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蒙蒙

不知道说什么好。。。要不先给大家拜个早年吧

【J2】宠(死缠烂打钩/高冷害羞珍)


先祝大家国庆快乐!
  

  警告:雷,相当OOC

  在这所学校里,Jensen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存在。

  不是因为他淡金色的头发像午后最舒适的阳光,不是因为他翠绿色的眸子里有星光璀璨,不是因为他的小雀斑细碎可爱的刷存在感,也不是因为他形状完美的,笑起来映的牙齿白的像广告里一样熠熠闪光的嘴唇。

  闭嘴!当然也不是因为那双有点罗圈的腿!谁要提罗圈一定会被由几乎全校人自发组织起来Jensen护卫队胖揍一顿的!Jensen那么完美,怎么会有罗圈!

  就算是罗圈也是完美的罗圈。

  总之,Jensen是完美的,至少是几乎完美的。

  但是让他在全校知名的并不仅仅是他外形上的完美,还要加上他的性格。

  如果Jensen是一个外形完美又随和的年轻人的话,他应该不会像现在一样出名。没有人规定外形满分的人性格上也要好的不得了,亲人随和这样的词百分之八十五以上和Jensen无缘。

Jensen入学的第一周储物柜就被各式各样的情书和礼物塞满,第一周又一个半天之后一个女生主动鼓起勇气决定当面告白。

  据那名A小姐回忆,那天的午后,阳光透过窗子洒进教室的每个角落,暖暖的风吹着窗帘微微飘摇,而Jensen坐在靠窗的位置上,眼眸里像是融进了碎金,就这样看着她,然后慢慢的露出了一点整齐的牙齿:

  “哦。”

  没有明确的拒绝表示,单独的一个字让人来的更加伤心。

  后面试图告白或者仅仅是约他出去的人几乎都受到了这样的待遇。

  无论是表白还是约会邀请,单纯的示好或是有意图的接近,统统被不超过三个字的话语接待了。

  “我知道。”

  “嗯。”

  “哦。”

   “也许。”

  或许只有在发言的时候Jensen才能说出超过十个字的长句子吧,不少人暗自想着。

  不得不说长得好看的人还是有一定特权的,换一般人身上,这种高冷的性格一定会给他们带来不屑的嘲讽,而在Jensen身上,这种性格只让他变得更受欢迎。

  “全校最难搞的Jensen!”

  “神秘感!”

  “矜持自律!”

  “有一种高贵的气息啊!”

  大部分学生起着哄,一只Jensen护卫队也不知不觉的建立起来了。等人们惊觉的时候,队伍已经壮大到下到刚上幼儿园教师子女,上到接近退休的校园劳工人人有份的地步了。

  “真荒唐。”说出这句话的是护卫队队长Danneel,她其实对Jensen受欢迎相当不屑,她争取队长的位置只不过因为1,她和Jensen青梅竹马,为了保护Jensen不受别人欺负;2与其等着成为全校少数的几个异类,不如先混入对方的队伍中;3 她实在太需要Jensen的课堂笔记了。

 

Jensen在这所校园里,就像神话一样的存在,明明近在眼前却不食人间烟火,永远和身后无数的追求者们保持着若离若即的关系。

  他甚至连室友都不愿意找。

  Jensen这么高冷的人怎么会有室友?

  事实上他真的有,早在他入学之初,他的宿舍里还是有另外两个人,Tom和Chris,当他入学三个月之后,两人找宿管申请,另找住处去了。

  “和这样的人住在一起真的和我们的风格不太一样啊。”Tom面对着校报采访的小记者表示“怎么说呢,我们是玩摇滚的,比较喜欢派对和人群吧,嘿,你有兴趣来看我们的演出吗?今晚八点半哦......”

 

就在校园里的所有人开始相信Jensen在毕业之前将注定单身之后,另一个人出现了。

 

  那是Jensen即将毕业的一年,就在Jensen拎着着自己的行李准备迈入新的宿舍楼的时候,一个叫Jared的新生出现了。

  有一句话叫一物克一物,还有一句话叫恶人自有恶人磨,总之就是在那个早晨,阳光飞溅的楼道之间,人和树以及其他的影子都被拉的长长的时间点上,一个叫Jared的孩子,他抱着新拿到的课本,灵活的闪避着周围行走的人们,衣角随着奔跑向后在空气中上下摆动着,冲到了Jensen面前,脸上挂着还带着孩子一样稚气的笑,露着好看的酒窝。

  周围的护卫队人员立马警觉起来:无论是谁,都不能和Jensen靠的太近。

  “Jen~sen~我能和你住一间宿舍吗?”身高和外表年龄成反比的青年十分热络。

  护卫队队员纷纷松了口气:Jensen一定不会答应这种来历不明而且还讨厌的自来熟小鬼的。

  结果Jensen静静地思考了两秒,长而精致的,像蝴蝶翅膀一样的睫毛扇动了两下,缓缓的点了点头。

  

Jared是谁?

