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蒙蒙

不知道说什么好。。。要不先给大家拜个早年吧

【J2】爬山虎和他

警告:OOC ,超自然,不科学,lo主脑洞没救了


Jensen十二岁那年在自家后院种下了一株爬山虎。

  苗是邻居家的小女孩从带回来的,她帮助Jensen在土地上挖了一个小坑,Jensen小心翼翼的把小苗栽进去,把周围的土压实。

  小苗一点点的高度甚至不及周围的草,Jensen小心翼翼的绕过小苗,拿来水壶给它浇了第一次水。

  微风吹过,小苗在阳光下抖动。

 

 

Jared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有了意识。

  好像是沉睡很久之后的清醒一样,他的自主意识来的无比自然。忽然一天他就看见了太阳云朵还有蝴蝶,扭扭身子还能看见身后的篱笆和走动的人类。

  再后来他看见了一个穿着背带裤的小男孩拿着水壶正在给他周围的植物浇水,等他转过身来的时候Jared细幼的枝干不禁一挺:哦,他长得真好看。

  作为一株刚有意识没几天的爬山虎他不知道多少花里胡哨的词语,但他可以意识到,啊,那个人的眼睛真好看,比阳光照在他最绿的叶子上的颜色还美,眼睛亮闪闪的,或许星星在白天的时候就躲到他眼睛里去了吧,又长又卷的睫毛让他身上的每一根蜷曲的细藤都自愧不如,看上去软软的脸让他想起了自己初生叶片上的绒毛。

  “你好像比前几天长高了一点哦。”小男孩跟他说。他不禁又挺了挺身子。

  “再长高一点我就不用每天都担心你啦。”小男孩接着对他说“你一定能长得很快的,对不对?”

  最后小男孩挥了挥手对他告别,他也努力的摆了摆叶子。

 

 

  担心是什么意思?

  “他每天都来看你就是担心你啦。”隔壁的月季花告诉他。

  “那么不用担心是不是不来看我的意思?”他问。

  “也许?”月季花不确定的回答他“不过担心应该分成很多种表现形式吧?”

Jared决定要长得慢一点,就算没有月季高也无所谓,这样小男孩就能每天都来看他了。

 

 

  “为什么你长得比同类慢呢?”有一天小男孩对他说“你看看隔壁,Emily家的爬山虎已经开始爬墙啦。”

Jared很难过,他也想贴着墙壁生长,毕竟这是爬山虎的使命所在。可是他也想天天看到小男孩,快要过去一个月了他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呢。

  “Jensen,来草坪上搭把手好吗?”突然其他人类的声音传过来。

  “就来。”小男孩冲着他背后喊,随后又转向Jared“一会我再来看你好吗?”

  哦Jensen,Jared想,这是他听过的最好听的名字。

 

 

  就算Jared有心把自己当做一株野草,他也违抗不了爬墙的规律。

  等他爬到半堵墙这么高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不知道多久。

  植物是没有时间概念的,Jared白天晒太阳晚上数星星,但对他来说,每天过的几乎相同,除了Jensen和他说的话不一样。

  “你终于开始爬墙了啊,很快就会比Emily家的爬山虎长得高了哦。”

  “昨天晚上下雨了,所以今天就不浇水了吧。”

  “好消息!我入选足球队了!不过以后要集训,可能会晚一点在来看你。”

  后来一个人名出现在Jensen的话里。

  “Zoe今天邀请我去她的生日派对了。”

  “Zoe今天问我借了课堂笔记。”

  “Zoe今天答应我和她约会了。”

  莫名其妙的出现了其他的名字让Jared有些不高兴,但他能怎么样呢,植物没有提出抗议的权利。

 

 

  后来一个留着棕色长发的女孩子和Jensen一起出现在他面前。

 

 

  “嗯,我要读高中了。”Jensen这么和Jared说的时候,Jared已经快要爬到一楼楼顶了。

  “高中有点远”Jensen接着说“我可能只有圣诞节的时候能回来了,我会想你的。”

  我也会想你的,Jared在心里默默地想。

 

  天气凉下来的时候Jensen家的爬山虎并没有像之前一样暂时的枯黄,那年的圣诞节下了雪,雪花覆盖下爬山虎的叶子依然绿的发亮。

 

 

Jared在圣诞过后长得更慢了,熬过冬天几乎用尽了他所有的体力,他觉得他没有死在春天真是一个奇迹。

  现在Jensen会从他自己的房间里把头探出来和他说话。

  “明天我要考驾照了,现在有点紧张。”

  “我给大学寄了申请,但是我没把握能不能通过。”

  不要紧张,你一直是最棒的。Jared想安慰他,但是最终只能晃晃他的叶子。

 

 

Jared在那之后努力的爬到了二楼的窗户旁,他有预感和Jensen相处的机会将越来越少,而他只想抓紧时间再看看他。

  “我和Zoe分手了,因为她要出国。”突然有一天Jensen对他说。

  Jared在风中晃晃他的全身,表达一下他的喜悦。

  “当然她也不喜欢一个每次约会总是提到家里爬山虎的男朋友。”Jensen接着说下去“她认为这挺无聊的。”

  才不无聊呢!Jared立起了全身的叶片抗议。

  “但是你可不能认为我无聊。”Jensen换了一种口气“我这么喜欢你,你认为我无聊我可是会伤心的。”

  那天Jared确认了两件事,一件是Jensen喜欢他,另一件是Jensen那天情绪不对劲。

  所以虽然自己挺开心的,但是Jensen的失恋还是要安慰的。过了几天,Jensen窗户旁的爬山虎开出了几朵小花,最然那时候已经要秋天了。

 

 

  就在Jared以为自己只能默默的陪着Jensen直到Jensen卖掉这栋老房子的时候,转机出现了。

  在夜晚出现的披着黑色大斗篷的人,虽然这样明显不是仙女教母的打扮,但巫师还是给Jared带来一丝希望。

  “我可以让你变成人,但是这要耗尽你余下所有的生命力。”

  “如果Jensen接纳你,你就可以留在他身边。”

  “但是只要他对你有一丝抵触,你就会变回去,而且瞬间枯萎。”

  “没有代价,生命本就属于你,我只是帮你换一种使用的方式。”

  “但是你要想清楚,一般人对植物说话并不代表他们会接受植物变成人这样的情况。”

 

Jared最终还是同意了,他想要和Jensen真真实实完完整整的说上一句话,哪怕换来的是一个惊恐的眼神或者一句刺耳的滚出我的房间他都愿意。

 

  于是某家公司的小职员Jensen,在回家打开窗透气的同时惊讶的发现自家窗外的爬山虎突然像冲出闸门的洪水一样涌进来,铺过桌椅把他压倒在地上的之后停止了移动,最后慢慢变成一个人。

  “嘿,我是Jared,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Jensen笑起来,手温柔的帮Jared拂走挂在头发间的叶片“如果你能穿上衣服的话,可以。”

END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