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蒙蒙

不知道说什么好。。。要不先给大家拜个早年吧

【J2】松鼠(人类Jared,松鼠Jensen)

  警告:OOC,乱七八糟,超自然


  嘛,不是有个民间传说讲黄鼠狼要变成人之前会问人类它像不像人嘛,一时间我脑洞又清奇了ORZ


   正文以下


  第一次见到那只松鼠的时候是在十一月。

 

Jared,一个工作勤勤恳恳,内心健康向上,并且外表高大帅气的大好青年,在加班了三个月之后回到家里看见了女朋友Gen发给他的短信,短信上面的字描述了Jared这几个月重视工作多于重视她的事实,于是Jared和Gen的关系加上了一个前。

Jared一直知道自己有点工作狂的的倾向,但是他可以对着秘密收在一堆文件里的戒指宣传单起誓,他这几个月的加班真的是为了买个戒指向Gen求婚,毕竟他们在一起七年了,从大学开始。他都想好了,他会在拿到十二月工资的时候去买戒指,然后在圣诞节的时候把戒指放在Gen最喜欢的柠檬派里向她求婚。

 

  结果他们分手了,Jared离开了干了三年的公司,放弃了一个很有前途的职位,搬到了一个小城市,租了一间带院子的小屋来治疗情伤。

  结果住了不到一个星期他就发现Gen是对的,他对她的思念,在搬家后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里就开始消散。同时他也发掘出了他对小城市慢节奏生活的爱。

 

  

  那个时候,松鼠第一次出现了。

  当时他正坐在大厅里的沙发上喝啤酒,正对着他的电视里放着西部牛仔电影,暖气让屋子里不像是冬天应有的寒冷。温馨到昏昏欲睡氛围里,窗户上传来“咚”的一声轻响,把他的注意力吸引过去。

  映入他眼帘的是一个正在下滑的暗金色中间包着白色的物体,他凭着腿长的优势两步跨到窗边刚好对上那家伙的眼睛。

  “噢,松鼠啊”一边想着,一边看见刚才一不小心“贴玻璃”的小东西正在窗台上努力把自己从晕乎乎的状态里拯救出来,Jared一下子心情大好。

  打开窗户,把毛茸茸的松鼠抱进来,小小的一直在他的手掌里乖乖的一动不动,不知是吓傻了还是不怕人。

  这个问题在松鼠被放到餐桌上的时候解开了,小东西脚下刚一碰到桌子,立刻精神抖擞的向一个方向冲过去,Jared一看,发现那里放了一把榛子,是他用来做榛子巧克力派剩下的原料。

  那年的大雪来的比较早,Jared看了看积了一层厚雪的院子又看了看正在狼吞虎咽的松鼠,瞬间知道了对方的来意。

  与其说是不怕人,说不定是饿坏了吧。

  这样想着Jared接着看他的电影,在不经意间抬起头来的时候餐桌上已经没有了那个毛团子,只剩一堆果壳。

  窗户兀自开着,冷风呼呼的吹进来。

 

 

  隔天的时候他第二次见到了松鼠,小东西的爪子挠着玻璃,制造出的声音宣告着自己的存在。

Jared打开窗户,暗金色瞬间化为一道影子掠过他身边,目标为几分钟前新出炉的杏仁蛋糕。等Jared回过神的时候,小东西的两个腮帮子已经鼓了起来,还在不停地运动着。

  说实话Jared从来都觉得同一个品种的松鼠都长一个样,但他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你,是昨天的的那只吗?”

  话一出口他就在心里嘲笑自己的犯傻,野生的松鼠还能听懂人话不成。

  结果出乎意料的,对方从蛋糕里抬起头,看了他一眼。那一瞬间,Jared很想说服自己是眼花,因为那只松鼠好像对他翻了个白眼。

  当天Jared很有耐心的陪松鼠吃完了整个蛋糕,看着小毛球的肚子渐渐鼓起来,心里充满了莫名的成就感。

  

 

  第三次和第二次之间隔了三天,但是让Jared产生了隔了一个月的错觉。

  松鼠这次来的时候还带了一个大松果,一脸得意骄傲的表情把它推到Jared手边。

  “给我的?”

