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蒙蒙

不知道说什么好。。。要不先给大家拜个早年吧

[Gamquick]请让我叫您岳父

警告:写到一半发现加作业的产物,第一次尝试这个产品所以有什么不对的请指出 

  Erik觉得自己还是挺喜欢Peter的。

  不是因为Peter十年前把他从五角大楼里救出来让他有机会进行自己未竟的事业,话说回来,那次面向全世界的直播简直就是黑历史,,如果时光能倒流他一定会选择在被Raven打趴下的一刹那把摄像头再拧回去。

  不过,也和Peter十年前把他救出来有点关系,当时Peter身上年轻人独有的朝气、自信、以及不可或缺的周全,都深深的感染了他那颗长时间不见日光的心。不同于当年Charles稳重中带着点文艺的乐观,而是在拯救临时队友的时候不忘尝一口汤汁的调皮,带着点骄傲与不屑的活力。就是那种“我想做什么都能做成”的心态,令Erik想到了二十多年前的自己。

  有前途啊年轻人,如果重建兄弟会一定要让他过来。

 

  要不是接下来Charles砸在他脸上的一拳,他没准还真会有说服这小子的举动。

 

  一个人开始回忆过去的时候,就是上年纪的先兆了。

  Erik还没来得及发现这个结论,Peter就比他更快一步的站在学校办公室里面,脸朝着Charles祖宅里那面大的吓人的落地窗,对Erik一字一顿的说“其实你是我DAD”

  Erik被最后的三个单词镇住,一时间想不到该怎么回复的时候发现Peter眯起来的眼睛里有些亮晶晶的东西在反光。

  不知道是亲情使然还是阳光刺眼。

  

 

  有儿子和没儿子也没什么不同,Peter认了父亲之后依旧在校园里快的像一道风,只有他愿意慢下来的时候Eric才能看到清楚的他,透过窗户看到Peter和他同龄人聊天的景象,周围女孩子中显得高大的身影才会提醒Erik自己已经是一个二十多岁儿子的父亲的事实。

  Erik从未想过,他,大名鼎鼎的万磁王,变种人兄弟会领导者,通缉令贴遍全球的反人类分子,会坐在安静,空旷,明朗的办公室里,想着时光不饶人。

  

 

  所以Erik也没有想到,类似的场景还会再出现一次。

  “怎么了?”Eric正在看学校新的宿舍建设图纸,由于越来越多学生慕名而来,再加上学校的师资不太充足,所以Charles有招募更多老师以及改进校舍的想法。

  而眼下,银发乱蓬蓬的小鬼正站在他面前,因高速奔跑带上的护目镜还没记得拿下来,镜片后面的眼睛眨吧眨巴,嘴唇偶尔动一下,牵动着周围腮帮子的肉也动一下。

  一副我有事想说又不知道该不该说的样子。

  “没事的,说吧。”Erik放下图纸,端起茶杯,准备扮演迟来了二十年的好父亲的形象。

  “我我我我要结婚了!”

   热茶卡到嗓子眼,为了保护图纸以及自己的形象,Erik硬生生让水流在喉咙口打转两圈,然后咽了下去。

  “你能再说一次吗?”

 

 

  “我要结婚不对是我想结婚也不对我恋爱了嗯差不多不对我早就恋爱了啊对是这样的我想是时候让你见见我对象啦。”

  由于语速过快,Erik只能捕捉到反复出现的两个词:结婚、恋爱。

  “你恋爱了?”Erik感觉舌头被茶水烫的发麻,这绝对影响了他的思考能力。

  其实也没什么奇怪的,毕竟从年龄上来看Peter是个成年人了,成年人想谈恋爱也没什么不对的,而且Peter人缘还不错,长相也处于至少中上的水平,所以恋爱也很正常。

  才怪,一点也不正常。

  事实上Peter就算已经二十出头也经常做一些小孩子才做的恶作剧,只不过他的速度成功的让这些恶作剧的破坏效果无限放大而已,说到速度,这小子的速度快到让人看不见,再加上他也没有太多耐心一整天都慢悠悠的像个正常人,和正常人说话,所以朋友也基本上固定在几个的范围里;剩下的时间里他会宅在宿舍里打没完没了的游戏。

  所以,怎么会有女孩子喜欢这样的人?不要说喜欢了,应该是完全没有机会了解吧。

  “对。”银色的脑袋点了点,想想又加上一句:“你想见见他吗?”

