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蒙蒙

不知道说什么好。。。要不先给大家拜个早年吧

[SD] I Love You So Much (巫师米和软萌伴灵丁) 一发完情人节贺文

 警告:OOC  我的世界需要很多软萌的丁丁 



  每个即将发生大事的一天都有一个平凡的开头。

  Sam迷迷糊糊的睁了一下眼睛,长久睡眠带来的后果就是眼睛前像蒙了一层雾,透过这层雾Sam隐隐约约看见被子上有个什么东西。

  眨眨眼,慢慢地聚焦一下之后,Sam正好对上一双眼睛,双眼中间是个小巧的鼻子,再往下是嘴,然后是一对看起来让人很想捏一捏的爪子。

  哦哦,仓鼠啊。Sam了然的点点头,又接着陷到枕头里。他这会只有眼前是清楚的,剩下的部分就像被猫玩过的毛线,乱成一团。

  所以三秒后他才真正的反应过来:

  仓鼠?

  为什么我家会有仓鼠?

  What The Hell?



  嗯,其实有只仓鼠在那天早上并不算什么大事,Sam在纠结了几秒之后想起来当天好像还有个在他家举办的超小型聚会。

  Sam把趴在他胸口好奇打量他的一团捧起来,为了防止它乱跑还特意找来一只碗把它倒扣在里面。

  虽然说是个超小型聚会,但是让女士们等他准备还是很不礼貌的,Sam接下来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一个小时内做出松饼煎蛋咖啡以及收拾好自己上了。

  等他把一切都顺备好的时候,门铃声响起,门打开之后金发姑娘和红发姑娘都站在外面对着他微笑。

  “早安啊Sam。”金发姑娘朝他示意了一下手上的甜品包装盒,进去之后轻车熟路地坐到沙发上,红发姑娘跟在后面进了屋,同样坐在沙发上。

  “我想你应该收到我给你的礼物了?”红发姑娘问他,她叫Charlie,电脑技术比较好,和大部分女性一样热衷网购。

  “还没呢。”Sam回答她“是什么呢?”

  “一个伴灵。”两个女孩抬起头,异口同声的回答他。



  Sam是个男巫,或者说是个巫师,也就是小说里拿着根魔杖带着尖帽披着长袍很酷炫很拉风的职业,虽然现实生活中巫师这个职业已经不存在了,毕竟任何一个超自然物种都要与时俱进,巫师也不例外的嘛,Sam现在的职业是个自由撰稿人,虽然他很少写稿,稿件大多数也投给内部刊物(是的他们还是有个小圈子),但是对于巫师这样生存能力很强的物种来说这就够了。

  但是随着科学的进步相信巫术的人越来越少了,再加上巫师收徒都有一个严格的考核系统,巫师的人数也越来越少了,尽管他们活的挺长。



  Charlie给Sam买了一只伴灵的理由很简单:作为一个活了几百岁的单身老人,一定会需要一个贴心的伴侣的。

  其实是一千多岁,Sam看着一片好心的Charlie,不忍心也很明智的没有加入这句话。

  “那你买了什么物种呢?”

  “仓鼠!它超级可爱的!我之前特意和店家确认过了,他保证今天会送过来的,可能你一会就收到了吧。”

  对哦,料理台上某只碗底下好象是有个什么东西。

  “你这么对它太不温柔了。”金发女巫从Sam手里接过他未来的伙伴,被关押了半天的小东西正在很认真地闹别扭,但是在金发女巫开始抚摸它之后就表现的很享受。

  Sam无语的看着仓鼠从一个炸毛的团子变成一个柔顺的团子,决定岔开话题:“Jo,你的伴灵是什么呢?”

  “一只兔子,它超级甜,我还用我的名字给它命名了!”



  送走了女巫们,Sam决定好好研究一下这只伴灵。

  刚才还乐不可支的在两位女巫之间撒欢卖萌的仓鼠同时也在打量着Sam,可能是想到了莫名其妙被扣在碗底的事情,它背过去,留给Sam一个圆乎乎的背影。

  挺通人性的,Sam有点意外的想着,他不是一个相信伴灵的人,毕竟伴灵什么的可是最近几百年来才开始流行的东西,他成为巫师那会可没这么多花里胡哨的东西。

  伴灵?soulmate?强大的连接?

