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蒙蒙

不知道说什么好。。。要不先给大家拜个早年吧

[gamquick]一次难忘的圣诞

警告OOC,最近被虐的太想写点小甜饼安慰自己


  当Remy知道Peter的父亲是大名鼎鼎的Erik  Lensherr的时候,内心是拒绝的。

  虽然自己过的也不怎么太平的赌徒放浪不羁爱自由,对于自己男朋友,嗯,现在可以称作丈夫的家人也不太上心,只知道Peter有个过早离异的母亲,能力可以改变世界的胞姐,还有个小妹妹。

  刚好以上这些人对他也不怎么上心。

  对方的家人是谁,做什么,都不重要,反正他爱着Peter就够了。

  所以吧在结婚之前Remy天天过着赌博,撸猫,鉴赏艺术,还有撩Peter的日子。

  生活不要太滋润。

 

  可是生活注定不是一帆风顺的。

  “Remy我找到我爸爸了而且我和他相认啦我真的好开心可惜你刚刚不在场所以我现在带你去好不好。”

  他来去无踪的小男朋友消失了三个月后突然出现在他面前,在他还没来得及弄懂对方字句间含义的时候变扶着他脖子穿越了大半个欧洲。

  没有一丝丝防备的和十年前上了全球直播的反人类分子来了个过分亲密的接触。

  刚刚因为放松准备呼出来的气生生憋回到气管中,Remy弯下腰拼命咳嗽。

  “没事,Peter跑的太快了。”

  在身边双手环胸一脸怀疑的的红女巫的注视下,他狼狈的解释。

  

  这事的结果就让未来的岳父对他的第一印象是个弱鸡。

 

  弱鸡,扣分

  赌徒,扣分。

  花花公子,扣分。

  男性,大约也要扣分。

  变种人,这个倒是可以加(一点点)分的。

  

  加分了也没用。

 

 

  好在最后他还算是勉强通过了万磁王的考验,婚礼上也算顺利,大家和和睦睦说了些祝福的话语,然后他带着Peter回去,想尽一切方法和见了他就心塞的万磁王避开。

  两人成功的互相躲开对方一年。

 

  相安无事直到圣诞节前。

 

Remy当时正在翻找着旅游杂志想着带Peter去哪里玩比较好,从卢浮宫一直想到东方古国的长城,从蓝天碧海到崇山峻岭;Peter则是很日常的用头枕着他的大腿,十指飞动的掌控着游戏机里的小人跋山涉水。

  看来很快这个游戏机也要报废了。

  

  

  “Cher,这个圣诞你想去那里玩?想去北欧的森林找驯鹿吗?”他摸摸那一头银色。

  “教授邀请我们去他那里过圣诞呢去年姐姐刚结婚的时候带着紫薯去了所以今年我们也去吧还能看看我爸爸。”

  冷冰冰的事实在Remy脸上乱拍。

 

  

  日子要过,岳父家也要去拜访。

Remy从收藏里挑了两瓶红酒,从衣柜里嫌弃的挑了条基佬紫色的领带,想了想还是没带那顶同色系的帽子。

 

Remy是开车去的,从他住的地方到Charles家也要半天时间,他拒绝了Peter带着他跑得提议。

  “你跑的时候把给Erik的红酒震碎了怎么办?”

Peter想想有道理,瘪瘪嘴委屈的向Remy怀里一躺:“那好吧,但是车上好无聊。”

 

Charles家挺大的,是Remy喜欢的,刚好可以保护个人空间这样的宽敞,房间与房间之间的距离也不错,听Peter说隔音效果也很好。

 

Charles是笑着出门迎接他们的,作为校长,他每年,每学期,每月,以至于几乎每天都要应付熊孩子,这么多轮对付下来,他早就练成了超乎凡人的爱心耐心和责任心。

  哪怕对于加大升级豪华版的熊孩子(比如快银)他都能回报以十二分的容忍。

Remy总觉得Charles对Peter的感情有点母爱的成分,大约是他在和 Erik复合之后主动的承担起了多余的责任吧。

  Erik正在厨房里忙碌,用自己的能力操控着煎锅煎牛排,胡椒罐浮在空中不时向下倾斜,装料酒的瓶子向旁边的汤锅移动,锅里咕嘟咕嘟的冒着泡泡。

  午饭的牛排佐餐是青豆,刚好是Peter挑食的对象之一。

Peter挑食的意思就是他不吃的Remy吃。

  一眨眼Remy盘里的青豆就淹没了作为主食的牛排。

  “Peter”Erik开口,并尽量让自己露出一个慈祥的笑容:“不喜欢我煮的青豆吗?”