 

  “多久了?”Erik喝下第二口茶。他注意到Peter的用词,“他”。

  这样子倒是能说得通一些,可能是在游戏厅或者什么地方认识的。

  “大概七八年前?”Peter小心翼翼的观察着Eric脸上的表情,可惜由于对方逆光,什么都看不清。

  这样反而更可怕了。

 

  “那就带他来见见我吧。”Erik最后还是这么说,然后低头去看手里的杯子,没水了。

  

 

  “RemyRemy,好消息,我爸好像不怎么反对我们两个在一起!”在Remy的临时住处,觉得今天格外顺利的Peter捞起小白猫开心的一顿揉。

  “真的?你和他说什么了?”Remy半信半疑的看着Peter,顺便把小白猫从Peter手中救出来。

  “我和他说我有男朋友了啊。”手中空空的人干脆由坐姿变成卧姿,仰面躺在沙发上,腿蜷起来,同时往嘴里一颗一颗的扔放在小茶几上的糖。

  “他没有问你其他的?”Remy很自觉的把空掉的糖果盘加满。

  “有啊他问我们是怎么认识的你多大什么职业哪里人。”Peter从客厅里的小冰箱里翻出一个小蛋糕。

  “然后?”

  “我说你是变种人比我大五岁现在在自己创业啊。”吃完小蛋糕的Peter换了一个有Remy的沙发然后枕着男朋友的大腿开始打游戏。

  “你没说实话?”

  “说的话他就不想见你了吧。”放下游戏机,Peter把空出来的手相后圈住对方的腰,扭头的时候顺便把小蛋糕的奶油蹭掉对方裤子上:“放心吧我爸其实没那么可怕的你见到他就知道了。”

  “好吧,”Remy把对方轻轻拉起来:“晚上没课吧,我带你出去吃大餐。”

  “好呀我们顺便再买点零食回来Remy你这里吃的这么少一定很无聊吧。”

 

 

  不管前面说的怎么简单,见家长这种事注定不会容易。

  尽管在提前给自己做好了心理建设,在看见Peter带着男朋友进来的一刹那Erik还是觉得自己一阵头晕。

  Erik相信自己不是什么古板的人,你看,他能接受同性恋,他还能接受自己的儿子对他各种恶作剧,他还能接受自己过分调皮的儿子是个同性恋,对于广大家长来说这真的已经很了不起了。

  虽然他儿子人生的前二十七年他根本没尽到抚养他关心他以及其他的那些责任,但这不妨碍他用剩下的时间进行弥补。

  所以他相信Peter,相信他的眼光,相信他告诉他有关于那个叫Remy的小伙子的一些情况。

  最后一条,Erik知道Peter肯定把它进行过美化处理,但是他总是愿意相信一个闯得进五角大楼,揍得了天启的人在择偶方面有点眼光。而且成年人总要有点判断力。

  结果Peter好像把自己男朋友美化过头了。

  “你不止32岁,对吧?”Erik还是没忍住问了这句话,这个时候他们已经看上去和和美美的坐在教室休息室的沙发里对谈了,Eric像个主人一样指挥着铁质的水壶倒水,然后他们进行了一段和平普通又虚伪的寒暄。

  “我37了。”Remy挠挠头。

  “Peter说你在创业?”

  “事实上我拥有几间赌场。”

 

  “别告诉我Peter和你在赌场认识的。”

  “不是的,Peter是偷我钱包的时候和我认识的。”

 

  “Dad”

  “小孩子别插话。”

 

  “让我们再来聊聊你的盗贼工会吧。Remy?”

