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蒙蒙

不知道说什么好。。。要不先给大家拜个早年吧

[gamquick](依旧是奇怪的脑洞)

就。。。一个老套的失忆梗



  Remy醒来的时候觉得自己经历了史上最糟糕的一次宿醉:耳朵里嗡鸣作响,脑子里好像充满粘稠的浆糊,还伴有阵痛,因此他安静的躺了一会让目光聚焦来确定眼前一片白不是他的幻觉而是货真价实的天花板和墙壁。

  他转转眼珠,眼神刚好和推门进来的Rogue撞到一起。

  “醒了?”Rogue问他“感觉怎么样?需不需要喊医生?”

Remy挣扎着坐起来,这下他觉得自己浑身酸痛,四肢乏力:“Mary,之前发生了啥?”

  “你叫我什么?”Rogue东张西望不知道该不该去按呼叫铃,最后躲到了刚刚到的Logan身后:“我觉得他可能脑子被撞坏了。”

  刚好听到对话过程的Logan关切的伸出一根手指:“看得清这是几不?”

  “1”Remy说,他怀疑眼前这两个要不有什么问题,要不有什么秘密“说真的到底怎么了?我该不会喝多了酒精中毒吧。”

Logan和Rogue对视一眼,Logan按了呼叫铃,Rogue则从Logan身后小心的探出半个身子:“今年是咱们认识的第五年了,我是说,咱们已经分手三年了。”

  她想了想,脸上带着不该刺激病人的愧疚继续补刀:“我甩的你。”

 

  医生到的比想象的快,他看了仪器上的数值,又在床头记录卡上写了几笔,最后才说话:“不是很严重,脑震荡,暂时性失忆。最快几天就会想起来的。”

  

 

  很快,Remy失忆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最先赶来的是据说是老板的Charles,他一脸愧疚的看着Remy,显得诚恳又关心:“抱歉让你在任务里受伤,我觉得在你想起来之前都可以休假,工资按一半算,怎么样?”

  看看,这下Logan开始羡慕他了。

  接着是刚刚忙着和医生谈话的Logan:“别担心兄弟,总会好起来的。”

  然后是接到Charles通知赶过来的Hank,他表达了希望Remy早日康复的美好祝愿,并且表示医药费公司可以报销额外的百分30。

  至于Rogue,她托Logan带了个话表示自己还有报告要写先回公司了。

  在大家你一言我一语中Remy勉强拼了下事实:他在安保公司工作,之前接到委托去负责商品发布会现场,在开场前一天巡视的时候发现了正在安装什么东西的可疑人员,他上前询问然后对方引爆了自制炸药。

  病房的一群人里有个衣服上别着其他公司徽章的人物尤其可疑:“早和你说了,办公室恋情不可靠”他甚至毫不掩饰的笑成一只鲨鱼:“你看现在出了这事,多尴尬。”

  “别反驳”Logan马上靠过来和他说“他从某种意义上也算你老板。”

  “可是,有什么尴尬的?”Remy一脸懵逼。

  “。。。。。”Logan陷入了(可疑的)沉默。

  “你别告诉我”Remy心里一凉。

  这个时候病房的门被大力拉开,一个年轻人冲进来,直接冲到Remy病床前,小心翼翼的用手摸上Remy的脑袋,仿佛那是个易碎品一样手法轻柔,声音里透着紧张:“感觉还好?要不要再躺会?要喝水吗?”  

  接着另一个年轻人跑进来,上气不接下气,满脸抱歉:“Rogue给我发了消息,但,Pietro跑的太快了,我追不上。”

  

 

  好消息是医生表示Remy恢复良好不用住院,自己回家休整休整过几天就能上班;坏消息——也不算坏消息——比较尴尬的是Remy现在不认识和他同居的男友Pietro。

  回家的时候是Pietro开车载他回去的,一路上两个人就没说上话,因为实在不知道说什么,而且,Remy猜,这小子受的打击应该不比他小。

Remy出院的东西不多,车子停稳之后他伸手去拿他的包,Pietro看他一眼,抢先帮他把包拎着。

  “谢谢”

  “嗯。”Pietro回答他一个单音,拿出钥匙把门打开,一边招呼他进屋一边快速把茶几上那几个相框倒扣了,最后把Remy的包放在沙发旁边。

  “你先坐着”Pietro把他安置在沙发上,还给他倒了水“我去做晚饭,你有需要就叫我。”

  Remy坐在沙发上打量着自己家,茶几上除了果盘还有个装饰花瓶,里面插了束不知名的白花,餐桌边有个小酒柜,里面摆满了红酒,看起来是他选的;咖啡壶搁在餐桌上,是个看上去很普通的造型,旁边摆了两只马克杯,宜家经典款,但是颜色和造型倒是精挑细选过的,一看就是一对;Remy毫不怀疑厨房里能发现更多有关回忆的东西。

