其中就包括茨木。

  茨木和酒吞是最早一批愿意成为阴阳师式神的大妖怪了,许多阴阳师寮里都有这两妖怪帮忙,这个晴明却从成为阴阳师开始没见过茨木。

  和他同期成为阴阳师的隔壁寮家的六星大茨木牵着自己寮里的四星茨木和三星茨木,路过的时候总是小心翼翼的,怕戳中阴阳师的伤心点。

  当初酒吞选择寮的时候也看中了这一点,再加上阴阳师一副不思进取的样子,酒吞最终决定来这个寮里享个清闲。

  阴阳师也很争气的当了一年多的茨木绝缘体。

 

  

  酒吞动了动嘴,艰难的挤出了几个字:哪来的?

  隔壁的给我砸的啊,阴阳师看起来很高兴,咱们寮终于也有茨木了。

  酒吞很想告诉他1。这只是茨木的妖气碎片2.以你的运气你可能只有这一个了3.你别忘了你正在倾家荡产的和别人换一目连碎片呢

  

  当然事情的高潮还是在忙碌了一天的鬼使黑回寮时顺便收了奖励信,信封里又是一个茨木碎片的事情。

  

 

  关于这两个小团子的归属,当然是落到了酒吞头上。

  酒吞一开始是拒绝的,但是寮里没有姑惑鸟,有意愿照顾孩子的还有桃花妖和椒图,椒图大部分时候生活在池塘底,桃花妖性格又大大咧咧的,酒吞想了半天,还是把茨木团子的抚养权争取了过来。

  

  酒吞在寮里很长一段时间是最闲的式神,带新人奶孩子有鬼使黑,御魂塔有妖刀姬,想要新衣服或者做悬赏有荒川之主,酒吞只要每天定时定点在逢魔的时候出现一下就好,生活规律又自在。

  现在当了奶爸的酒吞生活和以前最大的不同在于他多了两个跟班,茨木团子意外的听话,酒吞让他们向东他们绝不向西,更何况酒吞根本不用开口他们就紧紧跟在酒吞后面。两个茨木团子在酒吞身后高低蹦跶着,“挚友”的声音也不曾停下来过。

  一开始酒吞觉得这两团子还挺稀奇,看上去软绵绵竟然弹性十足,过了两天就因为团子跟不上他的步伐直接简单粗暴的让团子坐在他的肩膀上,一边一个。酒吞走路带风,两个茨团夸他的声音就乘着风灌进他耳朵里,左边的团子说“不愧是吾友,走路的姿态也如此潇洒”右边的立刻不甘示弱“挚友的速度不愧是在鬼族顶峰的速度”

  团子软绵绵的赞美让酒吞身心舒畅,他假装加快速度,两个团子立刻被吓一跳紧紧扒在他肩膀上,过一会又忍不住开始夸赞“啊挚友让人意想不到的做法也很精彩”

  如果是茨木本体,应该还能吹得更加精彩一点,但是以平时讲话单位是挚友的团子来说能说出一段完整的话也不容易了,等酒吞从自己屋子到院子里的时候两个团子已经累得气喘吁吁,等酒吞坐下开始给自己倒酒的时候两个团子刚好东倒西歪一边一个的睡死过去。

  今天也是非常清闲的一天啊,酒吞一边喝酒一边顺着团子的毛,想着。

 

 

  又过了几天,晴明寮里茨木碎片多到了7个,晴明似乎开始打破茨木绝缘体的诅咒,陆陆续续的接到朋友送来的碎片以及悬赏的奖励。

  七个茨木团子没法坐在酒吞肩膀上了,酒吞用酒葫芦把他们装好,到地方了,再用酒葫芦把他们倒出来。团子落在木走廊上发出咚咚咚的声音,然后又弹起来,最后一个个在酒吞的指挥下贴着酒葫芦排成一条直线。

  接着团子们开始日常的赞美酒吞:第一个团子说“挚友的身影今天也是如此迷人”第二个团子立刻赶紧跟上“挚友的双眼今天也透露着智慧的光芒”第三个团子就会说“挚友的坐姿表现出冷静不凡的气场”

  酒吞在一旁拿着酒碟安静的听它们说,第六个团子说完第七个团子没有立刻接上,他疑惑的低头一看,第七个团子在他的酒碟里呢。

  感受到酒吞视线的茨团迷迷糊糊露出一个笑:“挚友的酒不愧是最好的酒”然后它打了一个酒嗝就这样醉倒了。

  酒吞看着围成一堆的团子们想,茨木原来也有这么可爱的时候。

 

