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蒙蒙

不知道说什么好。。。要不先给大家拜个早年吧

[牌快](一个奇怪的脑洞)

  听说山上的盗贼从山脚下劫了个人给他们的头当压寨夫人。

 

  此刻,Remy站在自己屋子外,门前的地上站了一堆人,对着中间的什么东西议论纷纷。

  一群人围成一团,见Remy来了纷纷转身,还不等Remy发问,一个人率先喊出来:“老大你看,我们给你找了个媳妇!”  

  Remy眼前一黑          

  

  Remy是个贼

  Remy还是个盗贼帮派的首领。

  Remy一向认为自己做事还算有原则,虽然谈不上什么好人但有时候也会当一下热心市民,领导工会好几年几乎没和镇上起过大冲突,还在镇上开了有营业执照的酒吧和赌场;然而就在今天,他的名声和友好的邻里关系怕是要完——可能酒吧和其他地方的收入来源也会收到影响。

 

  他按着突突直跳的太阳穴再看一眼正坐在地上的“媳妇”,眼前又是一黑:“你们抓个人还能搞错性别?”

  眼见老大真的生气了,几个手下你看我我看你,终于有个胆大的向前迈出一步:“回老大,咱们兄弟几个看你成天为工会操劳,甚至忙得连媳妇都没有,便帮您准备了一个。”

  Remy好气又好笑:“都说了个人问题犯不着你们操心——干嘛抓个男的?”

  底下几个人又面面相觑了一会,终于又有个不怕死的站出来:“回老大,我们看您每次去镇上喝酒和看对眼的姑娘从来没成过,觉得您会不会,您可能,”他支支吾吾换了几种说法,终于还是大胆的说了出来“您需要尝试一下新事物!”

  原来我引以为豪的片叶不沾身竟然被你们认为是钙,Remy胸闷气短,挥挥手示意可以把人放了。

  放人之前Remy照例检查了一下对方的行李,对方随身的行李只有一个双肩包,Remy把拉链拉开,向下一倒,里面掉出来两盒饼干一罐口香糖,一个缠着耳机的随身听,一个游戏机,还有一本小册子,Remy近看册子,发现是泽维尔高中的学生证。学生证三个字过于刺眼以至于Remy实在没勇气翻开看看他到底绑了几岁的孩子。

  Remy这才接着黄昏最后一点光仔细打量了一下那个倒霉蛋,地上那人一头乱糟糟的银发,两只圆溜溜的大眼睛正盯着Remy打量,腮帮子旁边还留着点成长期的肉,总体看上去可爱又无害。

  

  “你可以走了”Remy说,“我很抱歉。”

  “不,我不走”男孩说“天要黑了,我不认识下山的路。”

  

  于是当天晚上男孩留下来并且住到了Remy的房间——Remy的屋子全工会最大还有多余的客房。

  晚饭是Remy做的,男孩看着桌上啤酒表示自己也要喝。

  “不行,未成年人不许喝酒。”Remy想了想自己还有什么无酒精饮料“牛奶要吗?”

  男孩看起来很想说点什么,但他忍住了。

  “我能留下来吗?”快要吃完的时候男孩突然问。

  Remy正在喝汤,听到这句话被呛得直咳嗽。

  “当盗贼没你想象的那么威风,山上生活资源也不丰富,我们人手也够。”而且你还未成年,Remy在心里补上一条,为了展示一个和蔼的大哥形象,他还揉了揉男孩的脑袋。

  “我叫Peter。我速度很快,我能帮你做很多事。”男孩的大眼睛眨巴眨巴显得真诚的不行:“其实,我和家里吵架了正在出走,我就待几天,保证不给你添麻烦。”

  速度快能干啥,参加镇上一年一度的运动会吗,Remy暗暗吐槽,他真的不想在自己的履历上加上少儿诱拐犯这一条了。

  “放心吧,家里人不管我的,这不是我第一次出走了。”

  Remy想了想自己还需要什么样的助手,最后他眼睛一亮:“会养猫吗?”

 

  在Peter展示了他是如何快速和Remy的三只猫咪混熟的之后,他获得了暂住的许可。其他人也不反对,毕竟他们他们原来的目的就是让山上多一个人出来,而且Peter表现的还挺好,帮别人打打杂,还算健谈,像个乖巧的小甜心。

 

Peter住到第三天的时候,Remy的老朋友上山来拜访他了。Logan毫不见外的进了Remy的屋子,拎着两瓶酒往一人面前一墩,一副我今天就是要来这里蹭吃蹭住的样子。

  酒喝到一半,Logan突然说:“结婚了也不告诉我,太不够意思了吧”

Remy又被呛到了:“谁和你说的?”

  “反正不是你,我昨天刚回来,听见镇上的人都在说,有个年轻的被劫上山去了,这附近还没结婚的盗贼头子就你了——隔壁山兄弟会的老大俩月前刚和前男友复合,不知道吧。”Logan一口喝完自己的酒,露出特别关爱特别八卦的眼神:“来兄弟,新婚生活不错吧?”

