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蒙蒙

不知道说什么好。。。要不先给大家拜个早年吧

[J2]迟钝的恋爱观

警告:OOC,一个作死的故事,有年龄操作

  在交往了一个月零三天之后,Sandy第一次主动把Jared约到游乐园里,在Jared傻乐的陪她看着摩天轮轮了两轮之后,她提出了分手。

  “其实我觉得你很有gay的潜质来的。”

  说这话的时候Sandy手里还拿着一只棉花糖,她咬下一块,白色的糖丝慢慢融化在嘴里,太甜了,不过她还是把糖吃的只剩根棍。

  等她把棍子扔掉以后发现Jared正愣愣的看着她,一脸忐忑的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Sandy叹了口气,有点不忍心把话说的这么直白了:“我是说,我们应该试着分开来,然后,你在同性里找个真爱。”

  然后Sandy踩着她新买的恨天高哒哒哒的走远了。

 

  走到一半拐弯去买了两只现做的蛋筒,然后走回去塞给露着悲伤狗狗脸的Jared一只:“别伤心了,以后还是朋友。”

  这一次她真的走远了。

 

 

 

  Jared认真的回忆了一下自己从小到大的各种事迹,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他是弯的。

  他除了有点笨手笨脚的(这和身高有关),特别喜欢尝试新事物(虽然被妹妹说过作死),以及对周围的人很热情(好像吓到过新朋友)以外,是个很正常的人。

  五岁那年他缠着爸爸妈妈养了条狗,然后被狗狗追着满院子跑;六岁的时候他偷吃了妹妹的糖,被告状的之后帮妹妹养的小兔子做了一周清理;七岁的时候Jared有了新爱好,那就是欺负隔壁新搬来的小胖子Jenny。

 

  其实也不是小胖子啦,只是小孩子嘛,在一定年龄脸上总是有点婴儿肥的,Jared管人家叫胖子的时候自己脸上也是鼓鼓的。

  而且Jenny也不是真的叫Jenny,他叫Jensen。

 

  Jared第一次看见Jensen的时候,对方躲在来拜访的妈妈后面,探出半个头好奇的打量周围的环境。

  那时Jensen还留着标准的南瓜头,脸颊鼓鼓的,小嘴嘟着,由于发型的原因脸显得更圆,圆圆的眼睛在长的像蝴蝶翅膀一样的睫毛下面一溜一溜。

  从Jared的角度怎么看怎么像妹妹新买的布娃娃放大版。

  而且Jensen看上去软乎乎的脸捏起来应该很舒服吧。

  于是Jared在反应过来之前就伸出双手捏了捏Jensen的脸。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Jensen已经重新躲到妈妈背后,怎么劝都不愿意重新出来,而自己妈妈看自己的眼神预示着晚饭的果汁被取消了。

  

 

  但是在这之后Jared发现了世界上最有趣的东西:Jensen。会害羞又可爱的同伴最好了,在Jared捏他脸或者亲他的时候只会脸红,从来不去告状;在Jared用糖果换漫画的时候也不会多骗他的糖;如果糖多的话还会有额外的亲亲。

 

  但是以上的这一切都只是纯洁的孩子间的友谊不是吗?而且这样的好日子也只持续到Jared十六岁的时候,之后Jensen一家又搬走了。

 

 

  虽然过了几年之后他们又在大学碰面了,但是Jared完全没有任何的变弯迹象,弯的那个是Jensen。

  Jensen亲口承认自己是个同志的时候Jared有点惊讶,但是当对方又从长得不像话的睫毛底下紧张的看着他的时候他瞬间释然了,他甚至还主动申请和Jensen住一间宿舍,因为他害怕对方被欺负。

  “放心吧,你是弯的,我是直的,这样子很安全。”

  Jensen对他露出了一个有点羞涩的感谢的微笑。

 

 

  那个微笑一瞬间让Jared想到很久以前他欺负Jensen的日子,于是他斗志满满的又伸手捏了捏Jensen的脸。

  接下来的日子又回到了以前,两个人一起写写论文考考试,闲下来的时间一起看看球打打游戏。Jensen和以前一样害羞,甚至比以前害羞,可能和他的取向有关系,不过Jared才不管呢,而且Jensen害羞的样子真的是超可爱,比以前还可爱。

  第一次一起看球的时候Jared在进球的时候激动的抱住了Jensen,对方立刻紧张的绷住了,轻轻的推了推他,等Jared激动的劲头过去了才发现某个人已经紧张的快要忘了呼吸了。

