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蒙蒙

不知道说什么好。。。要不先给大家拜个早年吧

【SD】幽灵舍友(幽灵女友AU,Sam/幽灵Dean)

警告:OOC,渣文笔,狗血

  

07

  回家路上他们又按照惯例的买了几份报纸,就算这几天没有人失踪恐惧也依旧盘旋于小镇上久久不去。有关于失踪案的线索被列的越来越多,有关无关的都上了报纸,虽然详细,但是排查起来也挺费神的。

  如果是以前的猎人时期,Sam还可以专心于查找资料和调查有关人员,但是他现在是个有正经工作的合法的可能还会长期居住居民,先不说他每天晚上都要备课(有的时候还要看学生的作业),如果有人来到他家看见墙上贴满了剪报会怎么想,而且他该以什么样的身份上门访问受害者家庭呢,家访不太可行,他连班主任都不是。

  最主要的线索源成了报纸,小镇上的图书馆甚至没有太多文献,虽然Kevin有帮忙但是他首先也要完成他的功课吧。

  可是Dean似乎对查资料不太擅长,恩,可能是时代的原因?

 

  好在Sam做事一向快速,把课备完之后还有时间研究报纸。

  Sam一份报纸,Kevin一份报纸,两个人面对面的翻着。只是这次Sam刚翻开就发出了一声“咦”

  报纸上列出了二十年前的一些疑点,里面包括了一位叫Alec的,曾经在某个中学停留了短暂时期的老师。报纸里的疑点无非是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被发现根本没有定居的打算而是住在旅馆,前不久人们在那个老旧的旅行袋里发现了各种假证,最后一点让他成为了二十年前的主要嫌疑人。

  怎么没有发现尸体呢?Sam想着,这时候刚才还在对着线索墙发呆的Dean已经飘过来了,而且是悄无声息的。

  Sam吓了一跳,赶在Dean之前迅速合上报纸“没什么重要的”他听到自己的声音这么说。

  可是这个时候Kevin那里也传来了一声“咦”,看来也是遇到了相同的情况。

  “Dean,你知不知道自己的尸体在哪里?”Sam为了不让Dean发现报纸上的东西迅速问他“或者,你知不知道自己的死因?”

  超级假的两个问题,Sam想。

  然而Dean第一次回答了这些问题:“我记得不是很清楚,可能是抓伤吧,但是尸体在哪里不知道。可能什么人处理掉了。”

  接下来Dean的目光扫过Kevin手中的报纸,然后看见了自己处在角落里的那张照片。

  “......哇哦,那还真是......”Dean惊呆了。

 

 

  “好在现在他们看不见我。”回过神来Dean首先开了个玩笑。报纸上的事情比他记忆中的详细多了,可是别人说给他听的个自己想起来的完全不是一回事,明明是自己的记忆却和听故事一样。

  Sam松了一口气,Dean的反应比他预想中的好了太多,他一个没忍住,把自己偷偷藏起来的照片拿了出来,递给对方:“你还记得什么吗,有关这方面的?”

Dean看着照片,照片里他搂着的小女孩赫然就是他回忆中正在大哭的孩子。从照片上来看他们的关系应该还挺亲近,可是这不是他想要的答案。

  比如说,他为什么会想去当老师,为什么会找不到尸体,为什么会被困在房子里......突然第三次回忆就这样漫天而来,一瞬间灌入他的大脑里。

  终于,全部回忆起来了。

  这个时候Kevin一声惊呼,Sam回过神来发现,Kevin手中的报纸上的一张照片,赫然是Dean手里搂着的小女孩。

  

    “她叫Sally,双亲过世所以被住在镇上的姑父一家收养了。平时很害羞,而且很胆小,听说经常被同学欺负。

  后来欺负升级了,我发现的时候帮她教训了那几个向她收保护费的男孩,所以她和我比较亲近。

  她无意中知道了我在查案的事情,后来我接到电话,她说她知道怪物在哪里,可是我赶过去的时候并不在,接下来怪物突然从什么地方窜出来,再后来你们都知道了。

  恩,不过怪物应该也死了。”

  “那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里是Sally姑父以他的名义给Sally找的临时住处,当时我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光想着去安慰她了,等意识到自己不是实体的时候已经晚了。被它困住了。”

  “它是你的东西吗?”Sam拿起脖子上的挂坠。

  “算是吧,其实它是Sally的,只不过后来她想把这个给我。”

  在Dean说话的时候,Sam和Kevin两人都处于一种愣愣的状态,偶尔接上的话也是凭着感觉随意说的。全部回想起来的Dean气场突然增强,和几分钟前的幽灵简直不像一个。

  Sam看着在灯光下介绍过去的Dean,对方嘴唇一张一合但他完全没有听进去什么,暖黄的灯光给对方过长的睫毛镀上一层金,眼睛里的颜色融进灯光的黄闪着自信的气息,偶尔露出的虎牙让Sam想起刚见面时那个爱恶作剧的家伙。

  想来这就是Dean生前时猎鬼的状态了,从容自信,以及不容让人忽视的美丽。

  那么之前表现出来的谨慎,顽皮,甚至还有一点天真的样子,算是他的天性吗?

  Sam突然觉得自己真幸运,因为现在只有少数人能看见Dean。

 

 

  “Sam?”Dean叫了一声,虽然说Sam和Kevin从刚才起就一直呆愣着,但是Sam的状态怎么看也要比Kevin差一些。

  看着对方惊慌着回过神来的样子让他想起了前几天在课堂上走神的学生被点名的神态,三十左右的人竟然能无意中表现出像幼犬一样的眼神,他忍不住勾起嘴角,手在大脑意识到之前就在Kevin惊讶的目光下伸了出去。

  直到他的手穿过对方的头发他才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

  

Kevin不自在的咳嗽两声“老师,厨房碗还没洗,我去吧。”

 

Dean的下一个发现是他已经不受挂坠的束缚了,他在Kevin崇拜的目光以及Sam惊讶的目光下,大摇大摆的进出了好几趟家门。

  “幼稚。”Sam笑着评价他的举动,或者还有他脸上的表情。

  不过不受束缚是一件很好的事,在Sam上课的时候Dean终于不用被迫的去听那些他已经烂熟的拉丁语,他可以选择去其他地方走走了。

  操场早就不复再是二十几年前的样子,他离开操场,去了以前是体育馆的地方,那里现在是个不起眼的角落。

  因为不起眼,所以一些事情顺理成章的发生。

  比如眼下的欺辱,简直是当时的情景再现,几个高个子的孩子围住瘦小的短发女孩,嘴里说着威胁的话,要求对方晚上之前把保护费交上来。

Dean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在他眼皮底下,只是他尽自己所能也没办法引起那群孩子的注意。

  “嘿,你们在做什么!”

  所以这个时候Sam的声音对Dean来说犹如天籁,所有的孩子都被吓了一跳,谁都没有想过会有人会到这个地方来。

  “放学了就快点回家去,恩?最近发生了什么你们不知道吗?”

  终于,孩子们散开了,只留下被欺负的小姑娘,脸上还挂着泪痕。

  “你也快点回去吧,有人来接你吗?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小姑娘离开的时候对Sam道了谢,很真诚的那种,还邀请他有空去她家玩。Sam还知道了小女孩就是经常被欺负的Annie。

 出校门的时候Sam想着要不要教Annie对付校霸的方法,回头的时候发现Dean偷笑着看他。

  “笑什么?”

  “没什么,我只是在想小狗崽发飙还挺有威力的嘛。”



TBC

想尽量快点弄完==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