  “我喜欢啊。”银发小子眨眨眼,开始毫无愧疚感的说瞎话:“但是Remy更喜欢呢。”

  正在切着牛排的刀叉突然停顿了一下。

Remy正在把青豆拨到一边的动作也一起停了一下。

  还好Erik的刀叉正在Charles的座位前帮他分割牛排。

  “好了。”对于Peter的表现心里明明白白的Charles不想说破:“就算Remy喜欢吃,他也不能把Peter分给他的那份全吃完,对吧?”

   “对对对。”Remy赶紧起身又给Peter舀了一小勺青豆。

 

  剩下的时间过的挺快,餐桌上他们简短的聊了聊这一年来彼此间的经历。Peter说了他现在还在待业,不过有利用自己的能力做做(邮递员之类的)兼职。Charles知道之后一个劲的问Peter愿不愿意来学校当老师;Remy讲了艺术展览,这点意外的和Charles深入的聊了聊(Erik脸色不怎么好看),然后他又讲到了Peter帮盗贼工会做的一些事(Erik快要变成万磁王了)。Erik尽量心平气和的说了说兄弟会的情况,并且也期待Peter的加入,在他聊到几位议员的时候Charles在脑内让他住了口。

 

  吃完饭,Peter开始收拾着准备去洗碗。

Quicksilver可以很快,但不代表其他事物可以跟上他的速度。Peter也兴致勃勃的想要为Remy做爱心早餐,可他真的没有耐心等到培根煎熟的那一刻;又或者他等的不耐烦抓起游戏机打发时间的时候,煎饼悄悄在游戏背景音中糊了。

  虽然Remy的胃意外的足够坚强而且也不介意吃上一顿(Peter煮的)半生半熟的早饭,但是Peter自己很介意。

  因此他们达成协定,Remy负责煮饭,Peter负责洗碗。

 

  在家里Peter有时犯懒不想洗碗了还能冲着Remy撒撒娇,猫奴也会心甘情愿的把碗端去水槽,可是在Erik在的地方,为了给爸爸留下一个好印象的Peter自觉主动地开始收拾。

  “放着我来吧。”Remy主动拦下了Peter,顺便抽空看了一眼Erik。

Erik表示很满意。

 

 

  下午Peter睡了个超长超满足的午觉,由于他睡觉习惯搂着身边的什么东西睡,导致Remy和他一起睡到下午四点。

  他俩神清气爽的走出屋子,和Charles聊了会天;晚饭依旧是Erik煮的,不过Remy去帮了点忙。

 "Remy。"

  “嗯?”

  “想不想加入兄弟会?”

  “不了,谢谢您的好意。”

  

  

  晚饭和午饭差不多,Remy负责吃Peter不喜欢的青椒,Erik负责帮Charles舀罗宋汤并且默许了Peter从自己和Remy盘子里偷土豆饼的行为。

  

 

  晚上Peter和Erik像一对父子一样的聊了会天,Charles和Remy就新推出的变种人法案讨论了一阵,然后他们看了会橄榄球赛,在最后一局到来之前Peter一个没忍住,靠在Remy肩膀上睡着了。

 

 

  第二天Remy起了个早,把两个人换下来的衣服拿到位于地下室的洗衣房去,快要洗完的时候Erik正好下楼,看见Remy点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Remy把洗好的衣服放入烘干机里,Erik把自己的衣服放到洗衣机里就出去了。

 

  直到吃早饭的时候他们也没看见Erik,Peter有点失望。但是他很好的忍住了询问的意向,像个真正的成年人一样认认真真的吃麦片。

  这个时候Remy突然有些看出Peter和Erik的相似之处了,Peter在Erik的缺席时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颇有当年万磁王在天启之后半年离开学校时候的风范—一个因为没有Charles挽留的,硬着头皮走出校门不回头强装潇洒的背影。虽然Erik在Peter 的成长中没起任何直接作用,但是父子之间性格惊人的有相似之处。

