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蒙蒙

不知道说什么好。。。要不先给大家拜个早年吧

【SD】梦境

警告:OOC,奇怪的东西

  说好的下篇。。。酱就不虐了嗯。。。前篇估计没人记得了所以最后一段可有可无恩。。。。





02

  他一直会做梦。

  梦里是汽车旅馆的床,要换洗的衣服堆叠其上,一旁坐着一个大个子,偏长的头发遮住半边脸,半真半假的抱怨着他的邋遢。

  或者是在路边的小餐馆里,他抓着看上去很油很腻的汉堡大口的啃,同时对面摆着一份色拉。

  醒来以后他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笑,他从来不是一个偏好整洁的人,但他的收入和地位让他和汽车旅馆基本无缘。至于路边的快餐店啊,他倒是挺喜欢派的,但是最近他吃的全部是特制的减肥秘方,更何况路边的餐馆实在是太不卫生了。

  果然是缺少什么就会梦到什么啊,他对着镜子打领带的时候想,接下来满脑子就被一堆没完成的任务占满,于是忽视了频频出现在梦中的大个子。

 

  有时在梦里他会擦枪,手指划过金属的枪身感受到冰冷的物件带上他的体温,看着有些暗淡下去的物体开始闪烁光泽,将子弹填入时听金属与金属之间的碰撞声。这一切都让他感到熟悉又安心,就像坐在一边的大个子,虽然不知道对方的身份,但就是有一种让他放心的力量。

  第二天早上他一边对着镜子打理自己一边想着昨晚,他很清楚自己在现实中是个连恐怖片都不想多看一点的人,枪支弹药与自己无缘,他甚至支持废除持枪令。但是在梦里他做这一切又相当的自然,好像理所应当。

 

  他被一股力量压在墙上,移动不能,甚至连喘口气都嫌困难,就在他认为他要死在眼前向他逼近的人的手里时候,小刀从对方腹中穿出,对方倒在地上,压制他的力量也骤然消失了。

  他从床上猛地坐起,大口喘气,脊背上的冷汗浸湿了睡衣。

  最近他在和几个竞争对手抢客户,天天加班,的确是有了些压力。

 

  后来他终于看见了梦中大个子的脸。

  那个时候他交了男朋友,对方是公司新来的法律顾问。说来也巧,本来不应该出现在面试现场的他那天被临时有事的同时喊去帮忙,面试结束之后对方还没走出门口就像他提出了约会的请求。

  他之前一直认为自己是纯直的,并且当晚还准备和黑发大胸的隔壁主管来一场约会。

  但是在见到他男朋友之后,他心甘情愿的翘掉了约会,顺便也改变了自己一直坚持的性取向。

  现在想来,真是奇妙啊。

  梦里那人的脸相当眼熟,简直和他男朋友一模一样,连发型也差不多。

  后来他暗自比较梦里和真人的时候发现,两个人甚至连身高体型甚至是无意识的小动作都差不多。

 

  有一天吃饭的时候他无意把他的梦和梦里的人都告诉了他男朋友,结果对方装作感动的表示哎呀你在梦里都能想我呀,接着扑过去抱住他就是一顿啃。他一边回应着对方一边想着是的,自己真是爱他爱惨了。

 

  他从前一直一个人,尽管有家人同事的陪伴却依旧是一个人。直到梦境的出现,那些东西看似荒诞不经但是带入自己又真实到悲哀,然后不知不觉间他接受了梦的存在,甚至有点羡慕梦里的自己有人陪伴。

  可是他最近一直忙着恋爱去了,几乎不去注意梦的情况,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梦境已经开始减少了。

  他有点失望,毕竟就算是虚无的东西也陪伴了他很久,更何况那些梦境之间是相关联的,一个接着一个,如果连起来看是一些不错的故事或者一段不怎么幸运的人生。

  可是有的时候他也不在意了,尤其是当他男朋友再一次扑上来把他圈进怀里的时候。他有相对稳定的职业和住所,,他有关心他的上司和家人,他还有了全心全意爱他的人,梦境就算减少也一直存在,他很满足了,他看着手上的订婚戒指,想。

 

1.5

  他从不奢望在那些缥缈的记忆抛弃他之后他能够重新回来。那时他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无梦平淡又平庸,记录那些梦的小字条被收起放到储藏室的最里面,有些落灰的法典案例又重新放上台面。

  这个时候那些回忆又来了,气势汹汹好似在责怪他为什么这么快就放弃。脑海里的坝被回忆冲撞出一条裂缝,接下来洪流汹涌迅速灌满整个大脑。

  于是当时的冰冷麻木不安疼痛又一起涌上来将他彻底淹没,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所谓的梦境其实就是他空白了近三十年的现实。

  

  要做出决定其实一点都不难,在作出最终决定的时候他犹豫了那么一下,他想到了那双绿色的眼睛,于是接下来的一切顺理成章。

 

  这不一定是他想要的。

  可是这是他能想到的,他能给他的最好的。

  至少对方现在很满意,他想着,进屋的时候关掉正在播报异常气候的新闻,然后顺手就把人捞进怀里。

  那么他也很满意。

END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