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蒙蒙

不知道说什么好。。。要不先给大家拜个早年吧

【gamquick】(反正就还是一个脑洞)

01

Pietro是个新手死神,不是每个人在死后都能当上死神——也不是每个人都愿意当个死神,但Pietro不仅当了死神,而且做的还挺不错。他每天领着新拿到的死亡名单到处跑,告诉灵魂们应该去哪里,偶尔有不愿意走的他得好心劝说一番,再严重些的需要用到镰刀,不过考虑到他速度快,也挺招人喜欢,他的效率还算高。

  偶尔路上也会碰到不在名单上的灵魂,一般情况下Pietro会确认一下对方是不是真的死了,接着决定对方该去哪里。

  不过,有的时候也会碰到意想不到的情况。

  比如这天,他路过医院门口的时候,突然被拉住了。一个胡子拉碴精神憔悴的人拽着他的斗篷下摆,看到他的正脸突然两眼放光,接着不管不顾的扑上来,把他抱的紧紧的:“噢,Piety,我终于找到你了!”

  “等等等下”Pietro吓得话都说不利索了,费了好大劲把灵体推开,从袖子里掏出今天的名单,仔细的对了半天,接着露出一个笑容:“今天这个医院不在名单上,如果你是这里的,我可以送你回去。”

  当Pietro露出笑容的时候,事情多半要成功,但例外也有,比如这个楞了一下接着又扑上来的:“你不记得我了?我是Remy!”虽然Remy看上去超级难过,但他坚定地摇摇头“不,我哪儿也不会去的,你去哪我就去哪。”

  “Remy?”Pietro上上下下把名单看了三遍“恭喜你!你不在名单上,至少今天你不用和我走了。”他抽回自己的衣角,准备走人。

  见到Pietro要走,Remy脑子一热,再一次扑了上去:“不行,你得带我走!”

  两个人推推搡搡,菜鸟死神Pietro一个没控制好力度,把灵体先生推到了不知道哪里。

02

  Remy在病院的床上睁开眼。

  四周一片白,除了一个穿着红色卫衣的人正歪在床边的椅子上,香甜的打着鼾。

  刚醒来的Remy腰酸背疼脑子里糊成一团,但他下意识的在床头柜上摸了一个纸杯,并排除万难的用它砸到了卫衣男。

Wade“嗷”的一声从椅子上弹起来,椅子不堪折磨发出的吱呀一声实在刺耳,Wade不满意的很,索性无视了自己面对的是个病号:“嘿!你知道你干了什么吗?哥刚刚梦到自己在Peter家过圣诞,他阿姨和斯塔克叔叔不拿猎枪赶我的那种!”

  “梦说出来就不灵验了,小公主。”

  “你不是在诅咒我吧?”

  “不,你就算不说出来也实现不了,面对现实吧。”

  “太伤人了,我把你当朋友不是为了让你这么和我说话的,Remy我警告你,再来一次我们就玩完了。”

  “那我估计你的酒钱也玩完了——我躺了多久?”

  “两天,希望你给车子上了保险,修好得要一段时间。幸运的是你没出大事,再躺个两天能回家。”

 

 

  几天后,出院的Remy坐在Wade热心肠的男朋友的车上,听着这个可爱的年轻人絮絮叨叨。

Peter是个好孩子,谈吐间保持着年轻人刚入社会的天真。除了话有点多,剩下都不错,这样的人会在热心好邻居的路上一去不返,和Wade交往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算这孩子为社会做的一点贡献。

  Peter正在说邻居家刚出生的小狗崽子,他好想养一只,但是他要加班,Wade时不时就要出个远差,实在没时间去照顾新成员。

  Remy有一搭没一搭的应着,他和Peter不算很熟,聊聊天正好能避免尴尬,同时脑子里盘算着晚饭吃什么。

  吃什么可真是个好问题,多少人每天绞尽脑汁来思考它,当Pietro还和他住一起的时候Remy没怎么为这个问题操心过——Pietro的小脑袋里装满了各种各样关于吃的美好设想,至于在还没遇见Pietro的日子里他是否为这个问题操心过他早就记不清了。

