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蒙蒙

不知道说什么好。。。要不先给大家拜个早年吧

【J2】六个月零三天(六个月零三天AU)

警告:OOC  并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见面的那天天气有点小冷,他们坐在中央公园的长椅上说着话。Jared提起他小时候总是面对着不同的未来难以选择却又无法真正的向人诉说的烦恼。

  “我以前总是不知道选什么兴趣小组比较好。”Jared告诉Jensen“有一次我很想选择美术社团,但是我的预视告诉我,如果我加入了,我的作品会被大家嘲笑,但是校花不会拒绝和我约会。但是我最终选择了橄榄球,虽然校花不喜欢橄榄球队的人,但是我的成绩被教练认可。”

  “有趣。”Jensen一边回答他一边把手里的面包弄成碎屑喂鸽子“我只能看见很少部分的未来,换句话说,我的选择并没有你多。比如现在,我知道我妹妹现任男朋友会和她分手,但是我不能阻止他们在一起,因为如果她那天不去和他约会的话,她可能会被路过的滑板撞到,小腿骨折。”

  “我觉得你所看见的未来会是所有未来里的较优解。”思考之后Jared发表他的见解:“而我则是在跟着你的选择走。”

  “不一定,也有可能是最坏的,因为我没什么可以选。”

  “你这么说我很伤心。”Jared故作受伤:“我以为我在你的未来里还算好的。”

Jensen被那张忧伤狗狗脸给逗笑了:“好吧你确实不算,不过我们分手的时候的确会是我人生中最让人难过的一次。”

Jared低下头,想要像预视中的一样吻住Jensen,但是对方先抬起头,吻上了他。

  没了面包屑的鸽子们纷纷从他们身边飞走。

  “我保证,你人生中最糟糕的事情不会到来。”

 

 

  中午他们在公园旁边的小饭店解决午饭,桌子上的番茄酱瓶外部看上去又油又腻,放盐的瓶子只有瓶身一圈薄薄的结晶,派端上来的时候他们看见边缘焦了一块,咖啡则是人生中最难喝的前三位。

  不过他们的心情并不会因为这种事而改变,他们一致认为这是一顿不错的午饭,当然,刚刚成为恋人的两个人是不会有心思放在午饭上的,即使他们早就知道他们要成为一对。更多的精力被用来观察对方,Jared发现Jensen在吃食物的时候腮帮子一动一动的可爱的像只松鼠,阳光照在脸上让他的小雀斑变得比平时更生动一些,让人看了有忍不住想要揉揉他脸的冲动。Jensen在抬起头递去糖的时候注意到对面人的高挺鼻梁,笑起来的时候细长的眼睛眯起来让人感到自然的舒服,有些长的头发蓬松着让他想去揉一揉。

  他们就像普通情侣一样的在传递食物的时候调情,感受着手指拂过对方手背时候带来的电流;讲话讲着讲着就会不自觉地停下来凝视着对方,直到其中一方用亲吻来解决这样的沉默;午后眼光灿烂却不耀眼的时候走在路上牵住彼此的手,人来人往中尽量将两人的身体紧靠在一起。

  还有像所有情侣一样自拍,Jensen一开始嘲笑着Jared娘爆了的做法但是最后还是对着镜头笑的一派温柔;决定下一个目的地的时候稍微起了一点争执但是最后去了博物馆,在排队参观的人中他们不停地做一些小动作来引起对方注意,最后出来的时候Jared怀疑他对刚才的介绍并没有记住多少。

  等到了回去的时候已经过了晚上九点,Jared把Jensen送到他的公寓楼底。像所有情侣一样他们吻别。

  “我要你和我一起做一件事情”Jared告诉Jensen“我们需要一起努力去创造一个我们没看见过的未来。”

  

 

  接下来的一周Jared快要忙翻了,作为一名新上任的技术部的职员,还是最基层的那种,他每天都要应付数不清问题,比如客户的电脑病毒,比如经理办公室的空调突然停止运作,比如莫名其妙的部长的脾气。

  身边的同事开始偷懒,Jared预见到如果他也加入,那他就会变成下周失业大军中的一员。

  

 

Jensen的情况没好到哪里,就算他入职时间长,他也要应付一堆无理取闹的客户,还好他有预视的能力,这让他至少躲开了三个苛刻的条件和一场职场骚扰事件。

  午休的时候他接到Jared的短信:“忙死了,但是还是想见你。”

Jensen拿着手机笑起来,过了一会,Jared就接到了他的短信:“也想你,我会来接你下班。”

 

 

  “Jared,虽然我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是不要,至少不要在我们吃饭的时候对着一条短信傻笑,好吗?”Sandy指出。

  “你在嫉妒我。”

  “我不是在嫉妒你”Sandy忍住想翻白眼的冲动“你请我吃饭是为了和我讨论问题,不是来和我炫耀的。”

  “好吧”Jared把手机收起来“Sandy,如果你很想和一个人天天见面,但是又做不到,你会怎么办?”

  “如果你想见的人是Jensen的话,我建议你和他同居。”这次她没忍住“而且我知道,你不是在采纳我的意见,你只是想亲耳听一遍我说出来的话而已!”

  “你说他会答应吗?我是说,这是不是进展太快了?”

  “你根本不用担心这一点,你不是能预见吗?”

  “还没发生的事情都充满了变数。”Jared的眉头皱起来:“现在,关于他的一切事情我都不敢轻易去对付,哪怕是预视也是不定性的。”

  “看来恋爱还是把你变成了哲人”Sandy嘲讽他“你不应该问我的意见,你应该去问他的意见。”

  

  

  “太快了,Jared。”Jensen在电话那头告诉他“比预计的提早了一周,你知道的。”

  “你愿意吗?”

  “我愿意,只是我觉得我们最好还是按着预计里的一步一步来,比较保险。”

  “拜托啦Jen,我们是在恋爱,不是在按照计划完成某项任务。”

   这下Jensen隔着老远也能看见Jared的招牌狗狗眼了,他叹了一口气“听着,我能理解你,但是,我们才交往一周不到啊。”

  “可是我们在交往前就认识彼此了对吧?改变一些事情说不定就能改变结局。”

  最后他们达成妥协,一周半的时候Jared搬进了Jensen的公寓。



TBC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