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蒙蒙

不知道说什么好。。。要不先给大家拜个早年吧

【SD】天堂(半AU)

嘛,以前看科幻小说有过一篇主角死后到了天堂的故事,觉得蛮适合SD的,就拿来写(毁)写(毁)看

先弄一部分试试吧,多给我提点意见好嘛

警告:OOC,渣文笔,以及很多

01

   那一刹那,Sam非常清楚地意识到自己是真的死了。

  呼吸逐渐停止,心脏停止跳动,然后他等待着,感受到自己身上的温度一点一点流失。

  周围除了机器工作的声音一片死寂。

  然而下一秒,情况却变得有点不一样。

  眼前突然大放光彩,等他意识到从自己眼前飘落的五彩的纸片和节日用的彩带的时候不明液体朝他袭来,瞬间衣服被香槟浸湿,周围是口哨声和欢呼声,人与人交谈的声音传过来,尽是喜悦。然后他看见了那个超级大的横幅,花体字极尽夸张的表现出对他的欢迎,他敢保证前几年在酒吧里举办的升职派对都没有用上这么晃眼的大红色。

  不过这是什么情况?他不是已经死了吗?

 

  

  “欢迎来到这里,老兄。”一个陌生的声音说着,接着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友好。一个美丽并且有着贵妇气质的女性向他敬酒,不过被他拒绝了。其余的人闹哄哄的交谈着,吃着放在长桌上的食物,他看着这一切,有点烦躁不安。

  他随手拉过一个过路的人:“嘿,这里到底是哪里?”

  “天堂啊,别吃惊,它就是这样子的。刚来的人总会有点不适应,但是事实上,这没什么不好的,如果是一个人一间房子的话迟早要闷死,你说呢?”被拉住的人挺友好,解释完了还伸出手来:“很高兴见到你,我是西塞罗。”

  “我是Sam”Sam花了一点时间来消化当时的情况,接下来就反应过来:“你说你叫西塞罗?那个罗马的西塞罗?”

   “别这么吃惊嘛小伙子”对方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副“诶呀你会习惯的啦”的表情,顺手指了指左边“看,那个正在看书的是柏拉图。”

  “......哦,那右边的那个呢?”

  “那个是凯撒,和他讨论的是安东尼。”

  “......那你后面那个呢?”

  “提香,是个画家,画的不错。”

  “......那个穿风衣的呢?”Sam总算找到一个穿着年代与自己接近的人了。

  “不认识,好像是个天使来着。”

  “还有......”

  “好啦老弟,你会习惯的,我还要找其他人聊天呢,回见。”说完他就不见了,Sam一个人留在原地发呆。

  过了一会Sam反应过来,他死了,他现在到了天堂,也就是说这场欢迎会是为他开的。

  可是怎么没有多少人过来欢迎他?

 

 

  “和想象中的不一样?哈?”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在Sam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时候就接了下去“还记得我吗,孩子?”

  Sam犹豫的转过身去,先映入眼睛的是那顶棒球帽,帽檐下的一双眼睛闪着光,再往下是他熟悉的夹克以及牛仔裤。

  “Bobby!”他一下子想起来了,对方对他来说就像是父亲,从小到大给了他从“如何正确对待尿床”到“如何快猛准狠的弄死一窝蛇妖”的无数建议。这位善良的长辈会在他和他哥哥小的时候没有饭吃的时候提供援助,也会为了他们一个电话开三天三夜的车赶到旅馆来和他们汇合,更实在无数次紧要关头的时候救下他们的命。

  不过上一次这样合作还是好久之前的事了。

  很高兴见到你也在这里,这句话明显不符合此时的开场白,毕竟这里可是天堂,可是,见到Bobby真的是令人开心的事。但是要怎么说呢。

  “说真的,虽然可惜了一点,不过见到你可真开心啊,boy。”对方明显没有那么多心思,举着酒杯对他示意,接着两人碰了一下杯。

  “你,嗯,你是怎么,嗯......”

  “你是想说我是怎么来这里的吗?狼人,我错误的估计了他们的数量。”

  “嗯,那你,有没有见到其他人,比如,嗯......”

  “John的话今天有一点忙,可能要一会再过来,放心吧派对要开很长时间的。可惜的Marry不在这里,Ellen和Jo......”

  “我在这里,Jo一会过来,她和Ash最近进展的挺快。”说话的年长女性是Ellen,这么多年过去她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对他关怀有加,甚至可以说是更耐心了。

  “你怎么也......”

  “嘿小子,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人总是要死的,只是早和晚的区别。”Ellen笑起来,眼神平静“更何况这是另一次重逢不是吗?我终于见到了我的丈夫。”

  接下来是Jo和Ash,他们都给了Sam热情的拥抱和祝福,大家寒暄了几句便又四散开了,留下Sam拿着酒杯呆立在原地。

  总觉得哪里不对,他想,目光扫过一排排的食物和交谈的人,然后又把眼光转向点唱机和台球桌,那个穿着风衣号称是天使的家伙正在一脸认真(或者说是呆滞)的盯着球杆,而周围的人似乎正等着他发球。

  突然周围的人动了动,露出一个身影,隐约可以看见暗金色的头发和老旧的皮夹克。

  那是时不时会出现在他梦里或者幻想里或者白日梦里的身影,他对此熟悉的要死,熟悉到闭着眼睛也能把那个残缺的身影补全,熟悉到他会情不自禁的在其他人事物上描摹那个轮廓,熟悉到任由那个身影占据了他在一切思考不思考的时间

TBC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