  第二次Jared已经忘了是什么了,总之他一开心揉了揉Jensen毛茸茸的发顶,过了几秒发现对方耳朵尖红红的。

  还有最近的一次,他喝多了,借着酒劲给了已经盖好被子的Jensen一个晚安吻,Jensen吓得把大半张脸缩进了被子里,只露出一双眼睛盯着他,抓着被子的手指不安的挠着,看的Jared莫名的开心。

 

 

  可是想了半天Jared觉得自己还是个直男来的,毕竟他遇到了Sandy还是很勇敢的去表白了,就算他只和Jensen的关系比较亲密,也只是属于直男范畴的友谊,毕竟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关系近一点很正常啊。

  总之,今晚再仔细想想,明天再和Sandy聊聊好了。

 

 

  Jared打开宿舍门的时候Jensen正在沙发上看电影,因为今天是休息日的原因,身上还套着宽松柔软的棉睡衣,头发也没打理,朝四面八方支楞着。

  可爱。

  “咦?你今天不是去约会了吗?”

  本来都忘了自己正处在分手危机的Jared突然醒悟:“对对,可是我们好像分手了。”

  “啊”Jensen脸上出现了尴尬的表情,他伸出一只手,好像要揉揉Jared的头发来安慰他,快要搭上去的时候又好像觉得不太妥当,又改成了拍肩膀。

  “不好意思。”

  “没什么的”Jared看着正在挠头的Jensen,几乎习惯的开始想一会该怎么调戏一下对方。

  下一秒他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难道自己真的是个gay?  

  这么想的话,一定是自己最近表现的太过了导致了自己有点错觉,再加上刚刚Sandy的话让他一路思索,所以出现了幻觉也正常,总之最近两个人要保持好距离,然后再把Sandy追回来。

 

 

  结果一个月之后Jared悲伤的认清了自己是个gay的事实。

  好吧,在半个月前Jensen无意中对他嘟着嘴抱怨学校午饭而Jared狠狠拧了自己大腿一把才让自己克制住去吻Jensen的时候他就该认清了。

  可是他还认真的纠结了半个月,天天看着自己舍友对自己无意识的卖萌撒娇自己还要在内心挣扎的半个月过去之后,他终于意识到自己不仅是个gay,还喜欢了自己舍友很多年。

  还好他舍友比他还迟钝。

 

 

  是个gay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Jared天性乐观,在认清现实之后就去找Jensen表白去了。

  结果。

  “不行不行!”Jensen紧张的摇摇头,好像Jared在进行日常的恶作剧一样“你是直的,你一定是在骗我。”

  “我没骗你啦,喂不要不理我,好啦好啦我们重新聊一聊好不好。”Jared很无奈,Jensen真的是超级固执。

  不过想想看,Jensen的固执,好像从很早之前就开始了,那会被说胖之后,他就开始了各种各样的减肥增高运动,包括喝他平时最不喜欢的纯牛奶,坚持早起跑步什么的;还有发型,Jensen剪了个刺头就是为了让自己显得硬气一点,可是由于发质的原因他的头发还是让人想摸一摸。

  Jensen到现在也在坚持着锻炼,一周去三次健身房,但是效果和Jared比还是差了一点,Jared的腹肌像巧克力条,一块一块整齐的码着,Jensen虽然也有腹肌但是但看就觉得软绵绵的,柔韧的恰到好处。

  想到这里的Jared自暴自弃的进浴室用冷水洗了把脸。

  出来的时候Jensen窝在床上睡着了,被子被他踹到床尾,Jared盯着对方的臀部曲线看了几秒,很自觉的把被子盖回对方身上。

  我是正人君子,Jared想。

 

 

  认清现实之后的Jared连日常调戏Jensen都一起停住了,在自己没变弯之前,这样的日常叫友谊的表现,认清现实之后,这样子叫占便宜,乘人之危,不要脸。

  Jared是好人,Jared不能不要脸。

  但是好人却面临着告白一次次失败的危机。

  而且暗恋对象还在毫无自觉的在他眼前进行换衣服等限制级活动。

 

 

  考完试了Jared把Jensen留在宿舍里陪他看电影。

  Jensen捧着焦糖奶油味的爆米花看的很认真,看到开心的时候无意识的往Jared身边缩了缩。

  等Jared反应过来的时候他正在盯着Jensen的脸看,Jensen被他盯的心里发毛,捧着爆米花就像捧着松果的松鼠,紧张兮兮的问他怎么了。

  大不了明天换宿舍吧,Jared想,然后拉过Jensen亲了一口。

  “你真的喜欢我?”Jensen有点犯傻问他。

  然后Jensen也亲了他一口。

fin

评论(8)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