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蒙蒙

不知道说什么好。。。要不先给大家拜个早年吧

[gamquick](还是一个奇怪的脑洞)

  Peter是个调酒师。

  虽然他长了张娃娃脸,而且骨架也不大,无论从正面背面看上去都像未成年,但是他做事麻利,调酒手法流畅又富有节奏感,还乐意和单身客人搭话,而且自带萌感的长相在酒吧里也加了不少分,所以在酒吧里倒也相当受欢迎。

  虽然调酒师工资不算高,但是Peter觉得还挺有趣,他还有形形色色的朋友,还有一个他很喜欢的男朋友,所以Peter觉得现在的生活已经很满足了。

  反正他也没有什么远大志向,下一个目标就是结婚,然后和Remy一起买个能养猫的公寓,所以日子也可以过的顺风顺水。

  反正无论从哪方面看都是无可挑剔的生活。

 

  但是就是这样的平凡的生活里还是有点烦恼。

 

  倒不是取向的问题,相反,Peter身边的朋友纷纷表示对他的理解;不是他男朋友之前是个花花公子看起来很不靠谱的问题,事实上Remy原则性极强,早在交往初期就把可疑的联系方式删的一干二净;也不是Remy上班很忙刚好和他作息时间对不上的问题,反正两个人早就一起合租了这种小事不算什么啦。

 

  问题就出在结婚上,Remy是个无可挑剔的结婚对象,周围的朋友也支持, Remy本人也换了101种方法让Peter注意到那个藏有结婚戒指的小盒子;但是,Peter的父母至今不知道他有个男朋友。

  因为Peter不敢。

 

 

Peter的生母,在养大Peter和他胞姐的过程中,只负责孩子的吃饱穿暖,剩下的很少过问;好在姐姐Wanda聪明自觉,Peter虽然淘气了点但也不是喜欢搞事的类型,所以也没出过大问题。亲妈倒是见过Remy一面,在知道了Peter交往了男朋友以后依旧是默许的态度。

  问题出在Peter的生父上,Erik没有参与他们的成长过程,但自从与父亲相认,Erik的话也有了一点分量。

Erik是个备受争议的钢铁厂老板,据说他作风果断又严厉,面无表情的时候有不怒自威的气场,而笑起来。。。大概能止小儿夜啼。不过现实中Erik对孩子们很少管教,他本人也是公开出了柜的,所以Peter的担心点并不在取向上。

  只有一点,Erik特别喜欢包办婚姻。

 

  前年Wanda领着她在Stark科技的同事男朋友回家,Erik炸了。

Erik看不上那个老实的程序员男朋友,并且试图撮合他一手栽培小主管Scott和Wanda。

  Scott有男朋友了,这事不了了之,但是Erik看Scott的男朋友不太顺眼。

  去年高中毕业的妹妹Lorna领着她的舞会伴侣回家,Erik又炸了。

  

  连着两年目睹了鸡飞狗跳事件的Peter打消了把Remy带回家的念头。

 

 

  所以,到底要怎么公布啊。

  垂头丧气的Peter去找小伙伴请教。

  “我?”Warren一边打游戏一边回忆,“挺简单的啊, Kurt这么好的人谁不喜欢呢”他自豪的揽了揽男朋友的肩膀,由于身高差这个动作做得有点勉强。

  “我们家人都很和善”Kurt说“他们相信我的选择。”他把身子向Warren那里靠了靠,这样Warren那个动作就不会这么累了。

 

  “你可以委婉的说一下”Jean想了想“旁敲侧击的告诉你爸你喜欢什么类型的,然后再带Remy回去就好啦。”

  “你也可以不用当面说”千欢看着今天的娱乐新闻头版“你趁着你爸外出的时候发个推,然后@他。”

  “那样我爸会专门回来揍我的。”Peter想象了一下Erik发火的样子,缩了缩脖子。

  四个小伙伴看他这样也都噤声了。

 

 

  再想想,其他人是怎么回Erik的?

  印象里Wanda直接和Erik回嘴,然后当着Erik的面带着她男朋友去客房了。

Lorna没回嘴,但是Erik明显比较疼她,这事过了几天也就默许了。

  至于Scott,他客气的表示了别人的家事不要管比较好

  

  可是Peter既没有和Wanda一样直接怼回去勇气,Erik明显也不会宠着她,都不适用啊。Peter坐在沙发上,把抱枕搂在肚子上,下巴支在抱枕上,觉得自己愁得老了5岁。

  “想什么呢。”Remy过来轻轻捏他鼓着的脸。

  “想结婚。”Peter说着,顺便扔了小抱枕,整个人陷进柔软的沙发靠背里。

  !Remy开心的跳起来,甚至撞到了椭圆形的茶几发出“哐”的一声,“那就去结婚啊,戒指就在床头柜里,还有一小时结婚登记处下班但是现在开车去时间还多。”

  “是啊,但是”Peter把头仰起来露出无辜又无可奈何的眼神“还是要通知一下我爸比较好吧。”

 

  “这样啊”听完了Peter对Erik的介绍,Remy想了想“这周六我们去你家告诉他们一下吧。”

  “我爸会反对的。”

  “那就让他说好啦,等他说完我们就去结婚!”