Remy觉得这几天自己经常会突发性的头晕:“不我不是我没有,你听我解sh”

  解释还没说完,Peter推开门兴冲冲的跑进来:“Remy刚刚有人给了我这个护身符,看!”他头顶还扒着一只小白猫,看见Logan男孩一个急刹车,不好意思的笑笑,拐进客房。

Logan的眼神突然变得很微妙。

 “啥都别说,Logan,别说话。”

  “我真是低估你了。”

  

  Logan乘兴而来,败兴而归,事实上他没有归,并且表示还想住一个晚上。

  “已经没有多余的客房了,客厅里还有沙发和地板你随便挑吧。”Remy说。

  “真好客”Logan说“你明天不想一开卧室门就看见我吧。”

  最后的解决方法是Peter拖着客房的床垫睡到了主卧,Logan在客房打地铺。

  第二天起床的时候Logan正在大厅里看书,Remy在客厅绕了一圈,决定叫Peter起床吃饭。Peter被子歪了半边,手捏成拳头压在脸颊旁边,Remy拍拍他睡得鼓鼓的脸示意他该起床了。接着睡得迷迷糊糊的Peter动了动,脸先在枕头上蹭了蹭,才心满意足的抱着被子坐起来。

  这可真萌,Remy心想。

 

 

  送走Logan的第二天,Peter表示自己要下山一趟。

  “电池用完了,备用的也用完了。”Peter举着他的游戏机说。

  就说这小孩昨天怎么睡得这么早,Remy想。顺便一提,Logan走后Peter也没把床垫拖回去。

  

Remy在超市货架前选猫粮,等他决定好选金枪鱼口味的还是鲭鱼口味的时候,Peter已经从他身后消失了。

  还没等Remy猜到Peter是在膨化食品区还是在糖果区,Peter又回来了,手上还捧着三盒家庭装的小松饼和超惠装的巧克力豆。

  一副要在Remy家长住的架势。

  然而Remy还挺开心的。

 

 

Peter住到第十天的时候终于想起来该回家了。

  他是这么说的:“我得回去一趟,Remy你和我一起吧。”

  理直气壮,无懈可击。

Remy觉得自己确实应该休个假,于是他打点了一下行装,穿了件花里胡哨的衬衫,以一种我要去度假的心情和Peter出门了。

  小弟们一副我懂的表情在身后挥着手帕说老大再见。

 

  不,你们不懂。

  

  等Remy反应过来的时候他正在被Peter往另外一座山上带。一座,在半山腰的地方就能隐约看见山顶的巨型建筑群的山。

  “你家住这?”Remy好奇地问。

  “差不多吧”Peter心不在焉的回答他。

  到了山顶,Peter带着他左拐右拐,最后通过小门拐进了一个大厅。里面看起来正在举办宴会

  “今天我姐结婚”Peter说“你就在这里等一下,我去和她说你来了。”

Remy拿了路过侍者的一杯酒:“这在干嘛呢?”

  侍者看上去和Peter差不多大:“今天兄弟会老大的千金和复联首富家的儿子举行婚礼,你真是来对地方了,Stark先生很热情。”

  穿着婚纱的女孩子在休息室热情的握了握Remy的手:“听说这几天是您在照顾Peter?非常感谢,他没给您添什什么麻烦吧?”

  “没有,他挺乖的。”Remy说。

  “那就好,仪式马上要开始了”女孩子像是想到什么,对着Peter眨眨眼睛:“一会我来找你们,你们今天能来我很开心。”

 

  “我姐漂亮吧。”观礼的时候Peter忍不住得瑟了一下。

  “确实。”Remy附和他“婚礼结束你就要回去了?”

  “其实有件事我想坦白一下”Peter说,“你得保证你不生气。”

    还没等Remy回答,Peter就接上了:“Wanda是姐姐。”他向台上看一眼“一起出生的那种。”

  这句话信息量不大但是砸的Remy脑子里有点晕,他努力使自己看上去一点都不震惊:“啊,噢”。

  “我想告诉你的,但是你说未成年人不许喝酒的时候实在太好玩了,真的。结果后面我没找到机会告诉你。”

  “那你的学生证?”

  “那个学校我爸最近入股了,学生证只是个样本,明年才会开始招生。”

  “离家出走?”

  “这个。。。。其实差不多,我和我爸吵了一架准备来找姐姐。”

  “行吧”Remy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你其实可以早点说的,这样你也可以早点去你姐姐那,顺便,我不会对你生气的,永远都不会。”

  Peter惊讶的睁大眼睛:“不,我为什么要走?山上生活很有意思,猫咪们也很可爱,也没有人管我”这个时候有个什么东西飞过来他随手一抓:“最最重要的是,我发现我有点喜欢你啦。”

  周围突然掌声大作,Remy这才发现Peter刚刚拿了Wanda的捧花,在大家的注视下他上前一步,把花和正在开心Wanda的花只有我能拿到的Peter一起揽进自己怀中。

  真的,Remy觉得这花扔的太准了。

End

 

彩蛋

第二年Remy看着Logan和新来实习老师Scott吵架,觉得有句话是时候说出来了

“Logan,人不可貌相啊。”


-------------------------------------------


评论(17)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