  除了Danneel以外的护卫队员都在关心这个问题,能够成为Jensen的室友,一定要有某些特长或是特技,比如Tom他们,至少会摇滚乐。

  Jared有什么特长呢?他是校橄榄球队的四分卫,拿着奖学金,笑起来相当讨人喜欢,可是符合这样条件的人不止他一个。

  再继续深入分析,Danneel一语点破其他人的谜团:“那小子只是脸皮厚啦。”

  的确,只有他一个人敢在护卫队的虎视眈眈下跑进Jensen的私人空间,然后提出那么那么过分的要求,接着霸占Jensen更多的私人空间和时间。

 

 

  “Jensen你明天能带我在校园里走走吗?我刚来不认识路。”

  

  “Jensen我明天和你一起晨练吧好不好?”

  

  “Jensen我们晚上一起吃饭!”

 

  “Jensen~这是新款的电玩~”

 

  “Jen~你喜欢看科幻片还是恐怖片?”

 

  妈呀这还要不要脸了,Danneel愤愤的想着,校园就这么点大走两天就熟了;晨练什么啊Jensen需要睡眠的;一起吃饭的理由竟然是纪念相识一个礼拜;不要带坏Jensen他还是很好学的不应该把时间花在这些无意义的事情上;当然你更不能借着室友的名义和优势让他和你看情侣包场电影。

 

 

Jensen也挺困惑的。

  当他认为自己在校园里的最后一年也将和前三年一样的度过时一个有着无辜眼神的家伙突然就占据了他很大一部分生活。

  字面意义上的,毕竟那个家伙长得挺高,一身恰到好处饱满的肌肉让他体积也不小。

  作为舍友来说挺友好的。

  毕竟Jensen长时间过着没有室友的生活,这回终于也体验了一把和别人一起吃饭,一起看电影,一起打电玩以及被除了闹钟以外的东西叫醒的生活;听着别人絮絮叨叨,看着别人研究怎么煮饭,和别人一起吃一碗爆米花的感觉真是出乎意料的好。

  但是,凡事皆有个但是。

Jared实在太活泼了。

  运动系的少年很容易就把换下来的衣服乱丢,洗完澡之后身上的水不擦干就到处乱跑,每次Jared迎接自己的欢喜劲让他觉得自己下一秒会被扑倒在地板上然后脸上被湿漉漉的舌头舔。

  呃,最后一个有点过分,先不想了。

  房间里湿热的水汽告诉他,某只大狗洗完澡出来了。

  “Jen!我们明天晚上一起去公园好吗?”

  去什么公园啊你真认为自己是只需要散步的狗狗吗?Jensen在心里腹诽着,嘴上说着“如果你肯把屋子收一下的话我会考虑,还有你不要不擦干头发不许睡。”

  “不想擦头发。”Jared皱着眉,手上别有意图的把毛巾往Jensen那里递。

  下次要告诉他这样过分了,一定,Jensen在给对方擦头发的时候想着,然后手下用力,一阵乱揉。

 

 

Jared觉得自己很幸运。

  在来校之前他问过他的好朋友Chad,如果有了喜欢的人,对方又拒绝你了该怎么办。

Chad告诉他,关键在于要厚着脸皮,死缠烂打。

  于是他照做了。

  搬进Jensen的宿舍实际上纯属偶然,但是他在看到Jensen的第一眼就决定要利用舍友这层先天优势的关系,让对方从舍友变成男友。

  “我们去吃饭”这个提议被默拒之后他坚持到底,甚至想出了“纪念我们相识一周”这种不靠谱的理由来让对方同意。

  有了第一次的成功之后后面变得很容易,不知道是Jensen的防线在他的软磨硬泡之下有所崩溃还是自己的脸皮开始百炼成钢,又或者是二者都有吧。

  他把Jensen所有含糊的态度都当成了默认。

  他在一个秘密小本子上记录自己的进度。

  “Jensen今天和我散步了。”

  

   “Jensen答应和我吃饭了。”

 

  “Jensen答应和我一起看电影!出去看!”

 

  “Jensen笑起来真好看。”

  

  “表白成功了!”

 

 

 

  “对于容易害羞的人就要勇于表达你对他的爱。”作为全校唯一一个追到Jensen的人,Jared面对校报采访的时候说道“就算是被拒绝也无所谓,多说几次就好了。”

END

评论(4)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