  以上都是女巫才会相信的东西。

  一千多岁的老人总是有点固执的嘛。



  尽管不是那么相信伴灵这种说法,Sam也不打算随随便便把仓鼠送人,长久以来的经验告诉他,女巫是最不好惹的物种之一。

  在Sam翻箱倒柜的找着适宜仓鼠居住的容器时,仓鼠已经在房间里四处乱跑了,先是从餐桌上溜下来,爬到沙发上蹭蹭,觉得不太满意又跑到书房,在书桌上的笔筒里遭遇了小小的挫折之后又放弃了书房,拽着床单爬到枕头上弹了弹,觉得勉强合格,才停下来看看Sam在忙什么。

  找到一个小型收纳盒的Sam看着霸占了他枕头的仓鼠,最终把枕头和仓鼠一起放了进去。

  下午一定去买个带滚轮的笼子,他想。



  结果笼子也没有买,因为仓鼠学会了使用厕所而且它把收纳盒仅仅用于睡觉场所。剩下的时间里仓鼠喜欢满屋子探险或者黏着Sam。

  Sam并不是很喜欢仓鼠打扰他的工作,但是仓鼠这种东西真挺微妙的,当它抬起头鼓着腮帮无辜又期待的看着你的时候,并没有人能真的拒绝它,对吧。

  再加上伴灵这一身份,虽然不知是真是假,但是仓鼠还是很乖巧的,没有把Sam的文件啃成碎纸也没有拿桌腿当成磨爪子的工具,当Sam第一次给他喂果干的时候它还用自己柔软的肚皮在Sam手指上蹭了蹭。

  千岁老人的心在那一刻萌化了。

  半天之后仓鼠获得了它的名字。Dean。



  就算不是伴灵,有一个宠物也是很不错的。

  Sam当时是这样想的,把Dean当宠物养的后果就是他有点无限纵容Dean了,毕竟没有几个人能拒绝仓鼠的卖萌攻击,就算Dean生气起来鼓着腮帮子看他也只会让他强忍着没有捂着胸口高呼“好可爱!”

  第一天晚上Sam出于好奇还偷看了一下仓鼠的睡姿,Dean把自己蜷的圆圆的缩在箱子的一角,一只小爪子紧紧地抓着枕头。

  吃早饭的时候Dean会坐在Sam的对面,Sam帮它把食物分割成小块,Dean的腮帮子一上一下的鼓动着,时不时的还会挥挥小爪子示意自己还要。

  在某天早晨Dean自己弄开一个核桃并且一步一挪的捧着果仁给Sam之后,Sam决定自己要默许Dean所有的要求,在Dean又附赠了一个掌心上的打滚之后Sam觉得自己彻底没救了。

  所以Dean趴在他的电脑边看他查资料也很正常嘛。

  所以Dean看他翻书查资料也很正常嘛,有的时候Sam出去一下,回来的时候可以收获一只趴在书上睡着的Dean,进度被打扰了也不是什么大事对吧。

  Dean睡觉的时候会抓着点东西,有的时候抓枕头,有的时候抓着坚果,有一点安全缺乏的样子让Sam很想逗逗它。所以有一次Sam就偷偷的弄走了Dean手里的瓜子,感觉不太对的Dean迷迷糊糊间翻了个身,就近抓住某个东西蹭蹭,然后抱住睡了过去。

  某个东西指的是Sam的手指。

  Sam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手指,仓鼠的软毛触感和轻轻软软的压迫感,完全搂住他手指时候的信任,还有毫无防备的睡姿向Sam扑面而来,直击他心底最深处的柔软。

  多愁善感的老年人小心而安静的让自己的手保持静止,在仓鼠用小爪子揉眼睛的时候感受到了手部的僵硬酸麻,又在仓鼠表示愧疚的蹭蹭中开心的把对方捧起来亲一口。



  按照惯例,伴灵总是要变成人的。

  Dean变成人的那天按照习惯在桌子上接受了小块的烤面包和水果,心满意足之后用蹭手掌来表示了对Sam的感谢,然后按照惯例的又在Sam手上躺了一会,接受来自Sam的抚摸。

  接下来应该是Sam捧着Dean走向书房,然后一个办公一个自己找乐子。

  Dean在Sam应该把他捧在手心上的时候一个扭头跳下了餐桌,然后一个人就取代了仓鼠出现在Sam面前。

  


  Sam看着眼前穿着大一号衬衫的人形版Dean,一边在心里对男友衬衫这个词进行重新定义,一边想着,哇塞,Dean真的是个伴灵。

  Dean则是很不开心的拽着衬衫的下摆,第一次穿衣服让他很不习惯,在这之前他已经弄坏了Sam好几件T恤,Sam不得已给他找了件衬衫,来减小损坏。

  “我不要穿衣服!”

  “Dean,如果你是人类的话就要学着穿衣服。”

  “那我能变回去么?”

  “这个我不知道啊,别这样躲着,你这样弄的我很像变态!”

  “可是......”

  “没有可是,来,穿裤子。”



  “Sam,我能不能?”