  习惯有的时候真麻烦。

 

03

  在一切开始之前,Remy去了趟酒吧,指望着在牌桌上能赚点生活费,事实上他赢得比期望中的要多,不然就不会被人堵在都是垃圾桶的小巷里。

  这个时候一个人出现在巷子口,看见这个阵仗看上去被吓了一跳。

  “我只是来这里扔个垃圾。”来人说着,一边举起一只手表示无辜,他的另一只手上拖着个巨大的垃圾袋,等他走近的时候Remy才发现他还系着围裙,上面有小熊图案。他小心翼翼的绕过几个人把垃圾放在垃圾桶旁边,一个耸肩表示我完事了你们继续。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要走了的时候,他猝不及防的一个转身,抓住了Remy的手腕,然后开始飞快的跑。

Remy跟在年轻人后面气喘吁吁,两个人一路疯跑,其中踢翻了几个垃圾桶也无暇顾及,年轻人体能好的异于常人,Remy抬头的时候才发现他还带着耳机呢,一只塞在耳朵里,另一只夹在围裙的系带上。

  “我猜你需要多多锻炼。”年轻人笑嘻嘻的和他说,路灯暖暖的颜色打在他身上把他大半张脸映的模糊不清。

  “我猜大多数人不能跑的和你一样快。”Remy实话实说;这句话显然让年轻人很受用,他点点头:“大部分人都这么说。现在我得回去了,你的事情处理完了对吧?”

  “大概吧,你能留个联系方式吗?我还没好好谢谢你呢。”

  “没必要,晚安啦。”年轻人对他摆摆手,慢跑离开了。

 

04  

Remy按下电灯开关,屋子里充满了灯光,他在医院里住了快要一周,现在屋子里的一切维持着一周前的原样:啤酒罐放在茶几上,报纸摊开,衬衫搭在沙发扶手上。Remy有点惋惜的把果篮里干瘪的苹果扔进垃圾桶,打算随便弄点什么当晚饭。

  冰箱里还剩点东西,玉米罐头和番茄酱,还有意面,这些就够了。番茄意面便捷又不难入口,单身汉夜晚的最佳选择。

  冰箱上用磁铁吸着一张手写的购物清单,内容包括黄油(备注了无盐),巧克力块,面粉,汽水和底端的一个爱心,Pietro一直用这个图案代表他的各种情感,这个爱心画的不够完美,底部交叉了并且拖出一条长长的弧线,Pietro当时应该挺赶时间。

  现在这张纸边缘有点卷,Remy把它从冰箱上取下来放进书架第二排第五本书里。这本厚的像块砖的文艺复兴艺术品鉴赏里面是空的,五年前Remy在这个地方藏过放戒指的小盒子——Pietro挺擅长翻箱倒柜,要是真的藏抽屉里或者床垫底下不出半天就要被发现,但这种他不感兴趣的东西倒是懒得碰一下,这倒也符合他干脆利落的性格。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屋子的陈设都还维持着一年前的样子,包括随手放在沙发边上的漫画书,床头柜上的游戏机,还有冰箱上的字条——这些都能给Remy带来Pietro今晚就回来的错觉。

  现在冰箱上不会有新的字条出现了。

  或者明天应该收拾收拾屋子,可以书房里的糖果罐开始。

05

  世界有的时候挺小的。

Remy去公司楼下买咖啡,点单人员从电子屏后面抬起头,有点眼熟啊。

  离咖啡馆打烊还有半个小时,店里空荡荡,昨晚在小巷里飞奔的年轻人在打扫卫生,Remy在他路过的时候瞄了眼围裙上的名牌——Pietro。

  “Pietro,我觉得我得请你喝一杯表示感谢。”

  “谢了,不过这么晚了我真的不想喝咖啡。”

  “我是指别的。”

  “酒也不行,我还不能喝酒。”

  “你一次都没喝过?”