  点头。

  “谢谢。”

  晃晃尾巴,差点一个不稳来个“扑桌”。

  “话说你有吃的为什么还要来找我?”

    Jared感觉松鼠又对他翻了个白眼。

 

 

  后来的就有了第四次,第五次......数不清的次数。

  “一定是我做的东西好吃你才来找我的对不对?”

  一个白眼。

  

  “不好意思啊,今天看书看忘了就没有烤派......喂喂你别这样啊!明天!明天一定!对,我们说好了。”好可怕,他竟然被卖萌打击的毫无还手之力。

  满意的点头。

 

  “昨天我上网查了,你们不能吃太油腻的东西,所以今天只能吃苹果。”

  扭头。

  “好孩子不挑食!好吧我给你削成小块。”

  捧着小块苹果啃。

 

   “感觉你最近长胖了啊......喂!”

  被尾巴扫了一下。

 

  “话说,是不是我的错觉,总觉得你的眼睛是绿色的呢。”

  白眼,大白痴,本来就是绿色的!

 

  “你总要有个名字吧,不能一直松鼠松鼠的喊你。”

  “你觉得叫Jenny怎么样,符合你金发碧眼的气质哟......啊!”

  爬到头顶,尾巴开始在头顶上胡乱拍打,我可是男性。

   “好好那就叫Jensen吧,以后我就这么叫你了。”

  爬下来,这还差不多。

 

Jared家里多出来小小的舒适的软垫,他把它安放在一个原本用来装水果的篮子里,周围又用他才买不久的洗脸巾仔细的裹好,四平八稳的放在桌子最平整的的地方,因为松鼠有的时候会留下来过夜。

  这可是一只有灵性的松鼠,在家里乖乖的不吵不闹,也不会把家具当成磨爪子的设施,与其说养了个宠物还不如说是多了个伙伴,至少,Jared的圣诞节就是在它的陪伴下度过的,他们一起分享了果汁,苹果派,爆米花和暖气以及口头祝福。

 

单方面的对话最后一次发生的时候。Jensen已经熟悉到坐在沙发里和Jared一起分享爆米花和文艺电影了。

Jared一边看电影一边感受着Jensen毛绒又蓬松的大尾巴轻轻拍在他胳膊上的触觉,心里软软的,逐渐泛起了充实又酸涩的感觉。

  他摸摸Jensen的脑袋“伙计,谢谢你一直陪着我。”

  然后他看着想要把脑袋钻进自己尾巴里的团子,咦?是在害羞吧?

  “老兄,你还真像个人呢!”

  这个时候松鼠突然停下了一切撒娇的动作,定定的看着他。

  “如果你是个人还能陪我在一起就好了。”

  第二天起来,松鼠不见了。

 

 

  在那之后好长一段时间Jared都再也没见过Jensen,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春天了。有着温暖的阳光温柔的风以及舒适的色彩的季节里,枝条上抽出新芽,雏鸟破蛋而出,Jared的小院子在春天里迎来生机。

  院子的来客有很多,一天傍晚他听到响动的时候看见一只小鹿受惊而去的影子,回头的时候看见了被踩坏的花花草草倒也不觉得心疼,只是觉得好笑。

  多大的个子啊,怕成这样,还不如Jensen呢。

 

Jared的院子里也有松鼠来访,但是全部都是棕灰色的皮毛和怕人的样子,从来不吃他提供的蛋糕或者其他甜点。

Jared叹了口气,他想Jensen了,而对方已经不需要他了。

 

 

  惊喜是在春天快要结束的时候到来的。

Jared打开门的时候看到的是一个有着暗金色短发和绿色大眼睛的男人,对方对着他有点害羞的笑,声音软糯:“嗨Jared,我是Jensen。”

Jared看着对方裹在大出一号的衣服里的样子,突然间脑海里又想起了那张戒指宣传单。


END

评论(5)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