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蒙蒙

不知道说什么好。。。要不先给大家拜个早年吧

[SD] 惊喜 (AU斯坦福米,仓鼠丁)

  

警告:OOC。烂尾

 这里没有Jessica

  眼前是交错贯通的道路。

  拥挤,空气流通情况不是很好,灯光昏暗,Sam皱着眉头打量着这一片天地,耳边模模糊糊有人说话的声音。

  一瞬间思维飘到很远很远的地方。

  那时他十三岁,又或者十四岁,和Dean跟着老爸在某片名字也没有的树林里狩猎一个狼人。

  那里的光线也很昏暗,参天大树的叶密密麻麻织成一张网,高高悬在天上,兜住想要流下来的光;潮气从脚下的泥土中泛起,缥缈着轻柔的和人肌肤相贴,带来难受的寒意。

  眼前的地方潮湿但是闷热,而且周围行走的,都是可以被称之为人类的物种。

  至少Sam希望如此。

 

  可是Sam还是不喜欢这种地方。

  不过鉴于他所在的学习小组里三分之二的人同意来这里调研,他也没有办法反对不是么。

  他来斯坦福已经有快要两年的时间,期间John好像狠下心真像所说的并没来看过他;Dean偶尔会来,比如说在新年的时候,或者有案子顺路路过的时候,或者是他生日的时候。

  想到这里Sam有点开心起来,因为再有三周就是他生日了,这说明还有不到一个月他就可以见到Dean了。

  这么想想眼前的环境也不是那么讨厌了。

 

  Sam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地下商场,由于位置导致不通风和光线不好,但这里因为卖一些廉价并且新款的衣物为广大学生喜欢。

  Sam其实不是很在意自己穿着的款式,毕竟从小到大他穿的最多是沃尔玛打折时出售的衣服和Dean穿不下换下来的旧衣服,他还不讨厌这两个,而且格子衫永远不过时;但他也很能理解追求新款的心理,如果打扮的好一点的确更能吸引异性的眼球;当然如果脸长得好看的话打扮就无所谓了,比如Dean。

  在原地发了近半小时呆的Sam突然发现自己满脑子都是Dean,而且还收获了一份空白的调研报告,这一点也不好。

  结果当他真的想要开始调查的时候他看见了一家店。

 

  

   与其说是店,倒不如说是地摊更确切。

  摊主眼前摆了好几个玻璃箱,里面铺了小半箱木屑,各种颜色的毛团子挤在一起。有很多学生,包括学习小组里的几个女孩子也挤在前面,逗着小仓鼠们。

  “真可爱,你也来看看?”一个同学招呼他。

  Sam把手伸进箱子里想摸摸那些小小的东西,他先看上了一只肥肥的三线,可是手指才碰上对方软乎乎的身子它就跑开了,接下来挤在一起的仓鼠都四散着跑开了,留下Sam抓了一手木屑。

  Sam颇为尴尬的想要把手收回来,就在这时,他掌心底下的木屑突然拱出一个包,接着,一只仓鼠从里面钻了出来。

  仓鼠好像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呆愣楞的用它的小眼睛往前看了一会,突然像个睡觉被叫醒的人一样弹了一下,把自己摇晃的像只刚上岸的海獭,身上的木屑像水珠一样四处飞溅。

  接着Sam就看到这只毛色偏淡的仓鼠晕乎乎的向他靠了过来,一副被抢了食物的伤心像靠在他手指边。

  “它喜欢你诶!”女生惊奇的对Sam叫。

 

 

  结果等Sam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在宿舍里了,手边放着这只仓鼠和它的笼子,还有配套的木屑浴砂等东西。

  Sam点了点手边的东西,然后悲伤地发现:1、他没有买仓鼠的粮食;2、他的调研报告还是一片空白;3、学生宿舍不给养除了人以外的动物。

  真是棒呆了。

 

 

  仓鼠是一种体型很小的宠物,按道理来说把它藏起来还是挺容易的。

  如果那只小东西没有没日没夜的发出吱咯吱咯的声音的话。

  Sam知道齿类动物都有磨牙的需要,如果不让仓鼠啃点什么的话遭殃的就是宿舍里的床,但是,这只仓鼠,啃笼子的方式比起磨牙,更像在发泄。

  好嘛,忘了买磨牙棒是自己的错。Sam头疼的揉着自己的太阳穴,电脑上没关掉的网页上是仓鼠饲养指南,而角落里的笼子还在不断传来声音刷着存在感。

  Sam在储物柜里找了找,翻出半包吃剩的核桃,纠结了一下,掰了一块小的递过去。

  Sam几乎不吃零食,考虑到John一怒之下真的没给他生活费,自己找的几份兼职在学费面前又是杯水车薪,物质方面还是能省则省吧。Dean不定期的会在他的邮箱里塞个装着钞票的信封,虽然数目还过得去,但是一定不是通过什么正当手段得来的,而且Dean手头不比Sam宽松。