  “是啊,每次我想买酒都会被查身份证。”

  虽然很不应该,但是Remy还是笑了出来。

 

  折腾了一个晚上Remy还是没想好报恩的方式,还好他的公司那段时间天天加班,他趁着晚上加班的空当溜出来找Pietro喝咖啡。

  “你也真奇怪,晚上喝咖啡不怕睡不着?”Pietro下巴垫在手臂上,看着对面的Remy喝咖啡。

  “这你就不懂了,咖啡只是暂时让我清醒,当你真正想睡觉的时候没有事情可以阻止你。”Remy说,连日加班让他顶着两个黑眼圈,看起来疲里带颓,颓里带丧。但是他强打精神,若无其事,就是为了在Pietro面前装成一个成熟可靠的社会人。

  现在是Pietro每日固定的摸鱼时间,他倾向于和店里唯一一位客人说话,他人生十九年第一次遇到一个能和他慢慢聊天的陌生人,还知道很多关于社会和工作的趣事,这一切对他来说充满浓浓的吸引力。他对Remy关于咖啡的说辞挑挑眉,不置可否,从胸前的围裙口袋里掏出一只棒棒糖给他:“给你,咖啡味的,明天你困了可以含着它工作。”

  当年无知的Remy表面风平浪静,心脏砰砰跳个不停:天,Pietro真是个货真价实的小天使。  

 

06

Remy第二天没能收成屋子。

  他决定在向前看之前和过去道个别,于是他去了墓园。

  天很蓝,阳光还带着秋天最后一丝暖意,Remy靠着Pietro的墓碑,感觉有点犯困,就放任自己睡了过去。

  等他睁眼的时候,一个穿着黑斗篷的Pietro正在若有所思的盯着他看。

Remy被这突如其来的暴击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向后退,一头撞上花岗岩质地的石碑,疼痛后他发现Pietro还在盯着他看,脸上的表情明显是在忍笑——幻觉不会有这么多细节的对吧。

  该死的,Remy烦躁的揉着脑袋,能不能不要每次见面我都显得这么怂?

Pietro开口了,用的肯定句:“你认识我。”

  “是啊。”Remy说。

  一人一死神相顾无言了一会,Pietro歪着脑袋,像个小动物一样的打量了一会Remy,眼神里充满思考:“那么,我们是什么关系?”

  Remy保持面无表情,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是那么失望:“我们是伴侣。”

Pietro看起来不算太意外,他盘腿坐在Remy对面,看着他的眼睛:“关于我忘了你的事情,我很抱歉。我不是有意的,我猜我没得选。”

  “你相信我?”

  Pietro若有所思:“我信,我记得我姐姐,我爸妈,甚至我同事——但是总觉得我缺点什么,他们说这是刚入职的通病,过一段时间就好了。”

  Remy觉得希望的火焰又重燃了:“好了,是指想起来还是指习惯了?”

  “不清楚。”Pietro耸耸肩“没人告诉我这个,我可以回去再问问。”

  “还有,为什么我现在可以看到你了?”

  “大概是因为你被我推了一把,我们产生了接触而你没有死亡,这种情况下确实有少部分人从此能看见我们。”Pietro正经的解释着。

  两人又坐了一会,Remy很想问问Pietro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想要找回自己失去的记忆还是就这样算了,但他又不想逼对方做选择——Pietro看起来已经适应了新的生活,也不知道当初是否是Pietro自愿选择失去一部分记忆的,无论在哪种情况下,Pietro恢复记忆都会对他目前的生活产生影响。

  “我有个问题”Pietro突然说“我们真的结婚了?”