 

  晚饭吃得相当清淡,对于刚出院的病人来说正好,晚餐期间两人也没怎么说话,就着工作的事情Remy问了一些,然后又回归安静。

  在安静中折腾一晚上之后,两人终于遇到了今晚的终极问题:睡觉。

  卧室那张Kingsize实在太抢眼了,Remy思考着这玩意当初是怎么运回家的,不过买这种床倒也像Remy会做的事情。

  “你一般睡左边。”短暂的沉默之后Pietro对他说。

  “噢,你呢?”话一出口Remy就察觉到自己问了个傻问题。

  “今晚我睡沙发。”Pietro好像没意识到Remy的意思,他打开衣柜踮着脚去够最上层的被子。

Remy在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之前就移动到Pietro后方,他比对方高一点,正好能够上那床被子,他很顺手的就把那床被子塞回去:“别,你不会打扰我的。”

Pietro转身盯着他好一会,丝毫没有感觉他们这个站位和角度有点微妙,然后他突然笑了:“好啊,那打扰啦。”

  对方脸上的两个酒窝看上去非常可口,Remy突然特别想亲一口。

 

  家里的床比病床舒服多了,记忆床垫诚不欺人,Pietro折腾了一天沾床秒睡,Remy躺在另外半边床上听着旁边均匀的呼吸声也慢慢陷入梦乡。

 

  

  第二天Remy算是自然醒的。Pietro在厨房里忙进忙出,边把松饼装盘里边榨柳橙汁,等Remy下楼他刚好忙完,顺手抽开围裙的绳结把围裙挂厨房后面。

Remy注意到他只放了一人份早饭在桌上。

  “你不吃?”他问。

  “来不及了。”Pietro边打领带边回答他,Remy才注意到Pietro已经换上了衬衫,公文包也收拾好了摆在玄关。

  “我今天得去公司把报告做了,然后我去和Charles请假”Pietro快速穿外套,扣袖口:“我下午应该能早点回来,你就在家呆着好吗。”

  “嗯,行。”Remy从冰箱里拿了瓶牛奶跟在他后面走到玄关。

Pietro把包带子挎到肩膀上,回头面对他:“冰箱里有昨晚剩下的原料,午饭还是不要吃外卖比较好,也尽量别出门——如果你有什么不舒服的,比如头晕,反胃什么的——”

  “打你电话?”Remy顺口一接。

  “或者打给医院。”Pietro看上去还想说点什么,但是他只是凑上来,在Remy脸上亲了一下。

  两人一起楞了一下。

  “抱歉,我忘了,你,你别介意。”Pietro手足无措的解释,红着耳朵尖从Remy手上拿了那瓶牛奶:“我先走了!”

  

 

  九点一刻的时候,门铃响了。Logan拎着一打啤酒站在门外。

  “我不能喝酒。”

  “又不是给你带的。”Logan走进屋,闻了闻屋子里残余的早餐香气“早饭不错啊,还有剩的没,我还没吃呢。”

  “没。”Remy说,其实锅里还有Pietro的一份煎蛋卷,但他不想拿出来。

  “别那么小气嘛,又不是我不让你喝酒的。”Logan从果盘里摸了个橘子剥开,“感觉怎么样?想起点什么没?”

  “除了记忆还停留在三年前以外,挺好。所以也不用麻烦你来看我了。”

  “我保证我今天是出于纯正的同事关怀,没有半点嘲笑你的意思。”Logan赶紧坐正,无视对方准备开门送客的意图:“你有什么不知道可以问我,我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反正不问你我也能想起来。”

  “你就不对你的未来感到好奇吗?”

  “该发生的都发生了你还想逆转未来吗!”

  “。。。我怎么感觉这事我干过。”Logan嘟囔一句“真的你尽可以问,这是伤病员福利,这个机会以后就没了。”

  “。。。好吧。”Remy坐下来,把手里的咖啡杯转了个圈:“你现在一个月工资多少?”

 

     

Remy假装不知道空气突然安静,接着问:“和Scott结婚了吗?”

  “没。”Logan叹口气“别说结婚,就比之前好一点吧。”

  “真假?”Remy跟着他叹气:“你就不能在Scott面前好好说话?就像和我说话一样,别爆粗,别学Wade,你们至少能提前一年交往。”

  “不行,我会紧张。”

Remy像看外星人一样看他。

  “行行行说正事。”Logan开了一瓶啤酒“刚刚有个金发妹去找Pietro了,听说是那小子上一个客户的女儿,还想约Pietro吃午饭来着。”

  “是啊,Pietro挺可爱的。”

  “对,你第一次见他也和我这么说。”Logan喝啤酒“而且之后你又说了好多次——不过你现在失忆了,世事无常嘛,建议你快点想起来。”

  “这又不是我能控制的”Remy的眼光顺着Logan移到厨房“喂别碰冰箱!”