 

 

  但是还没等到礼拜六,礼拜三的时候他们就被Erik逮了个现行。

Peter出门散步,刚好遇到了提前下班的Erik。

 

Erik心情愉悦,他刚刚又谈了笔大单子,技术部门报告改进生产方式之后公司收入每年能多百分之三,Charles明天要结束学术会议准备回家;觉得生活真美好的Erik决定给孩子一个惊喜,拎着红酒去就去找Peter。

  

Peter把Erik迎进家里:“爸你先坐,我去给你倒杯茶。”

  然后他飞快的冲进去收拾起了成套的马克杯、一把关上了主卧的门——那个双人床真是太大了、最后把次卧的门也关上——比较合情合理。

Erik在沙发上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收拾。

  “我屋子太乱了。”Peter尴尬的笑笑,这不算是假话。

  “难道你室友的房间也没收拾?”Erik问。

  “我有义务帮他保护个人隐私!”Peter说的自己都信了。

  “看起来你们关系不错,没吵过架吧?”

  “没啊,你怎么会这么想?”

  “噢,那这上面写了啥?”Erik突然指了指他身后的墙。

  Peter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一看,心都凉了。

  墙上还挂着他和Remy的同居基本守则。

 

  同居的第二个月,Peter和Remy吵了次架。

  起因是Peter在酒吧后巷见义勇为了一下,挺危险,一周没能剧烈运动。Remy又心疼又气,没忍住说了对方两句,觉得自己超委屈的Peter气的决定离家出走,虽然他只做到了一个下午没和对方说话。

  当晚就和好的小情侣美滋滋的定了同居基本守则,双方约定:1.不许不计后果的行动,2.少吃垃圾食品(少抽烟),3,吵架后冷战时间不能超过两小时。

  无时不刻都在秀恩爱的小情侣把这份规则打出来,签字,挂墙上,然后用它闪瞎来家里做客的单身狗。

 

  由于时间久远,这份文件已经和电灯一样看习惯了,Peter完全忘了墙上还有这个东西。

  啊啊啊怎么办,Peter欲哭无泪,Wanda救我。

  这时候门开了,Remy拎着大包小包走进来,完全不看家里有什么人就开心的喊起来:“Hon,我给你买了刚出炉的纸杯蛋糕!”

 

  场面再次十分混乱。

 

  说起来,Erik其实见过Remy一次,当时Peter刚和Remy住一起,Erik过来看望刚搬了新家的儿子。

  因为刚搬进去不久,而且Erik来之前打了招呼,Peter有足够的时间假装他和Remy是纯洁无比的室友关系并且没有穿帮。

 

  早知有今日,当初何必装。

 

  Erik十分舒适的坐在三人坐沙发的正中央,对面是低着头装小可怜的Peter和看不出来什么表情的Remy。

  “坐”Erik说,他十分喜欢这种感觉,就像他坐在办公室,对面是不知自己未来命运的下属一样,这种可以左右他人的错觉让他十分有成就感。

  Peter乖乖的坐在了软垫上,Remy也跟着准备坐下。

  “说你了吗?”Erik满意的看了一眼身子一僵的Remy“坐吧。”

  Remy这才坐下来,坐在毛毯上。

 

  Erik咳嗽了几声,准备开始说话。

  “干什么的?”

  “艺术品鉴定,我还有一家画廊。”

  Erik不置可否的点点头,他注意到了Remy今天打了暗红色的领带,这让他看对方稍微顺眼一点了。

  “现在生意还行?”

  “还行,挺忙的,前几天都得加班。”

  Erik其实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虽然他前几天刚帮Peter选好了一个珠宝商的女儿,长相和家庭背景都无可争议,性格听说也好。不过考虑到Peter出柜,那他一时间真还没有什么好人选。

 “早饭谁做?”

  “我”Remy回答。

  好像没问题,不过又好像儿子被欺负了是怎么回事,算啦,Erik站起来准备回家。Remy把他送出门。

  “以后我家小子就给你照顾啦,要是知道你欺负他。”Erik没说完,但是眼神清清楚楚的表示出Remy将有人生危机。

  “不我不会的。”Remy赶紧保证。

 

 

  “我爸和你说什么了?”当晚休假的Peter问。

  “他让我们赶紧结婚。”Remy打开了Erik留下来的红酒“看电影吗?”

End

 

  周末,Charles对小情侣进行了共计三小时十五分钟的婚后生活指导。

  其中Peter十五分钟。

评论(5)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