Remy把挂在脖子上的戒指拉出来给他看:“结婚了,你看。”

Pietro失望的看着自己的双手:“但是我没有这个,我确定我找过了。”

  “你的在家呢,当时,你知道的,处理遗体的时候,他们把它还给我了。”Remy说完,心里一动,把脖子上的戒指连着链子取下来,挂在Pietro脖子上:“现在你有了。”

  Pietro看上去很满意,他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我得走了,我保证一有时间就来找你。”

Remy坐在地板上故作潇洒的超Pietro挥挥手,一眨眼的时间Pietro就消失了。

  然后他一个月没见到Pietro。

07

Remy一个月没见到Pietro。

  那个时候他们已经开始交往了,虽然他们都没想到两个人随便胡扯都能聊出感情,但不可否认的是Remy喜欢Pietro身上的大胆自由,刚好Pietro也喜欢属于Remy的见识和稳重。对于刚陷入恋爱关系的情侣来说一个月太久了,因此Remy出差回来被告知Pietro今天还要进行体能训练没法约会时决定直接去他的学校找他。

Pietro在本市一所还算知名大学的体育学院就读,Remy按着Pietro平时给他发的照片和语言描述很快就找到了操场的位置。他从看台上面向下看,很快就定位到了自己男朋友的位置——看来运气不错,不用找其他田径场了。

Pietro正和一群同学沿着跑道跑圈,Remy看了一会,从外行人的角度觉得Pietro发挥的相当好:他跑步的节奏很稳,并且拉开身后人一截,看起来不知疲倦,随着运动一蹦一跳的银发让Remy联想起阳光下扑棱振翅的白鸽。

Remy隔着三米厚的男友滤镜对这光景感到相当的满意和自豪,他又看了一会,目光随着Pietro巡过操场一圈又一圈,突然又觉得缺点什么。

  他觉得,Pietro有点太瘦了。

  

  往年恋爱经历丰富的Remy这次的感情进展的相当慢——Pietro太小了,稍显稚嫩的长相和天真的谈吐,现在加上修长但是缺乏肌肉的四肢都在提醒他对方离能喝酒还差至少两个月的事实。在Remy看来Pietro就像刚刚抽条的树枝,也许柔韧但也柔软,好像轻轻一掐都会断掉。这就导致Remy有些过度保护情节,恋爱谈着谈着就把自己摆到对方老爹的位置上,交往到现在只牵了手,还是Pietro主动的。

  

  后来带着训练完的Pietro出去玩的Remy,悄悄制定了一个Pietro养肥计划。

  08

  就在Remy以为Pietro又要过好久才会冒出来或者之前他见到的都是幻影的时候,Pietro又出现了。

  就在他们家楼下的公园里,Pietro盘腿坐在一堆鸽子中间,正盯着手里的怀表发呆,镰刀被随便的放在地上。Remy悄悄的拧了自己一把,确定不是错觉,才快步上前,推了推Pietro。

Pietro吓了一跳,左右环顾没有其他人或者同事,才站起来,把Remy拉到雕像背面:“搞什么,我们和人类直接接触是违规的。”

  “你说过你要来找我的”Remy可不管自己话里的怨气要实体化“你不能就这么不声不响的消失了,我还以为一个月前的都是我的幻觉或者你又出事了。”然后他想起来Pietro现在应该没法再出事一次了,突然气势就减半,声音也低下去:“而我连怎么联系你都不知道。”

Pietro眼睛睁的大大的,明显正在消化Remy的话的内容,过了一小会才说:“抱歉,我确实应该早一点来找你的,这样吧”Pietro掏出怀表又看了一眼:“你可以在这儿等着,我十分钟后会过来,现在我得去对面,工作时间到了。”

  几分钟后,Remy看见了救护车。

  

Pietro如约回来了,还早了几分钟。Remy靠着雕像,看到黑色兜帽的时候挑了挑眉:“现在不怕被发现了?”