Remy凑过去和Peter咬耳朵:“闷了?那吃完我们去市里买点过节用的东西吧。”

  “也好,你们可以去买点东西装饰圣诞树,我们家好久没装饰圣诞树了。”Charles提议“不过你们要快点出去了,明天就是平安夜,今天超市里人应该挺多。”

 这个时候开门的声音传过来,Erik走进屋子里,把车钥匙随手向桌上一放,看上去无比平凡无比居家,他走过来在Charles脸上亲了一口,又给Peter盘子里加了块烤土司,才向地下室走去。

  “他不和我们一起吃吗?”Peter问。

  “他已经吃过了。”Charles回答。

  这个时候Erik又从地下室出来了,他在Charles身边拉开椅子坐下“Remy你早饭吃的好吗?”

  “挺好的。”Remy擦擦嘴,虽然他直觉上感到Erik不会主动问候他,然而被岳父彻底认可的错觉还是让他有点受宠若惊。

  “那你能去把烘干机里的衣服拿出来了吗?我要用了。”

  看吧,果然。

  “Erik。”Charles不赞同的摇摇头“我记得楼上浴室旁边还有一个烘干机的。”

  “那个太小衣服装不下”Erik睁着眼睛说瞎话。

 

 

  商场里人果然很多。

Remy推着购物车,Peter在人群中灵活的蹿来蹿去,购物车很快就满了。

  “你买太多软糖了。”Remy伸手把放在最前端的玉米片纸盒码码齐,又整理了一下准备绕在圣诞树上的彩带。

  那些彩带是紫红色的,颜色非常接近某个人头顶的头盔,很可能是Peter特意挑选来表达对父亲的喜爱的。

Remy只是好奇为什么会有厂家生产这种颜色的彩带。

  

 

  圣诞树顶的装饰星是Remy选的,他毫不犹豫的选了银色的星星——嗯还好没有厂家肯生产紫红色的金属星——相信Erik也会喜欢这个选择。

 

 

  很快到了平安夜,四个人一大早就开始忙碌,Peter的速度帮了不少忙,也帮了不少倒忙。等到吃完平安夜晚饭的时候大家才觉得长舒一口气。

  不对,碗还没有洗。

  厨房也没有打扫。

  “大家今晚早点睡觉吧,明天起来拆礼物。”Charles开心的宣布。

 

 

  “Remy。”

  “嗯?”

  “其实我知道你们都有些什么礼物因为你们包装的速度都太慢了我又很好奇所以我就忍不住去看了。”

  “那你喜欢吗?”

  “喜欢!谢谢你给我换的新款游戏机!”Peter从自己的枕头上扑到Remy怀里亲了他一口。

  “明天早上你拆完包装再这么来一次吧。”

 

 

  第二天他们各自拆开了礼物,Peter收到了来自所有人的礼物,包括跑鞋,游戏机和耳机。

  圣诞树可能是Remy见过最花哨的一颗了,上面挂满了紫红色的彩带,蓝色的装饰球,红白相间的糖果棒本来也应该在上面但是Peter在大家没能阻止之前吃了它们。

  最正常的树上挂的小天使,如果它们不是金属制成的而且长的很像Charles的话。

  其次是高挂在树顶的银色星星,虽然它很快就被开心过头的Peter取走了。

  然后Erik为了不让树顶上空空的换上了自己的头盔。

 

  他们在Charles家留了5天。                           

  回去的车上,Peter依旧在副驾驶上好动着。

  “这几天开心吗?”

  “我很开心啊”

  “明年还来吗?”

  “嗯”Peter难得安静下来想了想“可能不了吧我感觉明年会有其他人去呢。”

  “我们还有几天假,你想去哪呢?丹麦怎么样?”

  “好啊反正跟你在一起去哪都好啦。”

  “你这么说我很高兴Cher”

  “不过”

  “嗯?”

  “我想先去一次复仇者大厦看姐姐。”

End

评论(7)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