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蒙蒙

不知道说什么好。。。要不先给大家拜个早年吧

【SD】梦境

警告:OOC,奇怪的东西

  

 

  他最近总是做梦。

  梦里的是大大小小的汽车旅馆,型号过时不知多久的电视荧光一闪一闪的打在自己脸上,他别过头想和身边的人说句话,然后他就醒了。

  汽车旅馆的洗手池旁边有一块发黄的污渍,他皱着眉对着镜子洗漱,一只手拿走了他的须后水,他含着牙膏泡沫想表达一下微弱的抗议,接着他又醒来了。

  

  他不是一个多梦的人。

  醒来后他坐在床上若有所思,总觉得昨天夜里梦见了很重要的事,但是又想不真切。

  于是他放弃思考,转而拿起他的公文包去事务所上班。

 

  梦境开始光怪陆离。

  他用回形针撬锁进入别人家里,他流利的背着拉丁语看着面前的人吐出黑烟,他把削尖的树枝插入人的心脏里。

  像是他站在一边旁观的视角,但一切感官又告诉他他是亲身加入。他一边做梦一边想着真荒诞,醒来之后一定要把那些题材黑暗的影碟全部扔掉,醒来之后却还是和前几次一样,明明知道自己昨晚梦见了,却记不起一丝一毫。

 

  事务所新来了黑发圆脸的女同事,在午休的时候拿着一叠案例来找他,他看着对方开的过低的领口不著痕迹的向边上躲了躲,然后认真的开始讲解。

  没过多久女同事就没来上班了,一时间议论纷纷,他却在大家闲谈的时候躲到一边。

  这几天他总是莫名的心情烦躁。

 

  他开始在梦里提醒自己要努力记住细节。

  梦境出现的越来越频繁,他有时在驾驶有时在副驾驶座上打盹,有时候在查资料有时候用伪造身份拜访一些人,旅馆里有时是两张床有时是一张床,但,一成不变的,他身边总是有另外一个人,在他最不安的时候给他平静下来的力量。

  醒来的时候他有时会对自己的执着发笑,明明是虚幻的东西为何还要如此认真,可他一次又一次的在法庭上分心之后明白了自己终究是放不下。

  不知是他刨根究底的好奇使然还是为的他进来与日俱增的惊慌。

 

  梦境朝着他不愿面对的方向发展。

  他开始在梦里和对方争吵,吵到最后身心俱疲而周围是一片狼藉,对方咬牙切齿的摔门而出。

  他被梦里的摔门声惊的浑身一颤,醒过来的时候心跳得厉害。

  但他这次终于记住了,对方有一双大而碧绿的眼睛,看进去水光滟潋,幽深如潭。

 

  从那之后他开始记起一些片段,汽车旅馆,公路,黑夜和火光。可是他所能记住的也就这些了,剩下的只有压抑到窒息的气氛。

    周围的同事被他的低气压传染,不敢和他说话,而他每天只想着早点下班躺回床上接着做梦。他想尽方法记住每一个细节,每天早上起来之后会把勉强记住的片段写到纸上。

  夜很长,梦很短。

   

  最终有一天他的不安达到了顶峰。

  白天差点错过开庭,中午的报告里出现了成片的错误,下班的时候差点被车撞上。晚上躺到床上辗转反侧就是睡不着,就好像他错过了什么东西一样。

  他第一次发现夜晚可以这么安静,只有虫鸣和不知哪里传过来的犬吠。

  从此之后他再也没有入梦。

  但是那些斑驳支离的片段和碧绿的深潭融在一起,越来越多的闪现,一次又一次的提醒他他缺少什么。最终这些模糊不清的记忆化成碎片拥挤着碰撞着一下一下扎进心里留下莫名的尖锐的疼,疼到了极致反而变成冰冷和空虚,好像他皮肤之下包裹的是虚无。

  

  最终的最终他还是会忘记的吧,忘记他做梦的日子,忘记他写下的每一个片段,忘记那些突如其来的不安。疼痛与虚无成为麻木,慢慢的沉淀到心底。

  他终将习惯只有一个人的日子。

完了,或者没有。

  这只是我为了证明自己七月份没偷懒的产物。。。所以,,很仓促。。。请大家原谅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