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蒙蒙

不知道说什么好。。。要不先给大家拜个早年吧

【SD】幽灵舍友(幽灵女友AU,Sam/幽灵Dean)

警告:OOC,渣文笔,狗血


05

  Sam从来没有遇到和失忆有关的事情。

  他试着去Google如何唤回失忆人的记忆,乱七八糟不靠谱的办法什么都有,比较可靠的医学方法还仅限供活人参考。

  而那个要求恢复记忆的人此时正专注的看着Sam放在床上的他上次要求买的汽车杂志,对着不知道几几年产的老爷车露出傻笑,好像这事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不过上网查资料的事他确实帮不上忙,再说,进度慢一点也好。这样想着,Sam关掉电脑揉着眼睛站起来,然后再把自己摔进Dean身旁的床垫里。

  床垫随着Sam的重量下陷,小幅度的波动让那本杂志抖了抖,下一秒杂志就被Sam强行合上扔到一边,一边的幽灵皱了皱眉,不过没说什么,而是改变姿态,学着Sam一样躺在床上。

  “今天依旧没有什么进展。”躺了一会之后Sam说。

  “你知道的,其实你没有必要这么投入的。”Dean有点自责的语气从旁边传来“我,其实我,不太在意什么时候能想起来,只要想起来就好了。”

  “骗子。”Sam闷闷的笑起来“如果真这么想的话就不会让我帮忙了,对吗?”

 

Sam查了几天资料以后脑子已经从一团乱的状态下逐渐冷静下来了,理智一直是他引以为豪的一面,他靠着这一点顺利活到现在。在查资料的时候他顺便总结出几点,首先,Dean是个幽灵,用来对付人的那一套不能对他用,恢复记忆不能全靠已知的资料(毕竟没有人会写一篇有关于帮幽灵恢复记忆的论文)其次,有了那个长的奇形怪状的挂坠,Dean可以出门,所以挂坠有可能是Dean的所有物。第三,从第二可以推断出,Dean不离开不一定是他有未完成的心愿,也有可能是被束缚住了(但是Sam完全不愿烧了挂坠冒险)

  第三点让Sam心里或多或少有了点安慰,至少他找资料的时候心里比之前轻松了。

 

  Sam决定按照自己的方式来。

  先从挂坠入手是他一开始的计划,他试着用挂坠刺激Dean让他回想起什么,比如挂坠让他想到什么,给他带来什么样的感受之类的。

  结果完全没有用。

  “除了长得奇怪以外完全没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啊,看着它这么久了我也没有想到什么,算了换一个吧。”

  好吧,Dean说的有道理。

 

 

  下一个方法,通过Dean已有的回忆进行分析,找出他过去的经历。

  这次不比上一次简单,Sam问了Dean有关他想起来的部分,结果Dean告诉他的内容里那些酒吧千篇一律(路边的小酒吧都是一样的没有特色),少量的猎鬼搭档只能记得住长相但是记不住名字(不知道过去了几年,那些人恐怕都变老了吧,如果他们还活着的话),唯一靠谱一些的是他办案子的地点,哪个城市或是小镇,但是他们不可能一处一处的过去啊,这又不是全国旅游!

  旅游,这其实是个多好的选择,如果不是在何种特殊情况下的话。

 

Dean这几天心里一直有种负罪感。

  首先,他想要恢复记忆所以求助Sam,但是这给Sam带来了很大的工作量,然后,在他对Sam说的有关于他回忆的部分上,他隐瞒了Sam一些事情,比如他觉得这里其实和回忆里某些地方很相似,又比如他死亡的地址和原因。

  他记得他死在某条漆黑隐蔽的小巷子里,小巷子外面应该是条以酒吧和某种俱乐部为主组成的的街道,虽然他不知道自己死了多久,那条街还在不在,但是这样的地方应该一查就能查到,哪怕是旧址。

  至于死亡原因,他隐约记得当时自己大量失血,他感觉自己应该是被狼人之类的生物撕裂了。掀起衣服能看见留在皮肤上面的一道道疤痕,擦伤抓伤甚至是枪伤,有些地方伤口甚至交叠着。

  那些混杂在一起的伤疤让他难以辨认自己真正的死因。  

  他从未想过自己死亡之后这些伤疤会跟着自己,就像他从未想过自己变成一只幽灵,还是没人理的那种。

  可是他竟然就这样接受了,就像接受第二天会下雨这个消息一样的接受了。

  是不是人死了,对很多事情就看开了呢。

  那他为什么还留在这里呢。

  