Pietro放下帽子,一头银发向四面八方支棱着,让他看起来又有了孩子气:“怕,死神和人类接触可能会带来混乱,所以我们被要求尽量少和人类接触。”

  “但是我想现在应该没事,”Pietro补充道“因为我没看见周围有其他死神——你刚刚也没看到对吧?”

  “没”Remy说,顺便忘了他前一秒还在生闷气:“秘密约会还不错,我感觉好像又回到了十年前。”

  这一记直球打得Pietro猝不及防,他红着脸,尽量让自己听起来很有信服力:“我觉得进展太快了。”

Remy决定撩到为止,不可过分:“这样吧,下班后我请你喝一杯,看见那边的房子了吗?门上用银色漆标门牌号的就是我们家。”

  

  09

Remy升了职,Pietro找到了实习,他在一个初中当田径教练,每周固定去两天。

Pietro很满意这份实习,他喜欢跑步,也喜欢把跑步的快乐传给别人,可惜他姐姐不擅长这个,他男友也不吃他的安利,但是在中学里他终于遇见了热爱跑步的孩子。

  “好,现在离下课还有七分钟,再做一组蛙跳,然后我们就结束。”Pietro看了看表。

  底下一片哀嚎,学生们揉着酸胀的小腿发出抗议:“老师我们真的太累了,不如你给我们讲个故事然后下课吧。”

  Pietro思考了一下,给小孩子休息一会也可以:“好吧,那你们听好了啊,今天早上,我姐姐特别漂亮,不对,她每天都很漂亮——好说完了,还有三分钟咱们来回顾一下今天的动作要点——”

  

  站在操场外面,目睹了讲故事全程的Remy在接Pietro回家的路上忍不住提起:“亲爱的,我什么时候才能在你的故事里出现一回啊?”

Pietro这个时候还是瘦,但比之前好一些,养肥计划正在艰难的进行着,唯一一个让Pietro听话的漂亮姐姐和Pietro同岁,让她远离垃圾食品的只有保持身材的要求,在她看来1.Pietro既然怎么吃都不胖,根本没有改变食谱的必要。2照她看来Remy就是个准备玩弄她弟感情的花花公子,所以她和Remy说反话,给弟弟买了更多的零食。

  这一切导致了Remy的厨艺突飞猛进,他本来是个挺讲究生活质量的人,饮食上至少注意膳食均衡,在他和Pietro交往之后为了让自己在男朋友心中保持好形象更加注意自己的饮食——不然他光Pietro在他咖啡里放的糖就够他变成一个胖子了。在他不断努力下,Pietro的胳膊捏上去比以前软一些。

  “行啊,下周我就说我有个会做饭的男朋友好了,他们一定会羡慕我的。”Pietro回答他。

  

  10

  虽然Remy成功的把Pietro邀请到家,还开始和他再次约会了,但是情况依旧不妙。

Pietro工作超级没规律,忙得超级没规律,经常上一秒两人还在聊天下一秒伴随着一声抱歉Pietro就消失了,下一次出现可能是半小时,可能是一周,也可能是一个月。Pietro经常消失带来的副作用就是Remy有时候会陷入深刻的自我怀疑——怀疑他到底有没有一个幻想丈夫以及他是不是精神上有点问题。

  另一个经常消失的副作用就是他俩的感情进展的相当慢,因为见面少,沟通交流的少,一方还失忆,实在不适合交流感情。

  在Remy证明自己没有出现幻觉的时候,他会思考Pietro到底是真的喜欢他才和他约会还是仅仅是出于责任——毕竟Pietro脖子上还挂着他的戒指嘛。第一种情况还挺浪漫,第二种就不太妙了,Remy不喜欢去思考这种可能,也不喜欢让Pietro为责任所困,矛盾重重,患得患失。

  

  异界恋是真的难,Pietro离开的第十五分钟,想他。

 