Logan把喝剩的啤酒装进去:“我先存着,等你好全了再过来喝。”

  然后他顺便吃了煎锅里凉掉的蛋卷。

 

 

Logan前脚走,Rogue后脚来敲门。

  “嗨,抱歉,我觉得我昨天不应该说的那么直接的,但是我被吓倒了。”Rogue站在外面尴尬的对他笑,顺便把手上的盒子塞给他:“Peter知道我要路过拜托我给你带了饭,就这样,再见。”

 

 

Pietro傍晚的时候才到家,进了屋把公文包放好就要去做饭,一开厨房的门看到已经装好盘的食物楞了一下,Remy正在把玉米汤舀出来,还对他笑着打了招呼:“欢迎回来。”

  晚饭时间两人依旧没怎么说话,大部分时间都是餐具敲在陶瓷上叮叮当当的声音,Remy为了缓解尴尬,主动问“今天过的怎么样?”

  “挺好,Charles准了我两天假,加上我本来就有的一天,我能休三天呢。”Pietro说。

  “谢谢你的午饭,对了,你中午过的怎么样?”

  “还是老样子吃的楼下的汉堡套餐啊,吃完去隔壁的蛋糕店加餐一块芝士蛋糕。”

Remy面不改色的在心里松了口气。

 

  “我们都休假的前一天晚上,一般做什么呢?”吃完饭后Remy问。

  “喝喝酒,看看电影,有时候出去吃。不过鉴于你的健康状况,现在只能看电影而且别熬夜。”Pietro说。

  于是他们一起看了一会星际迷航,等一部电影结束之后茶几上已经放满了零食包装袋的残骸,Pietro麻利的收视桌面顺便关了电视,Remy有点意犹未尽,但他知道今天就这么结束了。

  卧室里关了灯,Remy在一片黑暗里突然说:“你知道,我只是暂时忘了点事,没什么好担心的。”

  “是啊我知道。”Pietro翻了个身朝着他,眼睛在夜里亮闪闪的“但是,快点想起来好吗。”

 

 

  休假的第一天,他们开车去了仓储式超市,Pietro扫荡了零食区的货架,还买了一打汽水,最后他买了一袋刚烤出来的土司。

  之后车子接着往郊区方向开,一直开到一个水库前面停下来。他们从车上出来,Remy拿了面包,汽水和几袋零食,双手满满当当的走到水塘前面的斜坡上,Pietro把一次性野餐布铺好,两个人一人一边坐在草地上。

  “你上周说的,偶尔这么做一下也不错。”

  在两人吃了玉米片三明治和软曲奇之后,Pietro突然这么说。

  “野餐?”

  “差不多,你说,随便去个地方逛逛,就我们两个,一整天。”Pietro拿着汽水回忆着,太阳有点刺眼所以他眯了眯眼睛“我拒绝了——以为我们短时间里不会有假期——而且、而且你当时挺严肃的,不过我后悔了。”

  “哇哦,你是想和我约会?”

  “天,你就不能想点别的?别破坏气氛行吗?”

  “行,那我认真问了,和我约会感觉怎么样?”

  “还行,不过我建议你马上忘了刚才我说了啥,尤其是煽情的部分。”

  

  

 

  休假第的二天,Pietro决定哪也不去。

  于是他们一起在床上等到阳光刺眼再起床,然后Pietro去厨房做了松饼和炒蛋,橙子没了,不过冰箱里还有橙汁,最后Pietro觉得今天是个可以试试上次超市送的草莓糖浆小样的特殊日子。

  “现在我做的早饭比三年前好吃多啦,也算让你提前尝一尝。”Pietro得意的把盘子往Remy前面一放“病患福利——虽然好像没有对比物”

 

  在慢悠悠的坐在餐桌前吃完刚出炉的早饭之后,Pietro坐在沙发上开始折腾他新买的ps4,前段时间工作够忙,游戏机刚买回来就接二连三的跑外地,根本没时间搞点娱乐。

Remy从冰箱里拿了一瓶啤酒,挪到Pietro旁边看他倒腾那个外包装,Pietro被旁边的目光盯的浑身不自在:“干嘛,我记得你只丢了三年的记忆而不是变得啥也不懂——别喝酒!”

  “我觉得我已经好了。”Remy毫不在意又喝一口。

  “又来,在你恢复记忆之前都不算好。”Pietro把游戏机往茶几上一丢,把啤酒抢过来放回餐桌,动作熟练一看就知道经过多次练习:“觉得自己闲的慌去找点事做,比如煮个咖啡——咖啡机买了三年了你会用的。”

  “抱歉。”Remy说“我这几天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因为失忆,我是说,我不知道怎么在这种情况下和别人相处,如果——”

  “这不是你的错。”Pietro有点可惜的把刚按了开机键的ps4再次放回茶几上“也没什么好紧张的,你现在——有记忆版本的,和原来一样,真的。”

  “或者你有什么好奇的也可以问我。”Pietro又补充一句。

  “那就从我们是怎么认识开始告诉我吧?”