 

  就算上一个方法失败了,Sam依旧没有放弃。

  他开始对Dean表现的每个细节进行分析,比如Dean热衷的老爷车,过时的摇滚,以及不知道多久之前的黑白电影,这些明显带有时代特点的东西他不可能放过。

  可是分析了半天他还是挫败的放弃了,他不是福尔摩斯(如果可以的话,可伦坡比较符合他的品味),他努力了半天只分析出来Dean可能出生的年代。

  可是年龄有什么用啊,他看了一眼正在看窗外的幽灵,对方看起来只有30岁不到好吗,比他都年轻。

  算了,他烦躁的把头发向后梳了梳,拿起手机走进卫生间,确定关好门之后在淋浴的水声中找到一个号码拨出去。

  “Bobby,你知不知道一个叫Dean的猎人......”

 

  

  当空无一人的校园再度被欢声笑语填满的时候,新的一学期开始了。

Chuck和Becky正式宣布了在一起的消息,同一个办公室的Tommy升级成为了父亲,单身了多年的Linda决定开始和一个工程师约会,一个新的开始总是会被人们寄予最美好的希望,似乎每个人身上都有美好的事在发生,校长在祝词的时候声音也洋溢着微微的喜悦。

   不过Sam这边还是一如往常,恩,这么说不太准确,因为Sam还是取得了一些进展的。Bobby是Sam见过的最优秀的猎人之一,有什么事情问他总是不错。

Bobby并不是很了解Dean,他甚至都没见过他,但是他总有一些人脉一些消息来源,过了几天就把查到的资料发给了Sam。从Bobby给的资料上Sam大概还原出了一个虽然很友好但是更喜欢独自行动的,朋友不多的猎人。

  不带任何感情的文字总是无法代表真人,Sam看着身边的Dean想着,心里一种空荡荡的感觉突然泛上来,Dean不会知道Sam背地里调查他也不会检查电邮,所以他也不会看到资料最后写着的“距离上一次有他的消息已经过了二十几年,没有人知道他现在到底怎样”

  明明是个很好的人,可是最后的结局都没人知道,Sam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对Dean说自己查到的消息了。

 

  

  好的猎人善于隐瞒,更善于发现别人的隐瞒。

Dean知道自己不应该隐瞒Sam自己的死因,尤其是在对方还这么热心的帮助自己的情况下,但是他就是不想说,没有理由的就是想要假装死亡的一幕没有出现在他的眼前。

  他同时也感觉到Sam在瞒着自己做什么,这几天对方总是行踪不定,有的时候会把他留在家里,自己一个人出去。说Dean不在意对方做什么是假的,但是谁让他也对Sam有所隐瞒呢,所以他干脆就假装没发觉好了。  

  自欺欺人啊,他在Sam看不见的地方苦笑着,活该自己一直留在这里。

  

 

  Sam觉得自己一开始就想错了,他不该从Dean已有的回忆下手,受到刺激回忆恢复的几率真是小之又小,更何况他并不是一直陪伴在Dean身边的人,不知道怎么去刺激。看了好几遍Bobby发来的邮件之后他又有了新想法,他要去调查Dean的死因。

Dean肯定不是死在这间房子里的,这点毋庸置疑,但是挂坠却出现在了房子里,连带着幽灵状态的的Dean。Sam怎么都觉得房子有点关系,说不定Dean短暂的在里面住过。他试着查这间房子原来的租客,查到一半突然发觉就算Dean住过,多半登记的时候用的不是他的真名。

  但是他不会这么快就放弃这条线索的,虽然他不知道哪个名字才是他想要的,但是他还是把可能符合的名字列出来了。

  

Chuck找Sam聊天的时候Sam正在对着网页上又一个被排除可能的名字发呆,直到Chuck以一种小心翼翼的语气问他他的房子是不是开始闹鬼了他才反应过来。

  “什么闹鬼啊,我家你又不是没去过。”Sam揉着自己皱在一起的眉毛,Chuck可能是恐怖小说看多了才这样,不过闹鬼这部分倒是真的。

  “那就好”Chuck明显一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马上又换上一张有点但又的脸“你知道这几天各个学校都有学生失踪吗,听说二十几年前也发生过这种事诶。”

  “不知道。”Sam最近都在关注着有关失忆的事情,而且他平时也不怎么关注当地的报纸。

  “我们学校最近听说也有学生失踪了,虽然学校没有证实但是家长好像已经报案了。”

  “哦”

  “之前好像也是的,有人看到失踪的孩子半夜在街上游荡,听说还是在人很少的地方呢”Chuck用神秘兮兮的语气说着“你看,像不像都市怪谈?”

