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蒙蒙

不知道说什么好。。。要不先给大家拜个早年吧

[J2]没事不要给你的室友灌酒

警告:ooc


 

一开始,Jared可以对天发誓他真的不知道Jensen会喝的这么醉,他完全没想到Jensen真的像他所说的那样很容易就喝醉。

  他真的真的以为“我不怎么会喝酒”是Jensen害羞的表达“我们不能玩通宵”的一种方式。

  讲真,谁会因为两罐黑啤就醉成这样啊。

----------------------------------

 

  第一次,是因为Jared认为“我们把积压的实验报告都补完了,这很值得庆祝一下”所以他们选好了光碟,叫了外卖,Jared还打开了他珍藏了一周半的妈妈手制小饼干。

  结果Jensen在看到Jared从冰箱里拿出来的啤酒时候说:“我们能不喝那个吗?”

  “一个完美的电影之夜没有啤酒?”Jared难以置信的问:“那我们喝啥?橘子汽水吗?”

  “事实上,我比较容易喝醉。”Jensen有点不好意思的说。

  在Jared认识Jensen的一个半月以来,Jensen总是表现的很害羞,对于Jared偶尔蹦出来的黄段子会红着耳朵不好意思的笑,在校园里看到有小情侣拥吻他会把头别过去,如果有人来表白,他会直接僵在原地,手足无措。

  所以Jared直接无视了Jensen的摆手,还用了那么几秒的狗狗眼。

  “拜托嘛,我们就喝一点点。”

  嗯,他好像还用了一点撒娇语气。

 

  最后结果当然是Jared获胜,他成功的得到了一个陪他喝酒看电影的Jensen。

  电影结束的时候Jensen把啤酒喝了一罐多一点,Jared喝了两罐。

  “怎么样,没醉吧?”Jared还问了Jensen一下。

  Jensen摇摇头,眼睛睁的大大的“我有点晕。”然后他突然凑到Jared耳边:“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好不好?”

  这个时候Jared发现Jensen已经不行了,不过因为好奇Jensen到底醉到了什么程度,他还是说:“你放心,我保证不告诉其他人。”

  Jensen脸上浮现出一个诡异的微笑,他慢慢的说:“其实,我是个贝壳。”

  还没等Jared反应过来贝壳有什么特殊的含义,Jensen就跳到了他的床上,嗯,Jared的床上,拿被子蒙住脸,又拿下来。

  真的,你不能指望一个醉鬼分清蓝色的床单和大海的区别。

  “所以,这是海浪吗?”Jared忍着笑问Jensen。

  “真聪明!”Jensen接着营造海浪,直到几秒钟后他睡过去。

 

 

  第二次,源于Jared的失恋。

  其实也不是多大事,只是他和Sandy之间时间久了,感情淡了,所以就和平分手了。

  四年啊,感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淡的呢,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对彼此只剩下友谊呢。

  好好的恋爱说散就散,爱情的小船说沉就沉,sandy秀发一甩潇洒的离开,留下Jared一人抱着救生圈在名为单身狗的汪洋里浮沉。

  人吧,就是喜欢多想。Jared突然就很想大哭,酗酒,或者什么都不做,窝在阴暗的角落里长毛。

  虽然他也认为自己这样挺矫情的。

  浑身散发着阴暗漩涡的Jared收获了一个犹豫且小心翼翼的拿着一罐啤酒来安慰他的Jensen。

  他甚至还没使用狗狗眼呢,Jensen就很自觉的又拿了一瓶啤酒。

  Jared的苦水哗啦啦的倒,Jensen就在一边安静的喝,Jared说完了准备收拾桌上的残局,Jensen突然站起来。

  “Jar,你知道吗,其实我是只考拉。”

  接着喝的有点站不稳的大号考拉就站起来,向前抱住了Jared:“桉树,不要乱动。”

  带着点酒气的Jensen整个扑在Jared怀里,毛刺刺的头发在他的下巴和脖子之间来回扫动,呼出来的热气喷上锁骨的位置。

  这个又是什么设定啊,Jared无奈望天,好在Jensen在他怀里扭了那么几分钟就安静了。

  分手的第一天,Jared收获一只在他怀里睡得很沉很沉的考拉Jensen,这样好像也不错。

 

 

  第三次绝对绝对是无心之失。

  有了前两次之后Jared才不会逼着Jensen陪他喝酒呢,这一次只是Jensen把家庭装的果汁倒进杯子的时候Jared临时决定陪Jensen用玻璃杯一起喝饮料比较好。

  所以Jared就把自己的蜜桃特调给倒进去了,颜色也和Jensen的果汁很像。

  所以,拿错饮料什么的,真的不能怪Jared。

  再说了,Jared才是要面对一切的人,包括收桌子和喝醉的Jensen。

  不就是喝醉的Jensen嘛,再来十个也是可以应付的,Jared默默的想着。

  “抱抱熊!”Jensen突然用五岁儿童才有的语调对Jared喊“熊先生,我能和你拥抱吗?”