 

   总之谈话谈了一个半小时还是不怎么愉快的结束了。

  “Dad我猜你不喜欢Remy。”Peter在Erik把自己叫出去的时候就猜到了“好吧说谎骗你可能是我的错啦但是Remy他对我很好的所以你可以放心他不是什么坏人。”

  “我没怪你骗我,但是我觉得你可以换一个交往对象。”

  “Dad你为什么不喜欢他?”

  “Peter你为什么会喜欢一个花花公子和赌徒的结合体?”

  “不管反正我就是带着他来给你见见至于你同不同意我才不管呢。”对面那个小孩子又开始吃泡泡糖,还露出一副“我就知道会这样”的表情。

  “Peter”Erik开始觉得头疼,他完全没有照顾叛逆期小孩的经验,尤其是Peter这样大龄叛逆的“你要想好,这人不仅是个赌徒,还是个盗贼工会的首领,也许有一天他的照片会全球张贴,作为他的伴侣你也会受到牵连。”

  “他现在已经基本不做那个了dad”

  Erik这才发现平时皮的要死的孩子今天很乖,而且一口一个Dad:“别Dad我,我相信你是真的喜欢他,也相信你的判断,但是你还是多考虑一下其他因素好吗。”

 

 

  Remy轻轻敲着桌面,虽然正常情况下见家长这个程序都不会很顺利,但是由于各种因素他觉得此次之行会是不顺中的不顺。

  虽然也没指望第一次就能顺利的和大名鼎鼎的万磁王相谈甚欢,但是他也不想拖太久,毕竟这可是未来的岳父呢。

   不过自己反省反省,好像一般父母都不会放心把孩子交给一个来路不明并且花名在外的人。

  现在他只想学学八点档电视剧里的苦情女主,和自己男朋友一起面对那个超难搞定的丈人,不对,岳父,眼含热泪的表示:“我和Peter是真心相爱的。”

  如果真的这么好解决就好了,这么出去万磁王只会说“这里是一串钢筋,请离开我儿子”吧。

  Remy被自己的脑补恶心的抖了抖。

  然后他鼓起勇气走出去。

 

  

  如何和一个父亲讲道理,尤其是他是前世界通缉犯并且你还试图娶他儿子的时候?

  Remy表示自己并不精于此道。

  他擅长的甜言蜜语适能哄到手一切女性,然而这些在他面对Peter的时候都像灰烬,只能一点一点的消散,所以他到底是怎么追到Peter的呢。

  虽然说的确是一片真心才追到自家小男朋友的,但是,真心看不见摸不着,Erik也不是Charles,表真心更困难。

  

  所以,Remy干了一件二十年后回忆起来可能都想捂脸的事。

  他走到正在谈心的父子面前,在Erik问询的眼神中打招呼:“岳父您好。”

  声音不大不小,正好经过的人都能听到。

  瞬间Erik有变成万磁王的趋势。

  Peter做好了势头不对带着男朋友就跑的准备

  “岳父,就算你不然我娶Peter,我不会停止和他在一起的想法的。”

  “谁是你岳父?”

  “你总有一天会成为我岳父的。”Remy笃定的说“要不我们来打个赌?反正我从来没输过。”

  

  

  “你就这么喜欢他”这句话很蠢,Erik没有问,他丰富的人生经历告诉他他儿子和那个赌徒是来真的,只是Remy不是Erik的儿婿理想型。

  不过,孩子总是在自己没看见的地方成长,要相信他做的决定才对,就像十年前的五角大楼,几个月前的开罗,一样。

  所以他只是挥挥手:“你能不能和Peter在一起还是要听Peter的意思,还有别叫我岳父。”

  在回自己办公室的路上,他觉得自己脊椎有点酸。

 

 

  “我就说我爸人很好你不用怕吧不过你是通过了吗”Peter一边向购物车里堆饼干一边看身后那个负责掏钱的。

  “对啊。”身后那个对于把钱花在这个地方非常乐意的人冲他点点头,一边把对方刚刚塞进来的两包糖放回去:“少吃点,这个对牙齿不好。”

  “所以我们一会去赌场庆祝一下?”

  “都听你的。”

End

评论(30)

热度(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