  核桃太大块了,比仓鼠的脸要大一圈,虽然放在Sam的手上显得很小;Sam掰下来的一小块其实也有仓鼠半边脸这么大了,但是出于对仓鼠咬功的信任,Sam还是把核桃递了过去。

  结果事实再一次出乎意料。

  仓鼠在核桃还在Sam手上的时候就窜了过去,速度之快让Sam以为自己的手会跟着一起遭殃,等仓鼠离开的时候,Sam发现核桃已经不见了,而仓鼠的脸鼓起来好大一圈。

  脸都比腰宽了,圆滚滚的身躯变成了尖头的葫芦形。

  “哈哈哈......”Sam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笑的眼泪都差点流出来,等他镇静下来的时候才发现仓鼠正在看着他,或者说瞪着他。

  正在鼓着腮帮子瞪着他呢!仓鼠很生气知道吗?

  “哈哈哈哈......”Sam又笑起来,这可是生动形象的,气鼓鼓的看着他哦,他人生第一次被这样小的一只毛团子这样对待......不过,这真可爱。

   仓鼠好像也知道了瞪他只会使他笑得更开心,头一扭,转过身去对着Sam。

  这样对着Sam的就是肥肥软软的小屁股和短小的几乎可以忽略的尾巴了。

  Sam忍住自己去碰碰对方尾巴的冲动,他还不想第一天就被仓鼠抓伤,虽然那条短短小小的,好像还在微微颤动的尾巴真的超可爱。

  Sam忍着笑,把双手都放在仓鼠笼子上,脸凑近,观察着对方鼓出来的肚子和脸。

  过了一会仓鼠的脸渐渐变回正常的样子,然后Sam意识到,自己已经和这个小东西耗了一小时了,但是他除了投食什么都没做。

  “呃......要不就先起个名?”其实在把仓鼠带回来的路上女生们就七嘴八舌的想了好几个名字,像什么球球啊,团团啊之类的。现在想起来,Sam在脑海里把这些全部否决了。

  他的仓鼠名字由他来起比较好,而且那些小姑娘起的名字是在太娘了。

  结果大眼瞪小眼那么好一会,Sam也没想到设么建设性的意见。

  要不然就叫Dean好了?Sam思考几秒,觉得仓鼠的吃相和自家哥哥真的很像,不过几秒之后又否决了,毕竟他哥可能是过几周就要过来的人,见到他养仓鼠一定会嘲笑他,如果听到仓鼠的名字说不定会发飙的吧?

  那就......退一步,Dean最喜欢吃派和汉堡,那就叫它派好了,汉堡更像犬科动物的名字。

  给仓鼠起完名的Sam突然觉得自己gay的不行。

 

 

  派的精力有点旺盛。

  相处了几天之后Sam发觉,一般仓鼠昼伏夜出。但是派它好像昼夜无差。

  白天Sam在宿舍写作业查资料的时候派就在一边啃坚果啃笼子刷存在感,而且派还不喜欢呆在笼子里。一开始Sam不是很敢把它放出来:毕竟仓鼠这么小一只,万一给踩着了那绝对是场悲剧。

  结果派真的不是一般的仓鼠,几天过后它找到了把笼子的顶盖掀开的方法,在Sam不知道的情况下躲到了储物柜里——没错,等Sam找到它的时候它正和那袋核桃呆在一起。

  Sam第一次找派找的心惊胆战,结果类似的事又发生了那么几次之后Sam不得不白天自己在宿舍的时候派放出来。

  晚上Sam有规定仓鼠要睡回笼子里的,但是派似乎对他的枕头和床单有着特殊情节,就是不肯回笼子里。

  也不是没有把它强行放回去过,但是大晚上的从笼子里传来跑转轮的声音真是有点大了。

  几次下来之后派和他双方做出让步:派睡在Sam床边,不过是专用的小吊篮里面。

 

 

  仓鼠的粮食暂时没有买,反正派似乎对Sam食堂带回来的薯条坚果接受度很高;不过这样一只好动的仓鼠藏起来有点麻烦,特别是对方还特别喜欢别人来看他。

  为了保险起见,Sam没有告诉任何人他养了仓鼠,一起去调研的女生不算。

  但是生活中总有特例,比如不请自来的宿管。

  Sam的宿管人员中有一个女生兼职的,好巧不巧的是周围人一致认定她对Sam有点意思。

  这样一来她能爬到七楼Sam所在的房间也是可以理解的。

  听到敲门声的时候Sam正在削苹果,左手苹果右手刀,膝盖上一只仓鼠仰着头露着渴望的眼光。

  这种情况下怎么把它藏起来啊。

  把水果和刀随意一放,Sam顾不上自己一手汁水就把派抓起来放进了床边的小篮子里。

  开门的一刹那看见宿管真是所有人都不愿意发生的事。

  Sam堆起一个笑脸,余光扫视了一下自己身后,桌子还算干净,地面上也没有多余物品,卧室里的床上被子没有叠但是还算整齐的铺好了。

  嗯,看上去很安全。

  结果宿管就是不离开,拉着Sam从东家长扯到邻居家的猫咪又生了小崽子,末了眼光很尖的发现了一包摆在桌面上的坚果混合麦片。

  “Sam喜欢吃这个啊,刚好我上次多买了一包那就给你吧,有空来拿?”