  Jensen皱着眉歪着脑袋的样子显得无比可爱,再加上那天他身上穿的是柔软宽大的睡衣,又给他减龄不少,导致Jared直接失去警惕张开双手。

  “熊先生最好啦。”Jensen开心的在Jared身上左蹭蹭右蹭蹭,末了才依依不舍的离开,还在Jared脸上亲了一口。

  然后直接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Jared摸着被亲的左半边脸,上面还带着蜜桃的味道,还有Jensen嘴唇的触感,意识到,自己被直男室友带弯了。

--------------------------------------

 

  有鉴于前三次让Jensen喝酒都是Jared自己作死,而且在最后一次他搭上了性取向,Jared决定不能再让Jensen喝哪怕一口酒。

  顺便最好能把单身的问题给解决了。

  

  当然事情哪能这么顺利的嘛。

 

  首先是Jensen,他偶尔也会收到去酒吧的邀请,虽然他前几次都是不去的,但是如果邀请他的是关系无比亲密的死党就情况不太一样了。

  再加上这几次喝酒经历和第二天起来Jared再三对他保证“你并没有做错什么”给了他迷之信心,所以Jensen还是去了。

  “今晚我可能不回来住了吧。”

  留下Jared一个人哀怨的咬着被角,思考了一晚上Jensen可能做什么。

 

 

  然后是表白问题。

  Jared真不明白为什么那段时间里Jensen就这么忙,当然他也没好到哪里去。但是Jared还是努力抽出一段时间写好了表白稿。

  结果。

  Jensen真的很忙,忙到午饭都是在实验室里叫的外卖,然后像个建筑工人一样蹲在实验室门口吃完,等Jared赶过去的时候一句话都插不上。

  “Jensen……”

  “你来得正好,帮我倒杯水好吗?subway今天酱放太多了好咸。”

  “……”Jared还能说什么呢。

   

  或者是。

  “Jensen……”

  “Jared!太好了能帮我拿一下那个培养皿吗?”

 

  等Jensen回到公寓里的时候他多半已经困的眼睛都睁不开了。

 

  但是还是有那么一天,Jensen回来的时候看上去挺清醒的。他甚至还自己热了杯牛奶喝。

  “你知道吗?教授说这个搞完给我们放两周假。”

  看着Jensen那么神采奕奕的样子,Jared决定当天表白好了。

  “Jensen……”

  “嗯哼?”Jensen把自己缩进被子里。

  “其实我喜欢你……”Jared越说声音越小。

  “我知道了。”Jensen含混不清的说,在被子里翻个身就这样睡过去。

  好吧,Jared也没指望一次成功的,他无奈的亲亲Jensen的额头:“你不知道的,睡吧。”

 

  第二天早上Jensen刷着牙一嘴泡泡的问他:“你昨晚说什么来的?”

  “……没啥。”

 

 

  所以到底什么时候能表白!Jared觉得自己再不说就要爆炸了。

  “Jay,亲亲。”Jensen大概是又喝多了吧,他正在向Jared张开双手,眼睛睁的大大的,就像幼儿园里向老师要糖的小孩子。

  为什么会喝这么多,Jared不想知道,都说了多少遍了不要和莫名其妙的朋友出去玩,被恶作剧灌酒什么的,收拾烂摊子的全都是Jared啊。

  虽然是收拾Jensen的烂摊子,但是Jensen真的不应该再和奇怪的玩乐队的朋友出去了,实验结束之后首选的庆祝对象应该是舍友才对。

  “抱抱。”看见Jared不理他,完全没有意识的巨型三岁Jensen又换了个方法,他直接蹭着Jared的肩膀,圈着他晃呀晃。

  Jared觉得他有空真的应该给Jensen培养一下安全意识。

  不过,现在应该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刚刚是谁和他要亲亲的?

end

评论(9)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