  “来,穿拖鞋,光着脚会着凉的。”

  总算是完成了教Dean穿衣服的任务,下一步要解决的是Dean的睡觉问题。单身公寓只有一间卧室,卧室里也只能摆下一张床。

  “我下午去买张床,你要不要跟着来?”Sam想书房里应该还能放一张床。

  “我不想睡书房。”

  “那我睡啊。”

  “可是我习惯和你睡一间了。”

  好吧,Sam在前期饲养宠物的时候查过相关资料,仓鼠是很脆弱的,会因为环境的改变受到惊吓,那么

  “那我把床换成大的?”

  点头。



  最基本的两件事搞定之后接下来就是无休无止的Dean的人类习性习惯期。四条短腿忽然变成了修长四肢让他很不习惯,走路磕磕绊绊的很容易撞到桌子或摔倒,还没从饲养模式里恢复的Sam不忍心让Dean磕的一身淤青,就像个鸡妈妈一样跟在周围走着。

  充当起了肉垫的Sam每天可以收获很多次Dean主动的拥抱。


  仓鼠Dean生气的时候会鼓着腮帮子毫无威慑力的瞪Sam,人形的Dean在生气的时候也会不自觉地鼓起脸颊,生动形象的诠释气鼓鼓这个词,Dean的金发碧眼再配上嘟起来的嘴,这可是犯规啊,Sam一边保持着严肃一边在心里捂着脸无声的尖叫。


  至于Sam工作的时候,Dean就坐在一边看他,歪着脑袋眼睛从睫毛下好奇的往上打量,Sam偶尔回头都会感觉到心跳一阵加速。

 

  晚上睡觉的时候是最大的折磨,生活经验丰富的老年人毕竟也是和同性盖过棉被纯聊天的人,一开始并没有把睡一张床这样的事想出什么深意和歧义,但是Dean总是有办法刷新Sam的三观。

  喜欢抓着被子睡的Dean一开始总是会把被子卷成一个茧,自己在里面缩成一只越冬的蛹,往往Sam半夜会在冻醒的时候叹口气,或者在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把某一大团紧紧地抱着。后来Sam又搬来了一床被子,总以为这下没事了,但是长久以来的睡姿不同以及盖被子习惯不同,导致了Dean有的时候会不自觉地滚到Sam这边来,小半个身子压着Sam,这样第二天睁眼的时候Sam就可以收获一只因为睡眠受到打扰而不自觉皱眉嘟嘴的Dean了。

 

  生活中饱受刺激的Sam一边洗漱一边思考着自己是单身太久还是性向突然转变的问题。



  

  当Dean还是一只仓鼠的时候他无意间看了Sam的某些书,给他造成了一些误导,现在变成人形之后还没找到变回去方法的Dean,三天两头闹着要出门打怪。Sam看着在他身边不满意走进走出嘟嘟囔囔哼哼唧唧的人,再一次耐心的告诉他现在已经不是满大街都是超自然生物的时代了,再说,他们都算的上是超自然中的一部分。

  失去了第一目标的仓鼠失望的撅着嘴,自觉地去应聘了他觉得最酷的汽修工作。

  一开始Sam会去看看Dean,后来发现在家里被他宠成小少爷的仓鼠有认真工作的时候也就放下心来。Jo在这期间拜访过他一次,看着没有仓鼠生活痕迹的屋子问Dean的事情,Sam笑眯眯的告诉她如果她的小皮卡出了故障记得去街角的汽修店处理。


  一周的末尾突然下起了雨,Sam拿着伞去街角接他的仓鼠回家,快要走到的时候看见甜品店又顺手买了一盒仓鼠最爱的口味,到店里的时候Dean刚好完成最后一辆车的检修。

  仓鼠看着他笑得脸上发亮,把手上的抹布随意一扔就小跑着过来挤到他的伞下,被说了之后又不情不愿的走回去换下工作服。

  Sam想着仓鼠是不是始终觉得换衣服是件麻烦事,想想阵亡在Dean穿衣路上的衣服,再看看现在穿着制服打工的Dean,白驹过隙带来的伤感就这么浮上来。

  换好衣服的Dean朝他跑过来,脸上的笑容和他第一次来修车厂时的印象重合,从车底下冒出来的脸上有几道机油,小花脸上笑嘻嘻的,看见他是又惊又喜的跑过来。

  雨滴在伞上碎成水珠,路人熙熙攘攘的从他身边经过,世界明明那么大,却有你能和我在一把伞下,真好。

    甜品店的纸袋被挤在两人中间,Sam环着Dean的腰低下头吻他。



   End


大家情人节快乐,祝大家早晨睁眼都能收获一只仓鼠丁!


评论(6)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