  酒吞童子一直觉得茨木童子挺讨喜,于公他是自己强大聪明忠心耿耿的鬼将,于私他是自己喝酒赏月无话不谈的挚友,唯一的不满就是茨木的尬吹,但是这样酒吞也从来没能把自己对茨木的认可说出口,他不说,就再也没有机会说。

  眼前的团子挤在一起叽叽喳喳,有说不过对方的急得原地蹦跶起来,庭院里永远是温暖的春天,酒吞在这个阳光明媚的早上突然无比想念茨木。

 

 

  茨木碎片的乞讨计划排在一目连的后面,好在这期间阴阳师确实运气还可以,隔个两三天能拿到一点茨木妖气,妖气的聚集对团子本身也有些影响,团子的体型比之前大了些,精力也更旺盛。

  同时,酒吞童子也意识到想要茨木绝对不能仅仅指望这个阴阳师,还是自己动手来的靠谱些,因此酒吞童子把自己闲坐的地方改到了揭示板下面,揭示板挂在樱花树上,茨团们就在树上挤挤挨挨的玩闹,偶尔有不小心掉下来的就蹭在他身边不走,最后酒吞黏着一身毛茸茸回去。

 

 

  当收集茨木妖气这件事终于走上正轨的时候酒吞身边已经有十几个团子了,他坐在院子里赏花,茨木就在他身边滚来滚去,胆子大一些的摸准了他不会发火就在他身上蹦来蹦去的玩,偶尔酒吞起了坏心眼,拎起一只想要吓唬吓唬,就把它递给了前来查看悬赏的鬼使黑。

  鬼使黑拿着茨团逗刚来的黑童子:这个,可是大江山的特产茨木馒头,来,喊声师傅我就把他给你。

  黑童子歪歪脑袋一脸疑惑,酒吞在旁边不乐意了:喂,快给我还回来。

  小气鬼,鬼使黑把团子递回去,看了看今天的低水平悬赏之后拉起黑童子的手:走,师傅带你听琴去。

 

 

  在茨木团子数量多到30个的时候,酒吞发现这个数量实在有点多,发现的时候是回房间后清点数量,发现少了一个,惊的酒吞又跑回院子里把那个正在和山兔玩抛高高的团子抢回来。

  团子数量多就难管理,酒吞已经很久没有和大家一起吃饭了,虽然寮里也没有固定饭点,酒吞的人缘也一般,但是酒吞在团子不小心掉进大天狗碗里第三次之后自觉的离开了饭桌;夜间生火的时候也要防着茨团一不小心掉进暖炉里;早上起床的时候一抖被子也能从里面抖出两三只睡懵的茨团。

  外出也不能用酒葫芦了,茨团喜欢蹦跶着跟在酒吞后面,现在妖气够强大,他们速度也够快,于是酒吞开门的一刹那就仿佛开闸,里面哗啦啦涌出一批团子,酒吞走到哪里团子在后面以波浪的形式跟到哪里,这片波浪还在以每天两个的速度稳定增长。

  

 

  在团子的数量快要接近50 的时候酒吞觉得自己已经精疲力竭,茨木妖气的增加使得这些团子每一天都更加接近真实的茨木,包括赞美酒吞的能力和破坏力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与日俱增,可它们终归不是茨木,酒吞想和茨木说的它们也不会懂。

 

  在第50 个团子来到寮里的时候大家都出来迎接即将到来的新伙伴,酒吞手上抱着最新来的团子,剩下49只乖乖的待在召唤阵里,很难得没有吵闹,等着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只有新来的团子有点懵,看看酒吞的脸,又看看地上的召唤阵,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那么安静。酒吞摸摸它,说,去吧。于是最后一个团子也跳进了召唤阵里。

 

  妖气融合的白光出现的时候酒吞想着一会该以什么样的表情和茨木打个招呼呢,他想和茨木喝酒,一起看晚樱,再顺便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聊天,然后告诉茨木,其实你对我也很重要。

   白光暗下去了,一个人形在夜晚里渐渐显现出来,酒吞心跳到嗓子眼,他抢上去,然后就看到了召唤阵里的茨木。

  小小的,软绵绵的,大概和童女年龄差不多大的茨木。

  “妖气融合和直接召唤有差距的”阴阳师拍拍酒吞的肩膀以示鼓励:“要等他长大得再过几个月,你知道的,我们寮升星速度一直这么慢”

  酒吞童子烦恼着,还是弯腰把正在赞美他的茨木抄起来:“先睡觉,明天我们去升级”

end

庆祝一下茨崽有新皮肤了

评论(10)

热度(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