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蒙蒙

不知道说什么好。。。要不先给大家拜个早年吧

[策瑜]我们的故事

  

那啥,不会起名,所以文题没多大关系

以及,写的时候没有查书,所以会有bug,请无视掉,或者指出




最初见面的时候对方在母亲的陪同下是一脸乖巧的模样,只是有神的大眼睛里藏不住顽劣的意思。

  后来他的猜想很快得到证实,对方在家长不在的情况下拉着他胡闹,很快两个人从上房揭瓦再到聚众打架甚至连被人追了好几条街喊打一样没有落下。

  然而这样精力旺盛的人竟然也有除了睡觉以外安静下来的时候。

  安静下来的时候就什么都不做,拉着他在后山上静静坐着,看着山下的炊烟升起,看着山下人民劳作,看着山下河流流过。

  就这样坐着,直到日落。

  突然有一天,对方问他觉得这里如何。

  他想了想,回答道:“安定富饶,是个好地方。”

  对方又问他:“若我愿将天下都变的像此处一样,你可愿意助我?”

  说出这话的时候对方眼底顽劣已被前所未有的认真取代,虽是问句可语气淡然,不知是笃定他一定会出力还是自己能够一统天下。

  又或者是二者兼有。

  平时好动到不行的人严肃起来竟有了让人信服的力量。

  这样想着他看进对方的双眼,一字一顿,语气认真的答道:“自当为小将军效命。”

  对方果然就笑起来,说着一言为定,想想又说道:“阿瑜你怎么总这样,文绉绉的多没意思。”

  又在他佯怒的时候假装不知,拉着他的手向山下跑去,边跑边喊着肚子好饿,伯母烧的饭真好吃。

 

  那个时候烽烟四起群雄逐鹿,舒城,只不过是动荡天下中暂未被波及的一隅。

 

 

  后来对方随父出征而他也举家搬迁,然而两人依旧通过书信保持联系。后来对方回来了,他便践行当初的诺言,一门心思的辅佐他。

  再后来,他突然就收到了对方的死讯。

 

  收到对方死讯的时候他正在训练水军,第一感觉比起悲哀,更多的是惊讶。

  人总有一死,只是他没想到这天来的这样早。

  是了,他应该死在统一天下之后的王位上,最不济也应该死于杀敌的战场上,怎么可以死于刺杀之下呢。

  这样想着怒气突然一股一股的涌上来,他带着军队咬牙切齿的就向对方所在的地方赶去,不知道是要和谁拼命,也不顾将兵赴丧的忌讳。

  可是等他真正见到那口装着对方的棺材的时候,怒气突然间又散去了。

  浑身仿佛被抽空,然后悲哀一点一点的从深不见底的地方泛上来,浓得化不开。

  原来他真的死了啊。

  接着他抱着棺材放声大哭,然而直到失去意识之前悲伤都一直围绕着他。

  躲不掉,也不想躲。

 

 

  几年之后的夜晚,江面上火光冲天,东风吹得脸颊生疼。

  水浪拍打船体的声音和敌军惊慌失措的叫喊混在一起,耳畔似乎还有自己人充满得意和斗志的呼号。

  不过这些他都不在意了,眼前的火光映亮了大半边天,让他恍然有种白昼的错觉。

  真的是出了错觉了,不然为什么眼前会出现那个人的脸呢?

  呐呐你看,我有遵守承诺的,对吧?

  一滴泪水,不知不觉滑落下来。

 

 

  窗外阳光正好,透过木质窗棂照进来有些晃眼。

  巴丘正值春天,树枝上抽出新绿,桃花一朵朵展开,空气中有着温柔的暖意。耳边是吱吱喳喳的鸟鸣,还有家人急着走进走出的声响。

  仔细听的话,好像还有说话的声音,小小声的,带着悲伤。

  这不应该。

  不过他躺在床上,已经不在意周围的声响了,连刺眼的阳光都不愿伸手去挡一下。

  

  渐渐地周围的一切声响开始消下去,阳光映着桃花在他眼前渐渐模糊,最终黯淡下去。

  最后他仿佛又回到了最初,那个人明明还是个孩子,却努力做出一副严肃的样子,表现的像个大人一样。

  “我叫孙策,字伯符。”

 


这篇是周瑜视角的,应该会有孙策 视角的

不过没人会看吧╮(╯_╰)╭

第一次发的时候搞错tag╮(╯_╰)╭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