  “恩不用,哈哈,这个其实是舍友的,他搬出去之前舍不得扔掉就给我了。”

  聊天时间多一秒,Sam内心就紧张一分,他像个犯了错的孩子面对着教导处主任和爸妈谈话时候的场景。

  不过他好像真犯了错。

  不过,如果没被发现的话......

  以上这个情况不成立。

 

  Sam发誓,这绝对是他最惊悚的一次回头。

  无论是当年他在森林里回头看见一只张牙舞爪的狼人,还是两年前他回头才发现他在Dean的注视下把通知书放进书包,都比不上这一次,回头的时候,看见一个会自动滚的毛巾来的可怕。

  Sam一把关上了卧室的门,顺便把顶着毛巾跑的仓鼠也关在里面。

  “怎么了吗?”

  “不,没什么。”

 

 

  直到把宿管送走他才松了一口气。

  “晚上睡笼子。没有薯条吃。知道了吗?”

  仓鼠在他的手里扭动着抗议。

  “再乱跑就把你的名字改成球球。”

  

 

  一周过去了Sam才发觉不对劲。

  Dean好像已经两周没有给他打电话了。

  上一次联系的时候,Dean说他在查一窝蛇怪,顺便说可能会几天联系不上他,然后就真的一周没有联系。Sam在期间打过电话,但是没有人接,所有的号码都没有人接。

  “Dean?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问题了?”

  “Dean,你会来看我吗?”

  “恩......就接一下电话好吗?不然我就按着你上次留下来的坐标去找你了。”

 

 

  又过去了半周Sam真的开始着急了,他再一次尝试着追踪Dean的手机信号,却被告知不再服务区。

  难道真的要去上一个坐标找?好像不太明智。

  可是Sam已经做好了翘掉最近一周的考试的准备了,行李被打包好靠在门口,之所以还没行动是因为前几天他偷偷打电话给Bobby,暂时还没有Dean出事的消息。

  但是....好像现在情况也不好。

  Sam把手上的仓鼠摸了摸,对方好像知道他心情不好,乖乖的躺在他的手心里,不乱动。

 

 

  还有三天Sam过生日的时候他已经认真的考虑带着仓鼠一起去找Dean了,所有电话都打不通而且他还顺便问了其他人,Dean也没有和John在一起。

  袖子上传来小小的拉扯感,仓鼠顺着他的手不怎么稳当的爬上去,然后乖乖的趴在阻挡他的手上。

  也许养只仓鼠真的可以给自己放松一下,比如转移一下自己的注意力什么的。

  往好处想,或者Dean只是想给自己一个惊喜?

  Sam叹了一口气,把仓鼠放在桌上,给他弄坚果。

 

 

  结果Sam生日那天过的相当煎熬。

  从早上开始他就不在状态,当然,以前的这个时间他也是不在状态的。

  最后他敲了第三节开始的所有课,跑回宿舍看着挂在墙上的钟指针一下一下的走。派在桌子上吃的正欢,见他回来,歪着头打量他。

  到了晚上八点的时候,Sam已经开始写各种假条和缓考申请了,仓鼠趴在键盘旁边看他。

  

  晚上十一点的时候Sam已经打包好了包括仓鼠笼在内的一系列了,他倒不是真的打算带着派到处跑,但是找个喜欢仓鼠的同学寄养一阵子肯定不难。

 

  晚上十一点半的时候Sam正满屋子跑着抓仓鼠。

  其实这场景看起来真的很滑稽,一个身高快要碰到天花板的巨人,弯腰追着一个快速移动的绒毛球跑。

  现在Sam终于发现仓鼠以前肯被抓住都是它自愿的,仓鼠真要溜真的很难抓,饶是他这个抓过精灵的人抓不住一个团子。

  不过它今天怎么了?怎么这么有活力,以前这个点如果Sam没有在学习肯定就和Sam一起睡觉了,和Dean一样。

 

  等等等等.........  

 

  和Dean一样?

 

  Sam脚下一个急刹车,差点因为惯性把自己甩出去。

  但他现在顾不上这么多了。

  派不吃掉在木屑上的食物,派不喜欢住笼子,派喜欢美女宿管......

 

  不好的感觉啊.......

 

  不过现在真的想不了这么多,Sam满怀希望的,冲着正在手脚并用努力往货柜上爬的仓鼠大喊了一声“Dean!”

  然后砰地一声,货柜倒了下来,下面压着一个赤裸的Dean

  “你发现的真晚!”

 

 

  “Dean......”

  “我要杀了那个巫婆!”

  “Dean......”

  “说!”

  “你先把衣服穿上......”

 

   “生日快乐Sammy。”

  “礼物呢?”

  “我呀!你找到了我是不是很开心?”

    Sam直接把对方拉近,亲了上去。

 

 

  END  

评论(8)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