  11

Remy加了薪,Pietro从学校毕了业,还找到了工作。

  此时Pietro养肥计划已经大获成功,随着Pietro脸上的婴儿肥消下去出现的是Pietro身上日渐结实起来的肌肉。Pietro身高也向上窜了一点,和Remy的身高差消弭于无形,跑起来像一张被拉开的弓,Pietro的姐姐对这一成果非常满意,决定大度的不去追究Remy拱了她家白菜的事情。

Pietro倒是对自己的新工作还存在疑惑:他选择在高中当体育老师,他一直对自己的能力挺自信,直到他发现校长和他爸保持了相当长时间的恋爱关系。

  “自信点,你能入职和你爸一点关系都没有——你来应聘的时候还没和你爸相认,对吧?”

  “没有,但是他现在知道了,然后我转正了。”Pietro说,看起来有点不确定又有点沮丧。

  “这个校长可不像是会为了恋爱而拿学生开玩笑的人,你想,Logan和你爸见面就吵,还不是能去学校给孩子补习?”Remy有理有据的说服他。

  

  虽然说Remy是两个人中年长,经历又多的人,但他在这段关系里并不比Pietro轻松——他之前只能维持短期关系,超过两个月的都没有,因此他小心翼翼,生怕那一天Pietro就像跑进他视野里一样突然就跑出去了。所以等他意识到他和Pietro谈了快要四年恋爱的时候,他都觉得不可思议,同时另外一个计划开始在脑子里成型。

 

  这个计划实施起来比上一个简单:Remy从游乐园回家的路上对Pietro掏出了戒指,场面挺不正式的,他也没下跪,“和我结婚吧。”他说,用了肯定句。

  其实他还有很多话想说,比如我想和你结婚是因为你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Pietro,哪怕我们最初没认识的没有那么戏剧化,最终我也还想和你结婚。

  但他一句也说不出来,因为Pietro眼镜瞪的大大的,像极了卡通片里被吓到的兔子,然后这只兔子转身就跑。

Remy意料之内准备把盒子收回去——他和Pietro之间还隔离不小的年龄差,对于Pietro来说现在结婚实在是太早了,Pietro估计都没想过结婚的事。

  这个时候兔子又跑回来,一下扑到他身上,Pietro的声音里带着哭腔:“我愿意。我有妈妈,有姐姐,还有你,我好高兴。”

Remy愿意搂着自己怀里的重量——它由爱、责任感、和Pietro组成——永远不放开。

 

12

  万圣节后的第一个周日,Remy准备了炖菜,通心粉,红酒和电视节目来招待自己,和平时不同的是他决定休掉去年的年假,所以他放任自己在沙发上就着电视节目过个通宵。

  这个时候门铃响了,他不打算去开,今晚除了推销员没人说过要来拜访。

  所以当第二遍门铃象征性的响起的时候,Pietro直接出现在了客厅里。

Pietro手里拎个纸袋,他身上还穿着标志性的黑斗篷,直径走到沙发旁边坐下来,像是跨过千山万水终于回到自己温暖小窝一样的叹口气,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窝在他旁边。

  Pietro头靠在Remy肩膀上嘟嘟囔囔,根本不给对方提问的机会:“你真不知道这个月我们需要加多少班,万圣节真是忙死了,我还要忙着申请找回记忆,戒指被当成证物交上去想拿回来还要费不少手续。但是——”

  他抬起头来,眼睛里有暖色的灯光流动:

  “我终于回家了。”他说。

  End

----------------------------------
补充一下,那个pietro上课讲故事说姐姐今天好漂亮的,其实是真人真事,来源于我的某个补习班老师,他某天上午突然说“啊我姐姐今天很漂亮”

好像有点长,但其实还有好多梗没写进去,因为感觉再不强行完结要写到明年(不),就想赶紧发出来,不然可能就。。。及时发的出了

还有一堆脑洞想写,下一篇再见 

评论(4)

热度(64)