  “我以为回顾恋爱历史这事是几十年以后才需要的,这个我没法说——要说好久呢。”Pietro可疑的脸一红,开始讨价还价:“要不我们换个其他类型的问题?”

  “我就想知道这一段。”Remy无比真诚的回答:“所以,你可以抽个时间和我讲一讲”他的手不动声色的摸上沙发靠背“顺便一起喝点酒,再聊聊别的。”

Pietro惊讶的睁大眼睛,然后笑了起来:“不,我不会和你约会的,因为这对有记忆的Remy来说不公平。”

  接着他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无比诚实的靠过来,在Remy脸上亲了一口:“但是我可以等有记忆的Remy回来,我很耐心的。”

  趁着Remy愣神的当口,Pietro灵活的一猫腰,抓着游戏机从沙发角和Remy之间的空隙滑了出去,跑进阳台。

Remy摇着头想要去追,但是手机响了起来。

 

  是个陌生号码,Remy希望不是客户,因为这样可以不用解释一堆有的没的。

  觉得自己运气一向很好的Remy按了通话键,对面是个年轻的女声,她先报了个保险公司的名字,然后说:“您的车保险已到期,如果需要可以过来续。”

  想着说不定下周可以找个时间的Remy准备随口回答一句好的然后挂电话,但是他卡壳了。

  三年的记忆一次性恢复的后果就是大脑有点过载,等加载完所有记忆之后他还得重新理一遍时间轴;电话另一端的客服人员连着叫了几声,Remy终于回过神把电话挂了。

  其实把全部发生过的事情理清还挺快的,就像看了一遍自己主演的电影,就是屋子里另一个人可不这么想。

 

  在阳台半天没听到动静的Pietro走进来,看到皱着眉头的Remy担心的不行。

  “你,你头晕吗?要不要去休息一下?”Pietro一手扶着Remy的肩膀,一手准备去摸电话:“是不是应该打给医院?”

  猝不及防的, Remy一只手扣着他的腰,另一只手抓着他差点拿到电话的手把他带进怀里,Remy低下头亲了他一下,接着把他搂的死紧,声音里洋溢着得意:“抓住你了。”

  “别吓我!”Pietro不满意的警告他,过了一会猛地反应过来:“你想起来了!”他挣扎着把脸从Remy肩上拔出来,像第一天认识一样的盯着对方的脸好一阵打量,声音里透着喜悦的又重复了一遍:“你想起来了!”

Remy没等他看够又把他一把抱回去,声音里满是满足:“是啊,我想你了。”

Pietro在他怀里左扭右扭的像个小动物,听到这句话又安静下来,两只手揽着对方的肩膀乖乖不动了。

 

  这个美好的沙发上的拥抱持续了好一阵子,接着Remy觉得他可以把这段时间的亲亲都补回来,所以他开始一下一下的亲对方,Pietro配合了一开始的几个,接着就试着挣脱:“痒,你今天没刮胡子呢。”他的声音里带着笑,气息不稳,身子又不安分,很快两个人开始打打闹闹,从坐姿变成压在沙发上,Remy把对方按在沙发上又亲了好几下,心满意足的觉得欺负的差不多了,再亲几下就停手。

  这个时候门被敲响了。

 

  当年准备同居的时候他们看了很多房,最后挑中了这间带车库,面积不小,离公司不算远,最重要的是位于一层自带一个小院子的公寓,两人很快就签了租房合同,院子也确实不错,只不过有些朋友知道了除了敲门以外的打招呼方式。

  

  “看看我发现了什么?热恋中的小情侣哟,光天化日你们克制一点,其实我敲门了但是你们没人来开——”

Remy起身,看着窗户外Wade喋喋不休的脸,猛地拉上了窗帘——最厚遮光效果最好的那层。

 

 

    休假的第三天——准确的说是Pietro休假的第三天——但是Remy决定跟着偷懒一天。

    他催着Pietro起了个早,快速的吃了早饭,然后出门。

  “你知道吗,当我说想和你单独去个地方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会拒绝。”Remy开着车,觉得今天心情特别好:“虽然野餐不错,但我真正想带你来的是这里——”

  他把车子停在珠宝店门口:“来选个订婚戒指怎么样?”

End

-----------------------------

关于Wade那天为什么要来拜访

“嘿,听说Pietro的姐姐有PeterParker的联系方式?”

  “没有”


呃。。。好像不甜。。。抱歉各位!



评论(2)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