  “Chuck,我们可是生活在一个科学的社会里。”Sam看了一眼从办公室门口走进来的Dean,迅速关上网页“都市怪谈这些东西,是用来给青少年娱乐的。”

  恩恩,赶紧把话题从怪谈上移开,不然给Dean听到了他一定会吵着要去猎鬼的。

  “Sam!你不可以这么严肃!要知道你这样子很像某些顽固死板的老人。” Chuck装着大惊小怪了一下“要知道,听说你们班上也有人失踪呢!

  “啥?”

  “对呀,听Becky说的。”Chuck也严肃起来了“如果不是什么鬼怪的话,应该是多年前的犯人又重新作案了吧,真是可怕。”

  现在Dean已经走到Sam身边了,而Chuck接着说着不知从哪里听来的有关于失踪孩子们的消息,比如失踪之前那些孩子都曾经受到欺凌,比如那些孩子都有着相似的家庭背景,又比如那些孩子可能在失踪前去过相同的地方......Chuck一直说到应该去上课的时间,这些信息可信度未知,但是听上去更像是某个变态犯下的罪行,不过过去失踪的孩子到现在没有现身,而新的一批受害者已经出现了,这些让Sam联想起喜欢诱捕孩子的怪物。他不是对这些关系到人命事情无动于衷,只是......

  算了不要去想那些,他很疑惑一边那个热心的家伙为什么这次没有作声,转过头去刚好看到看见Chuck放在桌子上的报纸哗啦啦的自己翻起页来。

  他紧张的四下看看,发觉办公室里没人注意到那份自动翻页的报纸才松了口气。Dean翻到了他想要的地方,整整两个版面的有关于失踪的报道。

  为了不让人怀疑,Sam也凑过去和Dean一起看。  

  

  

  回家的路上Sam在Dean的要求下买了两份当地的报纸,今天的这份失踪案件已经登上了头版。

  这个小镇明显是属于平和安定型的,Sam在住了一段时间之后感受到,事实上,自他在这里定居之后,除了他经手的怨灵,其他案子最多也就是钱包被偷这样属于警察管辖的范畴,所以相隔多年的失踪案再一次登上头条。

  其实早在Chuck说到二十几年前的时候Sam心中就跳出来一个想法,因为可能性过小所以被忽略了。

  如果多年前的失踪案是超自然现象,而Dean刚好来处理这起案子,然后失败了,好像也说得通。

  时间可能只是个巧合,也可能不是。

  但是Dean为什么没有想起来关于这件事的一丝一毫呢。

 

  

Dean非常想去查一查有关失踪案的事情,报纸上做了很详细的对比,把这次和上次的共同点罗列出来,让他非常担忧。做猎人做久了总是有点可以称之为直觉的敏锐,更何况他总觉得多年前的事情同自己有点关系。

  但是他现在的处境想独立出去很难,先不说他是一个没有实体的存在,他就连想要跨出房子一步都要依靠Sam,而Sam从上一次就明确表明了他不想去捕猎的立场。

  不过放着不管的话又不符合他的性格,或许他应该劝自己放松一下,毕竟所有案子最终都会解决不是么,就想上一次,报纸上说的,突然就这么停下来了。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停下来的,如果这件案子是自己经手的话,自己失败了,失踪没有理由就这么停止,成功的话,自己就不应该出现在这个小镇上。

  还有一点Dean很在意,他明明死在巷子里,就算他离不开也不应该停留在这间屋子里吧,是不是屋子里还有什么东西,除了挂坠以外。

  毕竟他应该不是会把小物件留在房间里然后出去办案的人,他应该是那种......

  有关于过去的回忆再一次纷纷扰扰的涌现出来,不过这次没有持续多久,他只看到自己在某家旅馆里整理资料,一会他接到了电话,于是出门。接下来的事情一闪而过,等到再次清晰起来的时候,他看见自己正在试图安慰一个惊慌大哭的孩子,不过没有什么效果。

  回忆不多,不过他觉得足够了。

TBC


半夜混个更,那啥,赶在六一之前发了!开心!

不过最近真是忙,想要下一更估计要等到六月中旬以后了

总之真是谢谢各位对我的不离不弃


评论(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